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九十五章 脚下是空的

  如若不这般,这趟旅途恐怕是不会有人把他放在眼里了,只有有实力的人才能平等的对话,查文斌深知此番道理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灭魂咒是何等的歹毒,灭三魂毁七魄,一经使出,煞气冲天饶是那几个小子也都对这位道士起了刮目相看之意。

  出乎于袁敏的意料,玄竟然取下了背上的那支短叫在手中走到了查文斌面前,在她的印象里玄自幼就带着它,除了他自己,谁都不让碰,日夜不离身。

  那短剑约莫四十公分,通体乌黑,散发着一阵阵淡雅隽永的古韵木香,查文斌看着玄那平静如水的眼睛,在其他人惊讶的眼神注视下伸出手轻轻得拿了起来一入手中,查文斌便爱不释手,此物他只曾经提师傅说过,但从未见过实物,那便是真宗的雷击枣木剑!

  传说当年天公乘坐火轿车巡视人间,在乘下途中不慎撞在枣树上,使枣树被火焚烧至乌黑,并发震耳狂音而惊动四方,之后人们将此声称作“雷”恰巧天公之神气在此次相撞中亦并传吸至枣树中,从此雷劈枣木中开始由神灵之气相伴,使各方妖孽及不祥之气不敢亦无法接近此树木也开始被人们称为神气木辟邪木。

  雷击枣木是天地阴阳之电结合交泰之精华除了日月之精还有北斗七星之精,金木水火土五星之精,野桃木必须长在山巅之上才能受精于此,并且越古老越灵气,历尽春夏秋冬风寒,昼夜星辰之沐浴最后经过雷电的洗礼,被那九层真雷强行劈中,最后只剩下一块焦黑的木炭这便是雷击枣木,可遇而不可求,一切邪崇惧怕于它“枣”字为“早”的谐音,即早显灵光,早发神威,乃是修道之人梦寐以求的无上法器。

  查文斌轻轻拂过那黑色的巾,质地纯正,钝而不糙,简而又形,实在是一件难得的真品:“万法归宗一书中,将其列为制作法器的第一圣木,如今得以见,果然名不虚传不过小哥,我方才看你只是拿它当做普通武器使,才给那僵尸留了也许余地,你若是将这较所刻的铭文咒法当做敕令配合用起来,它早就一命呜呼了。”

  玄很平静的说道:“我不会。”

  “你师傅没教嘛?”查文斌觉得有些纳闷,如此珍贵的法器绝不是小门小派所能拥有的,而且这柄剑一看就知道是很有些年头的古物,是前朝传下来的异宝,他以为玄必定是道家门人,而且是深得师门栽培的高徒。

  玄从查文斌手中接回那柄短剑用布包好重新背上后便不再说话了,好像这世界上的任何事情都再也和他无关。

  袁敏拍了拍查文斌的肩膀把他喊到了一边轻声说道:“他是弃婴被一个老道收养的,老道在他三岁的时候不知为什么过世了,就只剩下他一人和他手中死死抓着的那把剑。”

  她又转了方向,走到那黯然无神的男子身边轻声问道:“玄,身上的伤要紧不?”

  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玄只是两眼空洞的看着远方,袁敏早就习惯了他的这种“冷漠。”

  “查先生,我建议我们直奔不落神殿而去,你的意思呢?”

  “扎褐说那里似乎很凶险?”

  “我也不知道”袁敏双手抱着胸靠在墙壁说道:“据说那里的太阳永不落下,所以叫做不落神殿。”

  查文斌几乎马上就想到了那段记忆:昆仑绝顶,那个日月同辉的地方,永远不会有黑夜,难道是巧合吗?

  几个人走出洞穴,外面的天空刚刚开始方亮,今天似乎是个不错的天气查文斌掏出罗盘确定了一下要走的方向,这种地方有时候连最老道的侦察兵都会犯错无限之地球人的逆袭。

  路上其他人话不多,倒是那个侏儒和扎褐两人一路不停的叽叽喳喳,半天过去两人俨然是要准备称兄道弟了,闲不住的人总是会自然而然的聚到一起。

  玄依旧是面无表情的空洞着,袁敏则跟在查文斌的身后,她的任务就是保护眼前的这个男子而查文斌则和卓雄并排在一块儿,在没摸清这群人的底细之前,这是他唯一的依靠,生死之交。

  路上偶然也会看到一两座废弃的寺庙,也有膨的骨骼和远处徘回的孤狼,这里的山势忽高忽低,连绵不绝之间蕴含着多少天机这片土地的历史比中原还要早上五千年,如今自己离它这么近,却又感觉那么远。

  这里已经是无人区了,就连部队都没有来过,除了变幻莫测的天气,人们更怕的就是脚下的雪窟窿和山顶的雪崩此处因为常年地震频发,山体经常塌陷,积雪覆盖过后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天晓得哪一脚会踩空走在这些不是路的路上,四周的山上随时都会有雪球滚落,大的足以当场把一队人马活埋,而且雪球那是无声无息的,好比到处都是埋着地雷。

  渴了就随手抓一把干雪含在嘴里,饿了就随手啃一口干粮,这里的水是煮不开的晚上就在靠近有岩体的山脚挖上几个雪洞,塌不塌那就得看命,尽量挑选地势平坦的,这一路走了约莫了四天了,终于发现了有一点线索。

  这一天中午他们继续赶路的时候,在一片空地了发现了四根有些像华表的柱子,这些柱子的四周没有任何建筑物,空空荡荡,就像是平地拔起的四栋孤零零的高楼,让人不注意也得注意这些柱子原始而粗糙,没有雕刻花纹和图腾,就是直挺挺的向着天空,就像是四个卫士守候在这里。

  再往前又走了半天,终于看见了一座非吵美的雪山。

  七座较矮的山头中间有一座高耸的大山,山的顶部有一道华丽的阳光分割线,远远看去,把那山顶照的金碧辉煌,果真就如同是一朵圣洁的莲花。

  国内有这种山势构造的并只是这一处,但凡有莲花形成的的山峰群,要么就是葬着帝王,要么就是被那些千年门派当做了行宫但能和此处比的,单是气势就输了不止一截。

  袁敏也很是兴奋,透过望远镜,她发现在分割线之上的地表的确还残存着一些人造建筑的遗迹,她都可以想象那里曾经是怎样一座宏伟的大殿:“果真是不落神殿,这里也太壮观了”她是见过世面的人,但也被这里的奇景所折服,在鬼斧神工的大自然面前,人的力量实在太过于渺小那种来自心底的臣服,心甘情愿。

  查文斌对卓雄道:“你去找个地方扎营,今晚我们就在这儿休息,明早上山。”

  “好”卓雄依旧选择了打雪洞,这种方式是他从部队里学来的,可以有效的让人的体温在高原的夜里得到保证这一次他打算打个斜洞,就在离查文斌不远的地方,那是个背风面。

  两铲子打下去后,卓雄觉得有点硬,也是因为有些大意了,他以为是冻雪层,就狠狠一脚踩在铲子背上只听见“咔嚓”一声,卓雄暗道一声完了,好在他反应真的是足够快,立马抓着铲子往头顶一举。

  果然,脚下立刻一空,身体跟着就要自由落体,那把铲子及时的横在了塌方口,卓雄只听见身边开始不断传来“吱吱啦啦”得声音,那是冰冻上裂缝快速的向四周扩散,此刻的他别说是喊叫,就是连呼吸都不敢用力了,冰的易脆性让他陷入了一个绝境。

  玄本来是坐在地上闭目养神的,突然他把带着的墨镜摘下往地上一扔,立刻起身道:“有危险!”

  查文斌转身一看,卓雄不知去向了,立刻大喊他的名字。

  “在那?”玄刚准备撒腿跑,才走了两步就停下来了,双手往下一放道:“是雪窟窿,都别动,我们脚下是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