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九十七章 精致的小脸

  那些道家的咒语其实连道士们本身都很解释究竟是什么意思,那些语言根本就不是来自于中土的汉语,甚至不接近任何一种方言老一代的道士都是通过口口相传的把咒语传给下一代,会的只是发音和这种咒语对应的作用没有人能讲得清这些咒语的来历,到底是什么人创造了它,道家把人与自然界的调和力量发挥到了极致。

  云大祭司告诉查文斌,这是巫术的力量,一种最古老的人与天之间达成的协议,每一次使用这种自然之力,人自然都会受到力量的反噬 ”这是公平的,向大自然索痊大自然就会惩罚,所以才有了道士没好命只说。

  远古时代,在道教体系诞生之前,只有少数掌握这种自然力的人存在,他们用咒语和符文实现了自然力的沟通,于是这些人被视为了可以和神进行沟通的,宗教就是这般诞生了强大无比的自然力让他们有了问鼎权利巅峰的机会,这就是祭司。

  神秘的西藏,比中原文明早了整整六千年,羌氐的文化从这里开始,顺着青藏高原而下,流落各处,可以说这里是精神自然力的起源。

  两个蛋,一黑一白,这不是太极的原型么?何为正又何为邪,只有最终拿到权利的人才有资格宣判对错不过是权利手中的一根权杖,黑与白,它可以肆意的颠倒神是道,魔也是道,所以苯教才会把邪魔和正义同时纳入了自己的宗教,它们本来就是一体,没有正道,又何来的邪魔?没有镜子,永远也照不出这一头的真相。

  有封魂就有解魂,万事万物总是对立的,阴阳相会,此消彼长,终究一切的一切都都会回到那个原点所以查文斌坚信,这里有他想要的东西。

  夜幕,那山顶果真还是亮光一片,查文斌抬头看看,这雪域高原的空气极好,应该是月亮的反光吧。

  “不落神殿,果真是不落”说话的是袁敏,她披着衣服走到了查文斌身边的篝火处:“你怎么不睡,不是有玄值班么?”

  查文斌起身道:“那我去睡了。”

  看着查文斌在月光下拉长的身影,袁敏轻声道:“真是一个有意思的人。”

  她是来看玄的,玄是一个沉默的人,在她的记忆里,玄是最喜欢失踪的那个人以往他们几个人一同出去行动,玄经常就会莫名消失了,过了好些天,他又会自己回来,有几次甚至是在死亡的边缘回来每一次回来,玄的身上都会增添一道或者两道伤疤,那是被撕咬或者划伤的。

  玄的身上上有很多伤疤,但是他从来不会说这些伤疤是怎么来的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被扔进了狼窝里,当时只有玄和袁敏,面对两头恶急了的狼,玄把袁敏默默的护在了身后,他用一把吃饭的钢叉结束了两头狼的性命。

  玄遍体鳞伤,看着身后瑟瑟发抖的袁敏,他笑了这是袁敏的记忆里他唯一的一次笑,而袁敏哭了,这也是袁敏此生中唯一一次哭,因为玄昏倒在了她的怀里。

  看着那个落寂的背影,袁敏想跟他去说说话,但是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些年她跟他的交流加起来没有超过三句袁敏使劲的摇了摇头,给自己一个微笑,还是走吧,他的世界永远打不开。

  “明天,会很危险。”

  袁敏汀了脚步,“你是在跟我说话么?”

  玄没有转过身来,只是淡淡的说道:“站在我的身后。”

  他的话里没有任何表情,就放佛是在说一件再也稀疏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你知道那里有危险?”

  袁敏等了足足有五分钟,回答她的只有那个默默的背影,袁敏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她转身回了营地。

  今天可真的不是一个好天气,等卓雄钻出帐篷的时候发现外面已经飘起了雪花,昨夜的火堆只剩下了缕缕的青烟,那些雪花就像是可恶的苍印模糊了他的视线,远处的山峰已经陷入了一片朦胧。

  他是第一个下坑道的,因为真正在藏区野外有经验的只有他一人落差比他想象中的要大,足足有三十来米,在这下面呆着反而比上面暖和。

  那些尸体的面部全都朝着中间那人,但那中间的人却又向着身后的雪山,而他们搜寻的方向也正是那里。

  这条通道比他们想象的要大的多,足够可以开进了一辆越野车,这里放佛是一条峡谷,只是表面都被冰封了峡谷的两边凿满了石坑,或高或低,扎褐说那是典籍里记载的笨教高僧坐化的地方,所有的苯教弟子都以在不落神殿的山脚坐化视为无上的荣耀。

  没有人会想着去打扰这些亡灵,当查文斌发现脚下的泥土已经从黑色渐渐换成了红色的时候才觉察到四周岩壁的石坑也开始起了变化。

  这些石坑比刚进来的要低得多,很多地方触手可及,前进中,查文斌总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们,每次等他回头的时候那双眼睛又不见了对于直觉,他向来比较肯定,因为他有着超乎常人的第六感。

  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卓雄,接着是侏儒和扎褐,然后是玄袁敏,他的身后是那个大块头查文斌故意放慢了自己的脚步,他想找出那双眼睛。

  蹲下身去,他假装要系鞋带,大块头果然是超车走到了前面查文斌左手的袖子一抖,一把荧光粉已经悄然撒在了地面他立马又装作了要赶上队伍的节奏,小跑了几步,回到了原来的位置,走了约莫有二十米,查文斌突然抱着肚子蹲下去喊道:“哎哟。”

  队伍立马停下来了,卓雄赶紧跑回来扶起他,刚想问是怎么了,查文斌却一把拉住他的手轻声道:“不要说话,轻轻抬起头,看看后面的路上有没有东西。”

  跟着查文斌这么多年了,卓雄立刻心领神会,他假装着扶起查文斌,一边扶一边贴着他的耳朵说道:“有一串脚印离你五米。”

  袁敏见查文斌有事,在前面问道:“怎么了?”她一边问还一边准备回头,却突然发现玄已经拉住了她的手,跟她轻轻的摇了摇头。

  查文斌回了一句:“没怎么,不小心摔了一跤,大家都休息一下”说着,他就从怀里掏出一枚铜镜对着自己的脸一边整理着自己的头发,一边把镜子往旁边一挪,一张五官精致的小脸正笑嘻嘻的看着自己,她的脸上有着西藏地区特有的高原红,这东西已经趴在自己背上了!

  队伍里的气氛有些怪异,玄目不转睛的盯着查文斌,袁敏发现他的眼神里竟然多了一丝恐惧镜子里,那张小脸也开始慢慢起了变化,她的头发开始慢慢散开,并且越来越长,很快那张脸就被头发完全占据接着查文斌的脖子上就有一丝痒痒的感觉,那感觉很轻微,慢慢的从脖子两边向中间延生。

  旁人看查文斌也开始起了变化,他闭着双眼,呼吸开始急促,脸色开始发紫,嘴唇也逐渐微微抖动当那股痒痒的感觉从下巴过度到嘴唇的时候,突然睁开了眼睛,猛的一口咬破了自己舌尖朝那镜子上面狠狠的吐了去。

  “啊”得一声尖叫,所有人都听到了,那叫声细而尖只见那镜子里头的黑发迅速开始消失,但那张小脸重新露出来的时候,查文斌那只左手猛得伸向了自己后背,此时他的左手已经多了一样东西:一张真宗茅山天师符。

  哪有道士把符给贴到自己身上的,显然这张符是赏给那张精致小脸的,虽然查文斌的动作已经够快了,可是当他符贴上去的时候,知道自己还是晚了一步。

  符贴住的不光是他的背,还有一根黑色的长发,那头发显然不是他的,也更加不是这里的任何一个人的。

  “正前方四步土里!”说话是玄。

  查文斌耳朵一颤,立刻从怀里掏出了一枚黄色的令旗朝着玄所说的方位一掷,不偏不倚的刚好插入,右手七星剑顺势一拔,左手又挑出了两枚铜件他把那七星剑横在身前,左手夹住铜钱抓住剑尖往回一拉,七星剑顿时变成了一道弧。

  “今天我就让你这该死的东西现出原形!”左手轻轻一放,两枚铜钱如离弦之箭一般迅速被七星戒向了那枚黄色小旗,那两枚铜钱原来中间还有一根红线连着那线刚好撞在了旗杆之上,两枚铜钱被线拉着在令旗上面绕了几个圈后果断退下来。

  “土遁生金,看你还望哪里跑!”说着查文斌立马祭出一枚青色的令旗就朝那黄色令旗的边上扎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