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九十九章 无头干尸

  自从人类开始聚居之后,就有了阶级和等级之分,任何一个朝代,任何一个国家都有着严格的尊卑体系权利的争斗充满了阴谋和血腥,从襁褓中的婴儿到君临天下的帝王无时无刻不再被充满杀戮之意的眼睛盯着,历史就是这般残酷。

  查文斌收起那枚玉牌,这块玉牌他准备带回去送给一个人,当今普天之下唯有那人才有资格真正拥有。

  过了这一桩插曲,隧道里的气氛已经开始诡异起来了,知道脏东西无处不在后,侏儒就牢牢贴在查文斌的跟前,一路上不停问东问西的,他很怕那个孩子真的会缠上他”

  倒是队伍里的那个玄开始让查文斌起了兴趣,这往生咒虽然不是什么高深的学问,做过道士的都会念上几句,只是年青一代里头会这东西的人太少了,而且他的背景还是来自组织。

  让查文斌警觉的是那些悬在两边的坑洞,因为他能闻到棺木的气息,那是死人装进去之后特有的一股霉味这种霉味也被称为是死味道,纯粹的死味是不构成危险的,那是死透了的,还有一种则是平常说的阴森,那种霉味里头会透着一股压抑。

  走到这一段,查文斌的心头已经起了一丝的压抑感,而其他人更是被这种感觉压抑的开始焦躁和不安。

  查文斌想了想还是念一段静心咒,压抑的气氛总算是有所缓解了。

  侏儒凑在查文斌身边说道:“这地方邪门的很,老子走南闯北也算去过很多地方了,从来没有遇到走路还心里发毛的。”

  扎褐的手掌里一直捏着那把降魔杵,都要被他捏的嵌进肉里了:“我以为就是我一个人发毛,原来你也发毛?”

  查文斌说道:“九曲玲珑,若是随便哪个人都能进,它也就不会在这里沉睡万年了。”

  “喵”,黑暗中突然发出了这么一声。

  原本就神经高度紧绷的人们一下子就刹住了车,就连最淡定的玄都把目光收了起来。

  不远处,有两团亮晶晶的东西,一只碧绿如翡翠,一只红色如玛瑙坑道里,大家用的都是强光手电,那两团东西看上去亮晶晶的,很是扎眼。

  “妈的,是一只大猫,吓得老子够呛”侏儒看清楚了,那是一只体型跟猎狗差不多大的猫,他从腰上拔出一枚匕首,这个距离,他有把握用飞刀击杀。

  查文斌见他要下杀手,喝道:“别乱来!”

  那猫把身子一拱,背上的毛立刻全部都梳了起来,冲着侏儒大叫了声:“喵!”

  “鬼欺负老子也就算了,连你个畜生来敢来挑衅老子,今天不活剥了你,你还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他也是被压抑的够久了,这会儿把怒气全都发泄到这只猫的身上了,单手一抖,那飞刀寒光一闪,朝着五米开外的黑猫径直飞了过去。

  侏儒最赖以成名的便是他的飞刀,号称刀无虚发,向来就是一刀毙命,无论对方是人还是猛兽,机灵如猴子,小如麻雀,他在二十步开外都能一刀命中,从无失手记录。

  “噗”得一声,这不是刀子扎进黑猫身体的声音,而是笔直的插进了地里……。

  “失手了……”侏儒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手掌心喃喃道,这是他练飞刀以来的第一次失手,而且失手的对象竟然是一只五米开外的野猫!

  侏儒平城嘻嘻哈哈的,但他是一个非常出色的杀手,刚才那只看见那只猫在他出手的瞬间,身子微微向后一缩,一个轻盈到极致的闪躲:完美。

  当他掏出第二把飞刀准备再射的时候,那只猫已经不给他机会了,“喵”得一声,纵身一跃,就跳到了离地二米多高的一个洞里。

  侏儒那张挂不住的脸立刻转向那个大个子,揪着他的衣服说道:“给老子炸药,直接塞进去轰了他妈的。”

  “都别闹了,那是只鸳鸯眼,吃人肉长大的,是比鬼还精的东西。”

  “行了,查先生,您就别再来吓唬我了,就算它是鬼,今天我也要揪下它几根虎子。”

  “不信是吧?”查文斌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看到它钻进去的那个洞没?只要你有本事,大可自己爬进。”

  那洞离地也就二米来高,对于卓雄或者是大个子这样的人来说,脚踮起来双手就能摸到,可他是个侏儒啊。

  那侏儒以为查文斌是存心气他矮,嘿嘿一笑道:“那你就好好看着吧!”

  几个小步助跑,起跳,侏儒“嗖”得一下就手脚并用的窜到了洞口,还真看不出此人的身手和猴子都有的一拼。

  侏儒钻进洞里,不肖几秒他立刻脸色惨白的退了出来,然后一声不吭的走到查文斌的身边低声道:“没有头。”

  查文斌没听清楚,又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侏儒突然跟疯了一样的大声喊道:“我说没有头!头没有了!”那叫声的分贝十足,声音里还带着一丝哭腔,接着他便使劲的开始揪自己的头发,然后就开始在地上打滚,十分痛苦的样子。

  “快,帮忙按着他!”

  卓雄和大个子两个人急忙按住侏儒,他的眼睛瞪得老大,眼白上布满了血丝,眼眶里头有泪水不停的再打着圈若是仔细看,就可以发现此刻他的眼睛还不止这些变化,其中有一只的眼的眼珠子已经开始由黑逐渐变成灰白色了。

  侏儒的手脚还在不停的颤抖着,一开始是口水不停的顺着嘴巴往外冒,都是大股大股的清水,没一会儿就是白沫了,看那样子跟发羊癫疯差不多。

  查文斌从包里拿出一排银针,取了根扎进了侏儒的人中穴,又拿了一包鸡血,取了一点涂在他额头上最后,就地画了一张符,盖上大印烧成灰活着清水要给灌但是侏儒的牙关紧闭着,最后是大个子用匕首硬撬开强行灌进去的,弄得侏儒呛得鼻子里都是,总算是稍微退一点下来了。

  “他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好了?”袁敏问道,虽然侏儒是比较喜欢惹麻烦的一个人,但是他又是一个怎样都不会让人讨厌的家伙,这个气死沉沉的队伍里要不是他一直在,或许早就被这压抑的气氛给憋坏了。

  查文斌摇摇头道:“只是暂时的,我们得抓住那只猫,还得看看洞里到底是什么把他给吓成了这样。”

  袁敏给大个子使了个眼色,大个子心领神会的走过去准备抓猫,不料那猫像是听见了他们的话,不等大个子到就已经先跳了出来,几下一窜就不见了踪影。

  卓雄想追被查文斌给拦住了:“别追,我相信我们还会碰到它的,先看洞里是什么,一路上都是这样高高低低的洞。”

  大个子本来就够高,几乎是不费力的把手伸了进去,摸索了一会儿后,他的脸色一变,然后猛的把手臂往后一抽。

  “哗啦”一声,一团不知道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

  那是一具干尸,胳膊的位置已经断了,而干尸的手臂还在大个子的手上确切的说是干尸的手抓住了大个子的胳膊,这会儿五根手指还牢牢捏着他呢。

  大个子一用力把那只断手也给拨弄了下来:“一摸进去,就有东西拉我的手,还好我抽的快。”

  那尸体,没有头……。

  干尸的头部断口十分平整,可以看得出,这是被利器斩断的,而且是一刀就让尸首分离尸体的肚子已经被咬开了一个大洞,那个洞谁都看得出应该是被野兽之类的撕咬的,伤口狼藉不堪,联想到刚才查文斌说那只猫是吃人肉的,很多人的脸色都已经变了袁敏是个女孩子,这会儿她都已经想吐了。

  “手拿出来我看看”查文斌拉起大个子的衣袖,只见刚才他被干尸捏住的部位留下了五根黑色的手指印。

  查文斌转身从包里拿出一包粉末,又问袁敏要了一点绷带他把那白色粉末用水打湿然后敷在那些手指印上用绷带扎好道:“每个时辰换一次药,七个时辰就好了,放心,没事的。”

  大个子接过查文斌递过去的粉末楞了一下,查文斌又解释道:“这是糯米粉,专门对付这种尸毒的,但凡有些年头的尸体,都会有毒。”

  “谢谢,我叫大宝。”

  处理完这个之后,他们开始研究起那具尸体,查文斌可以断定侏儒不是被这尸体害的,因为这只是一具无头干尸,并没有本事把一个活人弄成那样这里每隔几步就有类似的洞,在查文斌的示意下,卓雄用登山爪接连掏了两个洞,出来的全部都是这样的无头干尸,而且他们的内脏里都少了一样东西: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