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四百章 纸鸢探路

  大概是因为猫时常在夜间游荡,它又和狗不同,难以亲近常人加之猫最喜欢出现在坟头野地里,因为那儿多老鼠,所以一直以来,猫都被认为是能够通灵的它被视为代表不幸厄运死亡神秘亡灵和死神,在周公解梦里头,梦中见到猫代表有鬼或是犯小人。

  而有一种猫是专门吃人的尸体长大的,通体为黑色,这种猫的眼睛通城两种不同的眼色,据说靠着这两种眼色的眼睛,它们可以游走在阴阳两界 ”民间认为它不止是通灵,它本身就是魔鬼的化身。

  袁敏带着手套翻了翻那几具尸体:“是那只猫干的嘛?看这伤口都是撕裂不久的,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东西。”

  查文斌翻开侏儒的眼皮,用手电照了照,侏儒的瞳孔暗淡无光:“跟你们说了你们也许不信,那只猫有一对鸳鸯眼,也叫阴阳眼,它会摄魂,侏儒就是被它给害了的。”

  “那怎么办?”“抓住那只猫!”

  他们用背包带做了一个简易的担架抬着侏儒走,每隔十分钟,查文斌都会用银针刺一下侏儒的左手中指,挤出来的血漆黑漆黑摄魂就是把人的魂魄给偷走了,要想找回魂魄必须得找到那只猫。

  那只猫因为身上混合着死尸的味道,这里任何一个藏尸洞都有可能被它利用起来躲藏,但是洞太多了,密密麻麻的数也数不清,查文斌怕侏儒坚持不了那么久,他得赶紧想点办法。

  查文斌把牙齿一咬,这会儿也顾不上什么要尊重神灵了,死人总没有活人重要:“卓雄,你去找一具没被破坏的尸体出来,掏出他的心!”

  卓雄和超子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他从不问原因,哪怕这件事也的确让他感觉恶心万分这里到处都是尸体,卓雄很快就找到了一具尚未被破坏的,打开胸腔,里面的心脏萎缩到只有核桃那么点大。

  查文斌朝那尸体作了个揖,就当是赔不是了,许诺出去之后一定给他多烧点纸钱。

  他们用钢丝在地上做了一个活套儿,用的是那种山里猎狐狸的办法:用一根弹性十足的棍子插入土里,地上刨一个坑,坑里下着活套只要有猎物走进这个坑,就会触发机关套住脚踝,木棍会瞬间弹起,并把地上的猎物凌空倒挂起来猎物越是挣扎,钢丝圈就会收的越紧,所以第二天去收猎物的时候,往往它们都还是活的。

  那心脏就是诱饵之一,为了让那畜生能被吸引,查文斌特意割破了自己的手掌往那心脏上滴了。

  鲜血他们还开启了一瓶鱼肉罐头,这东西腥味大,本就是猫的最爱,畜生终究还只是畜生,再怎么,它也改不掉贪吃的天性。

  找了一个角落静静的等待,那机关上面查文斌布了铜铃,只要那猫上当,就会触发,乘着这个时间,大家也抓紧休息休息。

  袁敏很的侏儒的安全,查文斌说只要抓到那只猫就一定可以解决。

  一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半个小时过去了,依旧没有动静,其实他们不知道那只黑猫早就出现在了陷阱的周围,滴溜溜的眼睛盯着美食已经很久了它其实也是在等待,等待危险的排除,等待着大脑告诉自己这不是一个陷阱。

  终于,本能战胜了理智,它上当了!

  “叮叮叮”铃铛声顿时大作,查文斌大喊道:“抓到了!”

  几个人兴冲冲的跑了过去却傻眼了,那个活结上只剩下了一截血淋淋的猫爪子,这个畜生竟然懂得断臂逃生,它硬是一口咬断了自己的一条腿!

  袁敏已经拔出枪了:“追,地上有血迹,它少了一条腿,跑不远!”

  地上有一串血箭向着前方,它的确是受了重伤,都说猫有九条命,少了一条腿它也照样可以跑的比人快。

  查文斌叫住他们几个道:“记赚要活的,不到外不得已,不能打死!”

  袁敏带着大个子和玄一马当先,扎褐则和卓雄负责抬侏儒查文斌解下那只猫爪拿在手里,他开始觉得这只猫的确很不一般,因为刚才他们除了铃声之外根本没有听到猫的叫声,这需要多大的忍耐力和勇气,这是连最勇敢的人也无法做到的!

  血剪下的距离比他们想的要更长,他们顺着血迹七拐八拐的到了一堆乱石面前,这里被堵住了那些乱石看起来应该是地震塌方引起的,猫能过,人怕是没办法大个子和玄开始搬运石头,搬动了几块之后,就又露出了一个新的入口,很显然,这不是地震,而是人为的堵住的!

  查文斌他们顺着血迹也追到了这儿来,大个子已经打通了入口,里面有一股冷风迎面往外鼓,吹到脸上十分的不舒服,那是阴冷而不是寒冷。

  袁敏有些等不及想进去,但是查文斌不敢托大,这种地方绝不允许有意外,他从怀里掏出一张黄纸来,在手中摆弄了几下过后,折出了一只鸟儿。

  他拦住袁敏道:“你让我试试先,这地方绝对不寻常”袁敏看了一眼玄,玄朝她轻轻点了点头。

  查文斌把鸟儿的尾巴上系了一根线缠到了自己的中指,又咬破了中指往那鸟儿的头部滴了一滴血,然后把鸟儿往那入口里面一扔,中指开始不停的有节奏的抖动着,嘴里也开始念念有词。

  过了不到五分钟,查文斌手指一抖,那纸鸟儿顺着线立刻被拉了出来接过鸟儿一看,查文斌说道:“等下我一个人进,你们不能进去。”

  “为什么?”袁敏问道。

  查文斌指着那纸鸟儿说道:“方才我放进去之前它的翅膀是张开的,这会儿拉出来,双翅都全部都已经收拢,这说明此处非活人能过”见袁敏有些不着急,他又补充道:“这叫纸鸢,这种折法是鲁班传下来的,能载着活人的精血过去有些地方盗墓,就先折一只纸鸢放进去,若是翅膀还是张开的,就没问题,若是收起来的就叫折翼,会死人的,那么这个墓就盗不得。”

  袁敏一听急了,他们来的目的就是保护查文斌,若是他有个三长两短,回去也没办法交差了:“那你也不能进去,要么就我们大家一起进。”

  查文斌笑笑道:“你放心,我自然有我的办法,只是你们身上的阳气太重,我刚才用的也是中指纯阳之血。”

  说着,查文斌便开始脱起衣服来,他从包里翻出一套半旧的寿衣往身上一套,又往自己的脸上抹了一层厚厚的香灰,把一群人给看了个目瞪口呆。

  查文斌指着身上那套寿衣有些尴尬的解释道:“给人迁坟的时候从死人身上换下来的。”

  袁敏:“……。”

  查文斌很多时候是完全不按照套路出牌的,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够屡屡从危险境地能够全身而退的原因这套寿衣不仅是死人身上拔下来的,而且完全没有洗过,一直被他存放在一口老棺材里,目的就是薄上面的死气儿。

  他又翻出了几团棉花塞住了自己的鼻子和耳朵,这也是从给死人盖的棉被里弄出来的,这样只要深吸一口气,他便能至少让自己能有两分钟的时间隔绝自己的阳气。

  问卓雄拿了射灯,他朝着大家笑了笑便一头就钻了进去。

  “他出不来了。”

  卓雄回身质问道:“你胡说什么?你的眼睛怎么了?”卓雄突然看见玄的眼睛有些不对劲了。

  袁敏跟着回过身来一看,只见玄的眼睛里面有两道血痕正顺着眼睑往下流。

  “玄,你怎么了?”

  “我看见了!”说完,玄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把推开挡在最前面的卓雄和大个子,跟着查文斌的脚步也钻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