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零三章 天敌

  袁敏见惯了大场面,对于血腥她早就司空见惯了,但面对玄背上的这两条大肉虫,她再也镇定不住了,伸手便想要去拿掉那些虫子。

  卓雄一把捏住她的手道:“别动!这东西剧毒无比,让我来。”

  卓雄看准机会,用两根手指死死的掐住了那虫子的脑袋,那肥硕的身子不断的扭动着,一对螯钳气势汹汹的挥舞着。

  抬头看了一眼玄,他的脸色已经是苍白了,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啪啦啪啦”得滚落”

  “忍着点!”

  他用匕首贴在玄的皮肤上,轻轻的划过,突然猛的一挑,玄疼的“啊”得大叫一声,那条扭动着的尸蚕被取了下来,它的嘴里还带着一块肉。

  卓雄把它丢到地上之后直接割断了脑袋,他还要对付另外一条正在大口吃着肉的尸体蚕。

  找来一根钢丝用火烤红的前端,卓雄让大宝和扎褐分别拉好玄的双臂,“嗞”得一声,通红的铁丝穿透了那只尸蚕的身体那虫子吃了痛便要挣扎着往回退,大屁股一扭一扭的,卓雄见退到差不多的时候,突然拉着钢丝一发力,猛得一扯,整条虫子终于从玄的身体里拉了出来。

  而玄闷哼了一声过后彻底昏死了过去,那是痛得,因为他背后的一块肉已经被撕烂,而且还留下了一个火柴盒大小的血洞剩下的事情,他交给袁敏了,因为他能做的只能是这些了,被尸蚕咬过的人必死无疑!

  那边的查文斌已经吐不出虫卵了,这会儿干呕出来的都是绿色的苦胆汁混合着猩红的血丝,整个人只能闭着眼睛吐,完全没有什么意识了。

  卓雄捏住扎褐的衣领问:“你到底给他吃什么了?”

  扎褐一脸无辜的说道:“这味药的副作用就是引起内出血,不过你别太的,只要熬过去就好了。”

  卓雄扶起迷迷糊糊的查文斌对扎褐说道:“你最好祈祷你的佛祖保佑他没事,否则,我把你丢进去喂虫!”是的,对于他而言,查文斌是唯一的亲人了,超子和大山至今生死未卜,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查文斌收到伤害了,如果可以,他宁愿受罪的是他自己。

  他们都带了顶级的抗生素,袁敏匆匆给玄打了一针下去后,玄不但没见好转反而有更加严重的趋势,玄不停的打着哆嗦,跟抽筋似得,身上冷汗连连,脸色已经从苍白开始转变成了乌青袁敏摸了一下他的额头:“呀好烫!这到底是什么虫子?”

  卓雄指着那尸体道:“它叫尸蚕,只需要一口就能致一匹马当即送命,人被咬了手指就算是当场截肢也难逃一死我曾经遇到过两次,天下间没有比这玩意还毒的东西了!”

  袁敏转过身去对大个子说道:“我们出去,行动取消,你快点去叫救援!”

  “唯一能克制这东西的是三足金蟾,可惜……。”

  袁敏问道:“可惜什么?”

  “可惜那一只已经死在了蕲封山下”卓雄不禁想起了那只硕大的蛤蟋一口一个吞的好不自在。

  “咳咳咳”“文斌哥醒了!”

  查文斌只觉得满嘴的腥臭味,脑袋还是有些晕乎乎的,看来扎褐的药劲已经去了大半了。

  “怎么样?”“好点没,文斌哥。”

  查文斌只是半蹲着摇摇手示意自己能行,接过水壶猛灌了几口后总算是稍微好过了一点,开口的第一句话却是:“他怎么样了?”

  “你是说玄?”

  查文斌点点头。

  卓雄走过去轻声对他说道:“被尸蚕咬了,怕是快不行了”“扶我过去。”

  袁敏闪着泪花轻轻掀开玄后背上的衣服,被咬的那块地方的肉已经发黑了,伤口外还凝结了一层水滴状的网,只是那网是暗红色的。

  查文斌盯着玄的背看了好一会儿,默默的打开了乾坤袋,摸索了好一阵子终于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巴掌大的小陶瓷酒壶“让我试试,但是不一定能管用,毕竟它还是太小了。”

  说完,他撑起自己的身子拿着酒壶对着嘴灌了一口,接着对着玄的背“噗”得喷了出去,一层水雾瞬间被洒到了伤口上说来也怪,那层原本凝结在伤口处的网状物瞬间都被喷落了下来,查文斌见有效,又含了一口水继续喷再看,玄背上的伤口乌黑之色竟然隐约有退却的迹象。

  袁敏大喜:“查先生,你这是什么药方?”

  “不是药,这里头装的是我的一个老朋友。”

  卓雄有些惊讶道:“你把它给带来了?”

  “一直昏睡着,前阵子断腿的地方有肉芽长出来,但就是不醒,就索性一直呆着”他又对袁敏解释道:“这里头是一只三足蟾,这水用得是冬天梅花花瓣上最下面的那层雪化的,是给我那只蛤蟆治伤的三足蟾克尸蚕,它泡出来的水或许能起点用。”

  说着,查文斌又含了一口继续喷,等到第四次的时候,酒壶里的水已经干了,但是玄背上的伤依旧还有很大一块没有处理,这点水太少了。

  这梅花雪水原本是查文斌收集用来制作符水的,本就不多,更加别提带了再者,三足蟾在里头可是泡了足足大半年有余,金蟾的皮肤上常年分泌着一层粘液,那层特殊的粘液对于疗伤有着奇效。

  “扎褐,帮我灌点水进去,就你带着的那雪水。”

  扎褐是喇嘛,他喝的水都是采自天然的积雪,西藏河流里的水哪一滴不是万年前的冰雪融化的。

  接过查文斌的酒壶,扎褐准备在那灌水,只觉得脚下一个趔趄,原来是那抬侏儒的担架绊住了他的脚,手中的酒壶划过了一道优美的弧线,众人的嘴巴都张成了“o”形。

  “啪”得一声,酒壶碎了。

  一只只有两条腿的蛤蟆出现了地上,完全没有了生气跟死了一般。

  “你!”卓雄气得都要说不出话了。

  扎褐知道自己闯了大祸,想要去捡,却被卓雄一把推开:“你最好给我消失!”

  那三足蟾跌落的位置恰好就在查文斌的呕吐物前面,谁也没有注意到那只小蛤蟆的鼻孔微微的动了动,接着它嘴里的那条舌头慢慢吐了出来,一伸一卷,一枚虫卵就这样消失了,它的速度之快让人折间就过去了。

  大宝才懒得理那些人吵架,他自顾自的说道:“嘿嘿,有意思。”

  卓雄那叫一个气,心想我们这边还不是为了救你的人,你这会儿却在那看笑话,于是很不客气的上前问道:“你说什么?”

  “有意思!竟然吃那个,哈哈!”那只三足蟾又一次的伸出了舌头,又是一枚虫卵。

  要不是查文斌在,卓雄有想扇这家伙的chōngdòng了,不料那家伙丝毫没在意卓雄的黑脸,反而继续大笑道:“哈哈,道士,那只蛤蟆在偷吃,小样!”

  “你说什么?”查文斌哗啦一下站了起来,这一回他也看见了,三足蟾第三次伸出了舌头,消灭了这枚虫卵之后那个两条腿的家伙居然还甩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好像完全没过瘾一样。

  卓雄目瞪口呆的盯着小三足蟾道:“它活了?”

  查文斌禁声道:“嘘,别动!”

  第四枚虫卵下肚,小三足蟾的肚子已经涨得圆鼓鼓的了,它似乎已经吃饱了,原本那两条跟死蛤蟆一样张开的腿也慢慢收了回去,除此之外查文斌惊喜的发现它断裂的那一条腿上长出的肉芽似乎比以前更大了不光如此,它的个头似乎也比之前要大了一圈了。

  尸蚕是毒虫之首,而蟾蜍本就是五毒之一,又贵为三足,更是这尸蚕的天敌克星这枚小三足蟾自从被带回来就一直什么都吃,但长势比起它的祖先们个头要小的可怜查文斌一直以为是这东西就是长不大,如今才明白i,它是天生以尸蚕为食,只有尸蚕,才是它真正的食物!

  “咕”得一声,不知是它打得饱嗝还是叫声,这是这么多天来第一次的发声。

  缓缓地,三足蟾睁开了那双已经闭了好久的眼睛,它慢慢的挪动着自己的身子,只有两条腿的它似乎还没适应。

  “咕呱!”小家伙看到查文斌了,它奋力的叫了一声!

  查文斌的眼里泛着水花,嘴里喃喃道:“有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