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九十四章 灭魂不出谁与争锋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后,侏儒看见那根挂在悬崖上的细线一颤回头对那个大个子说道:“地瓜子,收线!”

  只见那个大个子单手抓线,迅速的用手交替把线缠在手臂上,速度之快比起转轮都不会慢。

  没过一会儿,玄就单手抓线纵身跃上了平台,查文斌看到他的裤腿两边都已经被抓破了,脸上也有些狼狈之色:“来了!”

  大个子两眼一亮,双手抓线,一个转身,把线往背上一抗,然后甩开步子向反方向大步跑去,只见那线绷的笔直,就像是钓鱼的时候上了一条巨物”

  查文斌原本有心出手,但看他们这幅架势,十有十足把握的,他也想看看别人是怎么对付僵尸的。

  豁然间,一团白色物体顺着那线豁然而上,侏儒故技重施,只不过这一次他手里的网变成了黑色的查文斌一眼便认出那是一张用墨斗线编成的,想不到这些人还是行家,他原本还有一丝的,这会儿全都烟消云散了。

  佛印曾经对苏轼说:“吾有两间房,一间赁与转轮王;有时放出一线路,天下邪魔不敢当”墨斗量天地之正气,决无偏差;僵尸乃至阴至邪之物,墨斗正好克死僵尸。

  那白毛僵尸往外上一跳,正杀气腾腾的要扑玄而去,玄已无路可退,几乎可闻那股腥臭之气侏儒扬手一把漫天墨斗线往上一掷,把那白毛恰好罩在其中,那网眼又是极小白毛僵尸虽然力大无穷,但却被这小小的丝线围得不敢动弹。

  玄单手拉开胸前的布结,一柄通体漆黑的短剑从背后缓缓拔了出来查文斌是个识货之人,当即就发现此物绝不是凡品,那剑暗淡无光,看似一根烧焦的木棍,单论外表着实让人鄙夷。

  右手拿剑对准了那白毛僵尸的胸口,左手化拳为掌托在右手之上,双手同时发力,猛得向前一刺好个干净利落的杀招,玄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放佛只是在做一件很悉数平凡的事情。

  那白毛僵尸被这一剑刺中之后,胸口既无流血也无撕裂,但那身子却慢慢瘫软了下去,到了最后尽是一动不动的躺下了。

  其实这玩意已经不是僵尸了,而是有另外一个名字:魃!

  山海经里曾说过:人死为尸,尸久而不腐而为僵,僵尸经历千载而不灭,吸尽天地灵气,便可成为魃,魃再经千载,等待身上的白毛尽数转换为红毛,就成了旱魃,旱魃一出,赤地千里。

  这只被他们称为雪僵的白毛僵尸至少已经修了千年的道行,而且毛发隐约之间已有泛红的迹象,相信若不是这一次栽在玄的手里,要不了多久它就能成为传说中的旱魃!

  玄从白毛僵尸的身上拔出剑,那僵尸再无动弹迹象,看来这几天一直缠绕在查文斌身边的大麻烦终于被解决了,他也没想到此处竟然会有此物,还一直以为是那丛棺阵内爬出来的想必那百十来口棺材里躺着的人多半也是拜这东西所赐,如此说起来,这个年轻人倒是替自己祖先报了大仇。

  查文斌向前走了一步,抱拳道:“可否打扰一下?”

  玄面无表情的看着查文斌,既无回应之意,也无拒绝之意,查文斌只要硬着头皮继续问道:“敢问阁下手中这柄短剑可是用雷击枣木打造的?”

  原来查文斌期待着他会把短剑借给自己一看,没想到玄把身后的布取下后径直重新把短剑给包了起来,完全无视了查文斌,这让查文斌当场觉得好生尴尬。

  袁敏了解玄的个性,准备过来给查文斌打个圆超却听那边的侏儒大叫一声:“哎哟!”

  查文斌转身一看,那侏儒见玄一剑刺死了白毛僵尸,他便准备打开墨斗天网瞧个新鲜,哪知道网刚开一面,那僵尸竟然一爪子就拍了上来饶是那侏儒以敏捷擅长,却也躲闪不及,被那利爪划破了手背。

  僵尸得以脱逃天网之后,怒气滔天,但他受了玄的那一剑,已经无力再行凶,只是半蹲在原地做嘶吼状,让人不能接近。

  卓雄和袁敏都掏出枪来准备射击,查文斌阻拦道:“不可,它已经是铜尸了,刚才那位小哥的一剑没有完全刺破心脏,让我来。”

  查文斌迅速从袋里翻出那面八卦铜镜大声喝道:“孽畜,跪下受死,我可以为你超度送你一程,如果不然,定要打你个永世不得翻身!”

  那白毛僵尸冲着查文斌的方向往前一扑,但奈何已是重伤,无力行凶,可那表情十足一副要撕碎活人的样子。

  见那僵尸不肯束手就擒,查文斌当即把那卜卦铜镜一翻转,这本来是幽暗漆黑的地道里并无反射光源,却见那僵尸的身上出现了一块光圈,有碗口大小像是这铜镜的反光之作其实这不是光,而是火人有三把火,所以低等的鬼物不敢靠近,人死灯灭,火也同熄但是这种修了上千年的鬼物却有一个本事,那便是重新点亮他们肩膀上的火把,和常人不同的是,我们的火是红黄色,而鬼物的火把则是青绿色,若是能将三火全部引燃,那这鬼物就要成大凶了。

  如今这白毛僵尸便是三火全绿,八卦镜本就是照邪物显原型的,恰好反了了这抹光色,惨淡的绿油油的把那白毛僵尸的面部照得更加让人觉得狰狞。

  查文斌左手拿着八卦镜,右手则不是他常用的七星剑,而是一柄四棱见长的木棍,此物便是天蓬戒尺,乃是道家少出的法器,只有在开坛时才会偶尔搬出来镇场面这回查文斌进藏是做了充足的准备,这方东西那真是有点来头了,据说还是第八代师尊因机缘巧合得到了一方千年桃木,欣喜之下打了这把戒尺。

  此物四棱六面,刻有二十八宿,日月,紫微天蓬讳,南斗六星,北斗七星,每一面都是用金漆描咒,原来这玩意是被藏在查家房屋的大梁之上用红布包裹着的,我和河图几次想偷来瞧个究竟都没成功。

  那僵尸被八卦镜照射之后,气势越发低沉,反射出来的光也逐渐开始暗淡查文斌并不打算浪费时间,上前跨了两步,那僵尸举起手臂还想做凶查文斌当头举起天蓬戒尺朝打下,只一棍,那僵尸就“嘶”得一声怪叫,像是受了极大的痛苦,那只手还想再抬却已经无能为力。

  查文斌举着戒尺准备打第二棒,那僵尸的另外一只手竟然举起来做遮挡状,并连连晃动着僵硬的身子,像是在求饶。

  他本就是修道之人,讲究一个“渡”字,并无太大杀心见那僵尸讨饶了,便有心放他一马,收起戒尺道:“我本该除你,但念你千年道行不易,你若是肯伏法,我待你肉身散去之后替你开坛做法,让你早日进入六道轮回。”

  那僵尸像是能听懂的他话,在众人的注视下,他的额头往前点了点。

  查文斌放下戒尺和八卦镜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从中取出了一粒蚕豆大的药丸道:“那我就当你是答应了,张开嘴”此药丸用的是每年桃树上结的第一个果的核磨成粉,搅拌上黑狗血与童子尿,并以桃树根做柴炼成,也称辟尸旦任何尸体,只要吃下这种丹药,片刻之内心脏便会化作一团浓水。

  他的手离那僵尸的嘴不过一拳的距离,那僵尸倒做了一副配合的样子,可当查文斌拿着丹药准备送过去之时,那僵尸的身体突然向前一倾,另外一只手也随之朝着他的身体插了过去。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甚至让人来不及惊呼危险就在电光火石之间,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查文斌手中的七星剑已经横在了那僵尸的嘴中,同时右脚脚尖往那僵尸的脖子上用力一顶,逼得那白毛僵尸的手臂刚好离他不足一寸。

  查文斌冷哼一声道:“孽畜!”

  左手捏了一个兰花决,中指用力一弹,那枚辟尸丹不偏不倚的进了僵尸的喉咙丹药入喉,片刻之后,那白毛僵尸的手便垂了下去,查文斌脚尖一松,那僵尸的身体便往前一倾,这下是真的不会再动了,嘴中隐约流出了一股墨绿色的血迹,证明他的心脏已经化成水了。

  袁敏看见查文斌这一套身手也不禁开始重新审视起这个看似普通的男人来:“查先生,好手段!”

  不料查文斌却没就此罢手,只见他从怀中掏出一枚三寸有余的钉子对那白毛僵尸的尸体说道:“这等妖孽,决无机会再让你作恶!”单掌猛地向那僵尸的脑壳上一拍,那枚钉子瞬间没入,那僵尸原本已经不动弹的身子一颤,像是触电了一般,接着的脑袋再次一歪,这回算是彻底死透了。

  这番使出灭魂钉是查文斌有意而为之。

  有道是七星宝剑,号令阴阳,谁敢不从?灭魂不出,谁与争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