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零一章 陷坑

  玄进去了,袁敏便要跟着进去却被卓雄给拦住了:“他说过我们不能进去!”

  袁敏一把推开卓雄:“你可以选择不去,但我不能抛弃我的人。”

  “你的人?文斌哥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我比你们所有人都要的,但是他说不能进的地方就肯定不能进袁小姐,请尊重他的决定。”

  袁敏见卓雄是铁了心的要阻拦,面带怒色的喝到:“你当真不让?”

  卓雄把双手一伸横在入口前道:“不让!”

  袁敏脸色一变,单手抓住卓雄的手背猛的发力向后一?”啃垡彩橇芳易拥舻奈逯改蟮们〉胶么Γ耆阶×怂难ㄎ唬磺崆嵋环⒘Γ啃郾渚醯谜跏直鄱家凰蠖狭?。

  卓雄痛的不行,便龇牙讨饶道:“行,姑奶奶,你放手,我让你进!”

  袁敏甩开卓雄的说,冷哼了一声对个大字说道:“你在这儿和他们守着侏儒,我进去找人。”

  “啪”得一声,刚转过身的袁敏便直挺挺的躺下了,卓雄捏着自己的手腕说道:“这娘们,下手还挺狠,这就当是还你的。”

  就在她转身准备进洞的时候,卓雄乘其不备一记手刀劈在了袁敏的脖子上,将其打晕,他明白i查文斌说那地方活人进不去就决计是不能硬闯的,至于那个玄,看他那样也不是个凡人。

  卓雄瞧了一眼大个子道:“你刚才看见什么了?”

  大个子双手一摊道:“我什么都没看见”扎褐不等卓雄发话早就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了:“我也什么都没看见。”

  再说查文斌进去不多时,他就觉得自己的发梢上已经开始往下滴水了那水流到了嘴边,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一股子腥臭味还夹杂着阴冷,这地方活像是走进了一个失去制冷效果的冰冻仓库。

  脚下是烂泥,一脚深一脚浅,滑的很,查文斌几次差点摔倒,能感觉到那些烂泥下面似乎埋着什么东西,地上有猫走过的痕迹,清晰可见查文斌追着猫留下的痕迹慢慢向前,最深的地方,这些淤泥可以到大腿根部。

  “喵”得一声,查文斌把身子果断压低,很快他便发现离着自己约莫二十米的地方有一对眼睛正盯着自己。

  是那只猫!它正在用舌头舔舐着自己的伤口,那对充满怨恨的眼神恨不得要把查文斌给吃了。

  空手抓猫,说实话,查文斌没有这个经验,他不是猎人。

  但是那猫呆的地方猎人又是决计不敢去的,那些人头堆的就跟变球似得,一摞挨着一摞,层层叠叠,叠叠层层。

  光这架势,那还吓不倒查文斌,那些个人头有的已经腐烂完全只剩下骷髅,而有的则还是皮带着肉,从那眼窝子里头不停的有白色虫子往外翻,一会儿又从嘴巴里爬了进去正是这虫子让查文斌恨不得退避三舍,那是“尸蚕”!

  蕲封山里的尸蚕让他记忆犹新,它也的确原产自西藏高原,只是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看到了如此多的尸蚕,怪不得这里尸气会这么重看到自己脚边那些淤泥里不停的有上下翻滚的动静,查文斌瞬间明白了,自己这是到尸蚕的老巢来了,若不是自己弄了这么套衣服,八成早被藏在淤泥里的尸蚕给啃了个干净,这下面的东西可比地雷厉害一百倍。

  那边个头大的尸蚕足有半米长,那猫就窝在尸蚕堆里,似乎它和这些东西早就相处惯了。

  查文斌的手中只有从大宝那儿拿来的一张网,他想等靠近点抓那只猫试试,那猫就跟在那边等着他来抓一样,一动也不动。

  难道是受伤没力气逃了?查文斌来不及考虑这些,他此刻多一分钟也不想留在这儿。

  一步两步三步,接近了,那猫还没有动过查文斌手中的网已经张开了,只需要再往前走两步就可以下网了他收好手中的网,准备跨过去借力甩,当他手憋起来的时候,那猫突然嘴唇向上一斜,竟然露出了一丝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的微笑。

  查文斌此刻的注意力全部都在那只猫身上,全然没有顾忌到其他地方,上半个身子用力向前一倾,只要跟上这一步,那猫就算是没地方去了ūrán他只觉得脚下一滑,接着身子瞬间便失去了平衡,瞬间那些淤泥就齐了腰部深,查文斌的双手因为惯性还在向前,就是这么一下小小的挣扎,淤泥转眼就到了胸部。

  心里知道上当已经晚了,他不敢再动了,但是脚底却踩不到踏实的土地,身子像秤砣一般开始慢慢向下陷当淤泥开始漫过他下巴的时候,查文斌索性已经闭上了眼睛,他知道自己已经陷入绝境了,这辈子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就醒那两个跟随自己的兄弟。

  “查先生,抓住绳子!”

  是玄!他恰好追着查文斌的步子进来就看见他大半个身子已经完全陷入了淤泥,情急之下,他马上甩出了一根细绳,那绳子的头就在查文斌的手边,只需要他轻轻动一动手指就可以抓住。

  无奈的是,此刻的查文斌已经完全无法扭头观察绳子所在的具体位置了,因为他的鼻孔都已经不能出气了,若不是被棉花团塞着,这会儿淤泥就该倒灌了他很努力的用手指轻轻的在地面摸索着,几次都差点碰到又几次擦肩而过。

  玄大喊道:“就在你右边,只要挪一寸,一寸就能抓住。”

  查文斌是听到他的声音了,也确实照着做了,如果没有那只猫,也许他就这样真的被玄给拉出来了但是那只猫是一只通灵的猫,它完全听得懂人话,它能设个局骗查文斌就一样能阻止玄来救人。

  “喵”得一声,一道黑影迅速的扑到淤泥之上,它的速度决定了它能够在下陷之前逃离到另外一处只见那只黑猫迅速咬住了绳子的那一头,它还微微瞅着玄看了一眼,虽然只有三只脚,但这依旧不能阻止它借助查文斌的脑袋重新回到了祭台。

  一个箭步跳到了查文斌的头上,然后借助这块跳板重新一跃就站在了老地方,也正是这一跳成了压断查文斌的最后一根稻草一只猫的重量此刻已经足够能把处于下陷状态的查文斌送上那最后一程,片刻之后,玄只看到淤泥已经没过了查文斌的头顶,整个人就这样活生生的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接着,他看到此生最不愿意见到的一面,祭台上那些刚才还不停在骷髅里翻出的白色大虫跟潮水一般开始涌向淤泥,他的四周,他都能感觉到自己脚底下有蛇一般的东西不停的擦着自己的裤腿涌向查文斌沉没的地方。

  就像落水的虫子被河里的鱼儿们争相撕咬一样,查文斌沉没前吐出的那口气彻底暴露了他是活人的身份,对于尸蚕,这是再也鲜美不过的大餐只是它们似乎对玄视而不见,唯独那只黑猫死死的盯着他。

  淤泥之处甚至开始激烈到掀起了浪花,不一会儿,玄便看到查文斌的身体在淤泥里头不停的上下翻滚着,有遇到面部朝上的时候,还能听到他痛苦的叫声,可是很快,他又被更多的尸蚕给压了下去。

  如此这般的大约过了三分钟,玄便看见查文斌的身体重新浮出了淤泥,他紧闭着双眼,背部贴着淤泥,面部向上,身体开始缓缓的向着更里面挪动,偶尔还有那么一两条小的尸蚕试图钻进他的嘴巴,但是会有更大的尸蚕立刻就把它们赶下来。

  不用想也知道,他现在是被那些尸蚕抬着再走,这是要走向哪里?

  玄自然是不知道这种白色虫子的厉害之处,但是他知道那个地方的淤泥足以再把他也给淹没一次,就在犹豫之际,再一抬头,查文斌的“尸体”已经不见了,那些虫子的速度要远远超过他的想象。

  玄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他看到顶上似乎有一道亮光一闪一闪,再一看,原来是一条已经锈迹板板的链子,那是链子在灯光的照射下发出的闪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