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九十八章 狈魂

  这五行旗乃是五行之力的象征,查文斌以五行黄旗定住那块让它藏身的土,土生金,把那土中的东西引到两枚铜钱之上,木又克土,这面青色旗起的就是这个作用五行之力的奥妙是在于相生相克,这东西能土遁,就是生于土果不其然,当那枚青色小旗插下去的时候,两枚铜钱猛然一颤查文斌手中有一把老香灰,这东西都是上了年头的,用的必须是道观或者土地庙里的香炉里头最底下的那层,年数越久就越管用。

  扬手把手中的香灰一撒,离着数米远后炸散开来,纷纷扬扬落了一地查文斌走上前去,取出那两枚铜钱捏在手中,翻出一杆子毛笔来,沾上朱砂,深吸了一口气道:“通地三尺,泥塑血肉,无影随行,画笔成人!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咒毕,闭上眼睛,双手各捏着一枚铜钱在掌心,十指相扣做抱拳状,中间是那根毛笔不知道的人在边上看着,以为是他本人在拿着笔画什么,其实则是他的手仅仅是起到了一个支撑的作用,而那笔在带动着他的掌心在动笔画所走的方向,根本不是他本人控制,很快一个红色的人形图案就在地上出现了。

  侏儒瞧着觉得新鲜,轻轻问玄道:“他这是在干嘛?跳大神嘛?”袁敏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玄道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查文斌,只是眼中的不安已经逐渐平复当感觉到手中的笔不再动的时候,查文斌才睁开眼睛,他讲手掌心的两枚铜钱朝着人形图案的脸部放了下去,就好像是一对眼睛。

  他发现这只是一个六七岁孩子大小涅的图案,又取出了一根长香点了扎在一旁,然后原地打坐说道:“你们都不要说话,等这柱香灭了再来叫我。”

  卓雄知道,他这是在入定了,立刻往后退了几步,离着查文斌远远的再次睁开眼,查文斌看见自己的身前有一个小男孩正坐在地上,满脸的委屈样,双手已经被一圈红绳给困在了一起,他使劲的在解却怎么都解不开这男孩说是孩子,却又不是,因为他根本只有人形,却没有人体那张精致的脸就像是一张剪纸片儿,很薄很薄。

  看到这孩子原来是这样的,他心里那股子杀气顿时就消了很多,心想道,这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怪不得他这种东西有一个名字叫做“狈魂”,他是被人下了恶毒的咒了。

  在巫术盛行的远古时期,为了某些祭司活动,人们会到一种非常歹毒的办法:活剥人皮一张完整的人皮被从头到脚的完全剥离下来,然后再把魂魄封印在其内肉身被剥离的时候的还是活着的,他就这样被血淋淋的当做了祭品而剩下的那张人皮则会被拿去安葬,但是因为魄是需要肉身才能存在的,所以魄散,而魂则继续被封印时间久了它就会变成一种东西叫做“狈魂”。

  “狈魂”因为无肉身,所以看上去就像一张纸那般爆他们会贴在人的背上,伺机谋害性命,为的人要去占有别人的肉身来投胎这种怨念害人只是他的本能,是活人先对他不敬才是造成如今这样的悲剧,

  查文斌试着用鬼语和他进行沟通,但是那孩子说的他全然听不懂,只是那小脸上泪汪汪的想急切拜托这种束缚查文斌闭上眼睛叹道:“也罢,就当送你一程,你要是能听懂我说的,就带我去找到你的埋葬之处”等到香燃尽的时候,他已经醒来了收起地上的小旗,重新捡起那两枚铜钱这两枚铜钱只见本有一根线连着的,查文斌用那根细细的头发丝又吊在了其中一枚铜钱上拿给了超子道:“你就手里转圈,一边转一边跟在我后头走,什么时候这头发丝断了,你就停下来。”

  “叮”得一声,查文斌取出辟邪铃一摇道:“起!”这幅场面倒是有些滑稽,前面几个人只好硬着头皮走,按照查文斌的,那副皮囊随时随地会出现在他们的脚下,谁也不想踩着那玩意走了约莫了四五十米的时候,卓雄手中的铜钱断开了,查文斌果断的喊了一声“停下!”

  “铜钱在哪?”查文斌问道卓雄低头去找,只听侏儒哭丧着脸说道:“砸到我的脚后跟了……”那枚铜钱不偏不倚的躺在他的双腿中间,查文斌也有心想要整一整这个家伙,于是就说道:“这就是他和你之间的缘分,把铁锹给他。”

  卓雄强忍着笑意把折叠兵工铲塞到了侏儒的手中道:“卖力点,不过别挖坏了人的东西,那也是大不敬的”侏儒可怜巴巴的看着查文斌道:“能换个人嘛?”查文斌摇摇头道:“不行,他选中了是谁就是谁,这说明他喜欢你你要是想让他一辈子都跟在你后面,那你就让别人来挖。”

  “挖!我挖!你别叫他跟着我,我挖还不行嘛?”看着侏儒那副样子,一向严肃的袁敏都要笑出声来了。他干活倒也利索,往下挖了不到半米深就挖到了一个木头箱子“把东西搬上来”侏儒想说能不搬么,转眼一想,他万一要真的顶上自己了可怎么办,我又不是玄,不会那些神神叨叨的东西,可没把握甩掉这是一口不大的箱子,箱子的表面缠着一层生牛皮,这玩意的韧性极佳在冰天雪地里把刚从彭上剥下来的还带着热气的牛皮往这箱子上一套,那血顷刻间就会凝结,把皮和箱子牢牢的黏在一起用这种办法做成的箱子可以绝对保证里面不会有空气进去,隔绝的效果要比用松脂密封好的多生牛皮时间越久越牢固,只能用匕首割开当厚厚的一层牛皮被割开之后,露出的箱子还是原木的本色,上面残留的斑斑血迹依旧鲜红,就像是刚贴上不久的。

  侏儒皱着眉头道:“要打开么?”他可以想象,如果真打开,里面那副人皮的味道绝对不好闻查文斌看看也差不多了,给他个嘴巴上的教训也就够了,便说道:“不用了,一会儿把箱子就放在这里烧了吧。”

  他把那两枚铜钱放在箱子上,又用纸片给剪了一个小人放在箱子上压着,他对那小人说道:“现在把尸骨都还给你了,你可以走了,不能再继续留着害人了”他们随身都带着压缩燃料,倒了一点上去后,查文斌又点了三根香插着,一把火把箱子点燃,同时念起了往生咒:“尘秽消除,九孔受灵;使我变易,返魂童形;幽魂超度,皆得飞仙……”

  查文斌在念咒,与此同时还有一个人的上下嘴唇也在动着,只是他的声音还没有那火烧起来的声音大,不过这一切却让查文斌看了个真切箱子烧起来的味道不仅不是侏儒想象中的那股恶臭,反而是淡淡的檀香味,这里的空间很小烟雾一时也散不去,到处都是这种香气弥漫着这是因为木箱里头的人皮已经被塞满了香料,这是防腐用的香料在古时候是很珍贵的,这也同样说明,此处曾经必定有一段十分辉煌的历史,连被当做祭品的孩童都得到了如此的厚葬。

  全部完毕之后,查文斌在灰烬里除了找到那两枚烧的通红的铜钱之外,还有一块黑色的疙瘩查文斌用红布把铜钱包好递给了侏儒道:“你揣在兜里,等我们出去了,你找个地方埋起来,这孩子还要跟着你一段时间”这回侏儒是死活都不肯接了,倒是玄开口道:“给我吧。”查文斌看了他一眼,玄的脸上面无表情,但是眼神里却有一股说不出的期待,他看上去很想替侏儒做这件事把红布交给了玄,查文斌把那块黑疙瘩用了擦了擦,很快就露出了本来的颜色,这是一块鸡蛋大小的青色玉牌,牌子上面刻了一个让他大吃一惊的符号,那是一个属于远古羌族的虫鸟文,这个虫鸟文他认得,云大祭司特地的告诉了他这个字代表着族内最至高无上的权利: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