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九十六章 九曲玲珑

  “全部趴下,四肢张开,慢慢往后挪武动乾坤”玄此刻倒成了这支队伍的指挥。

  冰面下面不断传来开裂声,这是要崩塌的迹象,也不知几百上千年的冰层了,今天终于是要垮塌了。

  退到相对安全的地方之后,玄对侏儒说道:“你最轻,拿着绳子过,他就卡在洞口。”

  侏儒一改过去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接过大个子手上的绳索道:“记得拉我回来!”

  侏儒身轻如燕,他手脚同时贴着雪地,保持自己的力量是平均分配的,很快他就看到了卡在雪窟窿里的卓雄,取下绳子往下一抛,卓雄随即一把抓住 侏儒朝后面做了一个手势,大个子便开始往后拉,一寸一寸的小心翼翼得,先是出来一个头,接着是半个身子,每一寸的拉力都有可能让已经脆弱不堪的冰面爆裂。

  侏儒已经先撤到安全区了,卓雄深吸了一口气,接着他需要把身体挪到雪地了,这就需要一个手臂的支撑力卓雄小心翼翼的用手肘撑在雪地上,试着用力,比想象中要好一点,接着便是全身的力量全部压上。

  深吸了一口气,另外一只手也放上去,身子开始慢慢挪动,只要再往上一点点,腰部完全倚上去,就完全可以放心了抬起手肘,往前再挪了一步,“咔”得一声,卓雄暗道一声不好,使出全身力气猛得向上一窜。

  “咔”,冰层终于破裂了,他哪里还顾得上瞧,直接撒开脚丫子跑每一步踩到雪地上都是一阵爆裂,查文斌的不远处急得都要跳脚了,卓雄不亏还是练家子,冲击的速度决然不满当他顺利的跑到安全期只听见身后已经开始传来“轰隆隆”的坍塌声,一个足有篮球场大小的雪地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

  坠落的雪块马上开始因为冲击力开始腾起一阵雪雾,过了好一会儿,这些雾气才有所散落。

  豁然见得,那坑洞内成列着的是无数的人,站着的人,他们的脸上都结了淡淡一层的冰霜,这些人很有规律的排列着就像是秦始皇兵马俑里的俑。

  侏儒摸着下巴咂嘴道:“真壮观,是陪葬的么?”

  坑很深,冰层没有完全塌陷,这些“人”身上穿着的还是兽皮而并非布纺,他们的手中拿着各式的武器,有简陋的木棍,也有削尖的长矛,还有石器;有的人脖子上挂着西藏特有的红珊瑚,有的则是用兽骨串起来的项链没有女人和孩子,只有青壮年,这看上去更像是守卫在山脚的一支部队。

  “要下嘛?”袁敏是在征求查文斌的意见。

  查文斌的眼神是出奇的好,这也是他常年用茶水洗眼的好处,因为道士需要比常人更加灵敏的视觉,他得看见更多那些常人所看不见的东西。

  那些人的额头的上都被画着一块铜钱大小的印记,这个标记他有些熟悉,但又不记得是在哪里看到过,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这不是一个字,而是符号。

  脑海中一遍遍的过滤,一遍遍的想,这符号是自己在哪里看到过的。

  “封魂。”

  “你说什么?”袁敏只听见查文斌嘀咕了一声。

  “没错,是封魂咒!”查文斌的声音顿时提高了好多分贝,这样周围的人都位置一惊,这个道士到底是看到什么了让他如此激动。

  想了许久,查文斌终于想起来曾经在哪里看到过这个符号了那一年昆仑山下,云大祭司的那些典籍中,他曾经看到过这个神秘的符号,一个反过来的“卍”字,但是“卍”字的头上又多了三横,当时他和云大祭司讨论这个符号是不是写错了。

  但是云大祭司说这个符号是一种咒语,可以封存人的三魂七魄,让其进入无限的睡眠之中,永不醒来但是云大祭司的典籍上只有符咒的画法,却并没有具体的咒语,也就说这种古老的咒语早就失传了,他称它为封魂,乃是一种歹毒万分的咒或许是此咒过于歹毒,所以先人们只是提起,并未将其流传下来,如今在此地重见,让查文斌一下子就想起来了。

  侏儒瞧了瞧说道:“你是说他们额头上的那个标记?那不是个佛家的‘卍’字么,这里是西藏,出现这玩意不算稀奇,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

  “这个并不可能是单指佛教标记吧,世界各地都有这个符号出现,无论是6000多年前的黄河马家窑,还是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古罗马的拜占庭艺术中,都可见到‘卐’字符号,甚至是玻里尼西亚人南美洲和中美洲的马雅人北美洲的纳瓦霍印第安人,也都用过卐和卍的符号”说完,袁敏还特意看了一眼查文斌道:“查先生,我讲的如何?”

  扎褐无缘无故的冒出了一声:“不过,你们不觉得这些人排列的更像是一多莲花么?”

  查文斌两眼一眯,他发现这些人最中间的那个个子最高,然后呈扇形开始往外分布,层层叠叠,每一层的人身高都是相近,而再外面那一层身高则矮一点而这些身高并不是实际的身高,而是他们姿势造成的,这些人全部都是面向中间那个,然后身子往后倾斜,共计有九层之多,还真的像是一朵莲花。

  “封魂咒封三魂七魄,万世沉睡,‘卍’字意为固信不变,灵魂不灭取人三火悬于顶,封魂不出”何为封魂,如何封魂,查文斌的心中对于这个符号已经有自己的解释他心中突然想到,这封魂之人当时并未死透,只是沉睡,那不就等于是植物人么?

  封魂?植物人?莲花?对了,他突然想起来那张袁敏给他的纸条上写的四个字:圣莲净水!难道解开封魂咒的是圣莲净水?

  翻开那本线装书,查文斌记得书中曾有这么一段记载,说为了找寻神水,他遇到了一段“很高的雪墙”,无论如何也走不过去,后来他是射出一只箭,箭穿透了山墙,开出了一条大隧道,他在这条隧道里走了整整九天。

  谁能用一只箭射开一条大隧道?这几乎是在天方夜谭!但是看了眼前这个大坑,查文斌觉得书中所写的并未戏言,因为卓雄同样是用铁锹凿开了这么大一个坑,如果书中所言属实的话,那么这条甬道不就在眼前么。

  “下去!”查文斌说道。

  “什么?你要我们下去?”袁敏觉得这里到处都是莫名其妙的死人,虽然她不怕,但是不代表着她愿意去和死尸打交道。

  查文斌点头道:“是的,这里才是通向那座山的通道,否则我们是过不去的。”

  “你疯了么?雪山明明就在眼前,你非要从地下钻?”

  查文斌扬了扬手中的书道:“不信我们可以兵分两路,你走地面,我们走地下。”

  袁敏得到的任务是保护查文斌,虽然她只能选择沉默,但是依旧不服气的说道:“你凭什么肯定?就凭你手中那本破书嘛?”

  “书中所言一一验证,我没办法不选择信,而且这座山我现在也知道了,它根本就不是什么孙巴精雪,而是九曲玲珑!”

  “你到底在说什么?”

  查文斌双手怀抱道:“说了,你们也不会懂卓雄,今晚就在此地扎营,我们明早下去。”

  为何查文斌会突然如此?

  那是因为他想起来了云大祭司跟他说的那个传说:“古老的族人原本生活在西南的高原,那里是巫术的故乡,水草肥美,四季如春有一座比昆仑更加壮观的神山叫做九曲玲珑,山顶是透明的,呈九面,每一面都能发出耀眼的光芒有一天,一只大鹏鸟飞至山顶,生下了两个蛋,其中有一枚是白色的,一枚是黑色的黑色的孵化出来了一个恶魔,无恶不作;而白色的则孵化出来了一位真神,他们两个从一出生就开始斗法,最后白色的神用自己的全力将黑色的恶魔封印在了山顶,从此故乡开始万年冰封,而他们也不得已开始迁徙。”

  原本查文斌以为这只是一个传说,但是今天他看到了封魂咒,那是因为封魂就是那个黑色恶魔幻创造的,他以此法取乐,祸害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