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零四章 入煞

  《述异记》卷上云:“古谓蟾三足,窟月而居,为仙虫,日中有鸟三足乌,月中亦有三足蟾”三足蟾伴月之精华所生,自古以来的传说中都将其列入奇兽,乃仙家之物,具有招财辟邪之功效,并且只居宝地这只三足蟾虽然年幼,但是它天生便是那尸蚕的死敌,从它吞食虫卵来看,结合蕲封山里的那只大蟾,它的确是其克星三足蟾的唾液具有极强的疗伤作用,尤其是对待外伤,这会儿查文斌已经捧着它在玄的背后蹲着了。

  不用查文斌的吩咐,这小东西已经甩开了大舌头在玄的背上来回扫动了每扫一下,玄背上伤口处的黑色就黯淡下去几分,那个豁开的大口子也有收拢的迹象等到一炷香的时间过后,黑色皮肤已经完全消失了,剩下的那层皮肤嫩的如新生儿一般,外面那层死皮早已脱落。

  这只三足蟾远未成年,很快它就再次在查文斌的手掌心昏昏欲睡看着自己吐出来的那一堆虫卵,查文斌寻思着这东西是不是该收集起来,以后它再想吃就没得吃了处理完玄的伤口,玄依旧是昏迷着,不过体温已经下去了,这让袁敏放心了很多,在高原最怕的便是发烧,这足以让一个成年男子毙命。

  查文斌此时更多的则是肠胃难受,好在虫卵都没有破,不然他就真成了那些幼虫的食物了,这一次他欠玄一条命。

  “那只猫还在里面。”

  卓雄见他要进去,赶忙拦道:“文斌哥,你的身体?”查文斌的脸色并不算很好,被这么一折腾他纵然是有力也消耗了大半,高原地区对能量的需求是平原的数倍。

  “你们进不去的,那地下的泥都是尸泥,污秽之气太重了,活人进去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尸气攻心”他指了指玄道:“那位小哥是个奇人,倘若是换了他陷进去,我没有把握把他带出来。”

  “里面有尸蚕,不能让你再冒险了”查文斌拍了拍口袋里呼呼大睡的三足蟾道:“有它在,没事”果真,这一回他进去不到五分钟就出来了,手上拽着那条黑猫的尾巴,那只猫倒也狡猾的很,竟然没被炸死,而是被一堆乱石给砸的皮开肉绽,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眼看是活不成了。

  方才他进去的时候,那些尸蚕纷纷在乱石堆里四处乱窜,如同见到瘟疫一般躲闪不及,这三足蟾当真不亏为它们的克星这个地方,查文斌觉得是用来处理尸体的,那些坑洞的里人不知是什么原因都被砍了脑袋,那些尸蚕应该是有人刻意养的被砍下来的脑袋就成了尸蚕的食物,尸蚕这种东西奇毒无比,用来看护一些特殊的东西是再也合适不过的。

  了黑猫的胡须都被查文斌剪了下来,放在小碗里头用火烧了,那股恶臭让人窒息猫的胡须是把出色的尺子,不管是什么品种的猫,只要剪掉它的胡须,它就会变得呆傻,甚至是失去方向而猫能够通灵,除了它的眼睛之外,最重要的便是这胡须,这把尺子能够量出阴阳道,也能量出人火的高低烧成的那点灰被查文斌用手指蘸了抹在了侏儒的鼻孔下面,剩下的事情他有些不忍心操作,便交给了卓雄,那对鸳鸯眼必须要扣下来!猫摄魂主要是通过眼睛,无论是中国还是西方,黑猫的眼睛都被描述成是邪恶的源泉,能至人迷幻,以至于丢了魂这只黑猫食人肉,积戾气,就和尸蚕在一块儿都不会受到伤害,的确是个邪物。

  卓雄倒也还算人道,没有让那黑猫多受罪,直接用大石头砸破了它的脑壳,然后用匕首硬生生的挖出了那对血淋淋的猫眼这猫眼一红一绿,放在水里清洗过后如同玛瑙一般,但是查文斌说这东西就是现在盯着看也照样也能使人丢魂洗干净的猫眼用白酒侵泡了一会儿,这是杀菌,然后撬开侏儒的嘴巴强行塞了进去。

  查文斌让卓雄把那猫给埋了,忙活完了,估摸着要不了多久侏儒和玄都会陆续醒来,他也想坐下来休息休息,没想到这一坐就是好久“噗”得一声,查文斌一头栽倒在了地上,他可以听到卓雄的叫声,也看到了袁敏着急的神情,但是他的眼睛还是慢慢闭上了他太累了,脑海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对他说:睡吧睡吧……

  这一睡就是整整一天一夜,期间他经历了打摆子高烧不下口吐白沫长时间的呕吐终于让他开始身体脱水,一旦失去抵抗力的他又面对高原反应的来袭,这是纯粹由身体原因造成的,不过好在袁敏带的药物足够,坚守了一天一夜后他终于醒来了。

  面对着众人的的脸,他看见了恢复气色的玄和活蹦乱跳的侏儒,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睡了这么久,是有点太奢侈了”只有卓雄知道,这几年来查文斌的睡眠时间每天从来没有超过三小时,他没日没夜的不守着那间屋子,他总是在最努力的想尽一切法子去唤醒沉睡的人,而自己却从未有睡过一个好觉。

  侏儒的感谢话说了一箩筐,只是怕他会恶心,大家都没有告诉他猫眼的事玄天生话就不多,只是淡淡得说了句谢谢,对于这个年轻人,查文斌有说不出的感觉,他的背后一定有很特殊的事接下来的路似乎要顺利很多,查文斌的身体刚刚恢复,这一段他们走的比较轻松因为经历了生和死,所以队伍里头的气氛也开始变的轻松和融洽,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就是这样被建立起来的,而无形之中,查文斌也成了这些人心中的精神领袖。

  到了歇息的时候,他们就地围成了一团,为了防止出现意外,查文斌还是布置了铜铃红线阵,人都得呆在红线以内吃饭的时候,扎褐发现了自己身后的石壁上有一个刻字,而且是汉字,他是藏民自然不认得,就喊卓雄来瞧这个字,但凡是认得的都会觉得心里不舒服,那是一个巴掌大小的“煞”字!

  查文斌瞧完之后确定道:“是朱砂写的,此人的修为相当高,笔画所到之处铿锵有力,字虽然不是正字,但里头的气却充满了正气”书法和人的品德修行是成正比的,一个人行的正不正,从他的笔迹里完全可以瞧出端倪来而且此人的笔迹和他手中握得那本线装书一样,他可以断定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袁敏问道:“那他留下这个字是什么意思?”

  “是提醒,过了这一段我们可能会遇到麻烦”说着,查文斌掏出罗盘在方圆五米左右来回的走动了一番,当他转动罗盘使指针的位置对准了墙上的那个字后顿时心里一惊:若不是有扎褐的这个发现,明日当真要陷入一场大劫了。

  见查文斌的脸色骤变,卓雄赶紧问道:“怎么了,这里有古怪?”查文斌回头瞧了一眼来的那条路,路的那一端黑漆漆的一片,就像是一条大蛇的已经张开了嘴巴静静的等待他们走进去现在查文斌已经明白,他和那位前辈都犯了同样的错误,九曲玲珑怎么可能会这样让他们平静又安全的走了一整天。

  “我们进了死胡同了。”

  袁敏瞪大了眼睛道:“什么死胡同,你是说前面没路了么?”查文斌合上罗盘叹息了一声道:“我们终究还是走错了路”“不会呀就这一条路啊”的确如袁敏所说,这条通道是笔直的,没有出现过任何一条岔路口,而且为了防止走失,他们每走十步都会在墙壁上留下记号。

  “已经错了,来不及了,正确的路就是那个尸蚕遍地的尸泥洞我们下意识的会以为那个地方充满了危险,自然而然的选择了这条看似是正确的路,其实这是一条不归路。”

  袁敏指着来的这条路问道:“查先生,你确定?”查文斌指着墙壁上的那个字道:“这个字是一个方位提示,煞是四季之阴气,孕天地戾气而生,极其狠毒,不消不灭无论是什么地方都有可能出现煞,若是被这煞撞了,家中从人到六畜都有可能一夜暴毙。

  这东西虽然歹毒,但却可以躲,因为煞巡行的方位是很好寻觅的:子日起正南,向东逆行,一日一位,四日一周,循环往复所以有人活动的地方和场所都会请人看过风水,只要规避掉煞的巡行路线,自然是无煞可碰。

  但是我刚才瞧了一下,此刻我们正走在煞的巡行路线上,这一天走下来太平静了是我大意了,没想到有人竟然用了最简单的办法把我们引入了这条最凶险的路,只要稍懂风水的人都能看出煞位线,真是讽刺!”

  听他讲得这么玄乎,袁敏赶忙说道:“那我们重新回去啊。”

  “你若回走,我敢说不出百步之内,必定遭遇大凶煞位线一旦走进,是比阴阳路更难走的,就算是进了地府尚且有一线生机可返还,但煞位是天地所生,千百年来无人可破看似风平浪静,其实步步杀机,只不过我们现在正处于第三日,到了第四日,你们想平静也平静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