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零二章 虫卵

  玄双手一勾,那链子那算结实,双腿离地勉强能够晃悠悠的过去。

  等到爬到堆放骷髅的祭台上再看,查文斌的“尸体”已经被运到了后方躺在一处平台上无数的尸蚕在四周拱动着,它们昂起脖子,挥舞着大嘴前面的那对锋利的螯,不停的拍打着发出“啪啪”的节拍,它们扭动着身体,互相摩擦着发出“嘶嘶”的声音。

  玄把自己的呼吸节奏控制得很慢,陷入了几近要停滞的状态 ”尸蚕们像是在举行着某种仪式,不一会儿玄就看到了一条通体金黄色的巨大肉虫从后面慢慢挪了出来,它太大了,以至于大到自己的足已经承受不了自己的体重,无数普通身材的尸蚕在它的下方抬着它缓缓的移动着。

  所有骚动的尸蚕们都开始安静了下来,那只金黄色的巨大尸蚕被抬到了查文斌的身边,它的额头上有一对明显的触角,它有些艰难的弯下身子用触角在查文斌的身上来回探视着,过了好久,像是挺满意接着它又被抬离了另外一个方向,撅起了肥大的屁股对着查文斌,摸索了一会儿后,一根管子涅的东西从它身体里钻了出来被插进了查文斌的嘴巴里。

  那大虫子的屁股一撅一撅的,只见查文斌的咽喉不停的做吞咽状,等到那只大虫子重新被抬离开,查文斌足足躺在那儿有一炷香的时间。

  玄看见查文斌的肚子比之前有明显的鼓胀,他已经意识到这些虫子是要干什么了,但是那些虫子锋利的螯显示着它们明显也不是好惹的角色。

  忽然间,他看到查文斌的一只手指轻微的动了动,几只守护在边上的虫子立刻不安的涌到了他的身边围了起来这让玄欣喜若狂,至少目前查文斌还活着。

  玄观察了一下,从这里是可以步行过去的,以他的冲击速度,他有把握在三秒内够得着查文斌并且背起他往回走头顶那根链子比较结实,应该可以承受两个人的分量,想好了路线之后,玄便从身上掏出了几根冷焰火和一枚掌心雷。

  “嗞”得一声,两根冷焰火被丢到了查文斌的附近,剧烈的火星把聚集在一起的尸蚕们给吓了一跳,一阵骚动过后,果然在查文斌的身边清理开了一条路。

  乘着这个间隙,玄果断的把身子一弯,如同猎豹一样直扑过去,迅速的抓住查文斌往肩上一抗那些虫子这会儿才反应过来是有人想来抢“尸体”,这些尸蚕有着良好的组织性,可是它们的速度远远跟不上玄的脚步。

  当玄踏上骷髅台的时候,那只少了一条腿的黑猫又出现了,此刻它正挡在玄的必经之路上且不说它能否阻挡成功,玄都要花上点时间去处理它的存在,可是这返回的路玄是经过计算的,少一秒都不行。

  刚才就是那只猫坏事让查文斌陷入了泥潭,这会儿又是它在挡道,这只猫的确是成了精的,它竟然能看穿玄的心思。

  玄也是急了,手上此刻只剩下那枚掌心雷了,他一着急就把掌心雷当做石头扔了出去,他只是想赶走那只挡道的猫而已。

  那只猫也是一时间脑子短路了,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它不仅没有闪躲,反而靠着仅剩的三条腿轻轻一跃,斜歪着脖子硬是用嘴衔住了那枚威力惊人的炸弹或许它以为这和刚才的那些冷焰火一样,它以为这样玄就不能阻止虫子的追赶。

  “咔”得一声,那是炸弹的保险被打开了那只黑猫显然是没见过这种属于人类的现代高科技的,它又用力咬了一下当玄经过它身边的时候,都能听见引信发出的“嘶嘶”声了,可是那只猫却得意洋洋的看着玄,把背上的毛全部竖起,做凶恶状。

  玄不是圣人,他急了也会动粗,抬起一脚朝着那黑猫狠狠踹了过去,他的速度之快竟然一点也输给侏儒那黑猫却也一点都不含糊,身子轻轻向前一跃,准确的从玄的脚背上跳过落在那些尸蚕大军里头。

  那些尸蚕对黑猫全然没有兴趣,因为这一小小的耽搁,它们和玄只见的距离被迅速拉近玄眼疾手快的抓住了链子,双手跟猴子一般开始往前攀爬,当他还没落地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头顶开始晃动了……。

  “轰”得一声巨响,外面的人只看见从入口处传来一阵浓烟,四周的山体都跟着摇晃,因为这是个相对封闭的坑道,声音的传播被关在了这样一个狭小的空间里,所有人都背过身捂着耳朵不知道发什么了什么事。

  被卓雄一记手刀劈晕过去的袁敏都被这剧烈的爆炸声给震醒了过来,她揉着自己的脖子看着入口处的一片狼藉,慌忙着抓住她所能抓到的每一个人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大个子给出了答案:那是高爆手雷。

  袁敏疯了似地去扒拉那被爆炸重新堵住的入口,这一次卓雄没有阻拦了,他加入了队伍,但是袁敏只是冷冰冰的甩给了他一个“滚”字。

  当一块块的石头被重新扒拉开的时候,终于露出了一张灰突突的脸,玄的背上是查文斌,他们俩都倒在了那一头。

  “玄!”“文斌哥!”袁敏和卓雄冲了进去,两人各自背着自己紧张的人来到了外面袁敏拿着水壶给玄灌了几口水,玄吐了几口后总算是醒了过来,他指着查文斌一字一句的说道:“他肚子里有东西,得赶紧催吐!”

  卓雄一听急了,立刻脱下查文斌的外衣,一瞧此刻查文斌的肚子就跟怀胎十月的孕妇似得更让人恐怖的是他的肚皮几乎都要被撑到透明了,在那层皮肤下面可以清晰的看到有东西在里头不停的蠕动着,就像是按摩椅靠背上那些会运动的球一样不停的蠕动着。

  面对着这样大的一个肚子,卓雄也束手无策,根本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下手,他怕自己轻轻一按就会戳破这个巨大的肚子,急得就和没头苍印一样团团转。

  扎褐挽起自己的袖子道:“让我来试试。”

  “你能行吗?”

  扎褐打开自己所带的行囊,里面有一包全部都是草药涅的东西,他迅速的从里面挑出了几样东西放在地上使劲的搓揉着。

  搓揉完毕之后,捏成了一个蛋黄大小的圆球,他扶着查文斌的脖子把那东西塞了进去道:“这是卵叶橐吾,刺参和喜马拉雅大戟的混合物,这三种东西都是我们藏民常用的药物,但是混合在一起后会产生毒素,中毒后有一项后果就是能引起人的剧烈呕吐。”

  卓雄一把推开扎褐:“你想毒死他嘛?”

  “总比眼睁睁的看着他涨破肚子再死要好!再说了这个毒毒不死人的,休息一阵子就能好。”

  扎褐的药果然有用,过了没一会儿,查文斌就有了反应,他的喉咙处开始不停的发出干呕声,并且开始有青绿色的汁液开始往外溢,那股味道像极了过期的臭鸡蛋。

  再没过一会儿,他的嘴巴里开始有白色的球状物往外吐,大小都有鸽子蛋般,跟汤圆似得一颗接着一颗卓雄和扎褐见状赶紧把他小心翻过来,查文斌闭着双眼不停的吐着,慢慢的地上吐出的“汤圆”竟然有百来颗之多,并且还在继续。

  “到底是什么东西?”

  玄靠在墙壁上,双手也太不起来了,很吃力的说道:“是虫卵,一种很大的虫子的卵。”

  那些白色的“汤圆”在地上堆成了一堆,黏糊糊的,其中有很多还在不停的动着卓雄听闻玄所说,小心翼翼的拿出匕首挑破了其中一枚,一只还尚未成型的幼虫头部有一对明显的螯,死死的夹着卓雄的刀刃。

  这玩意就算是烧成灰他也认得!

  “尸蚕!”卓雄尖叫一声后立刻抬脚踩死了那只幼虫,尚未出卵的尸蚕都如此凶狠会攻击了,可想而知这种虫子成年后已经凶猛了到了何种地步。

  袁敏皱着眉头看着那些白花花的虫卵道:“什么东西?”

  卓雄没有回答他的话,反而是问玄道:“你们遇到尸蚕了?这里有尸蚕?”

  玄乘着自己的身体尽量不让自己完全倒下道:“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里面有很多。”

  卓雄见玄的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了,而且他的肩膀还在不经意的抖动着,他突然拿着匕首向前一步一把扯过玄的衣服。

  袁敏不知道他想干什么,立刻喝道:“你想干嘛!”

  卓雄一刀就划破了玄的上衣,然后把他的身子一侧翻过来,只见玄的背后有两条粗壮的成年尸体蚕正在死死咬着他的肉,其中一只已经钻进去了整个闹到,剩下的那大半截身子还挂在外面不停的扭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