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九十三章 天地玄黄

  夜晚还是在那个洞口,查文斌他们三人用的是睡袋,而那几个奇怪的人则就是和衣而睡高原夜间温度极低,可以达到零下二三十度,而他们的身上的衣物并不厚实。

  折腾了两天,查文斌很累,毕竟他只是普通人,对于高原环境尚且不能完全适应,迷迷糊糊的就着火光就睡着了。

  半夜里,扎褐被尿给憋醒了,想起夜但门口处横七竖八的睡着四人,他怕打扰到了人家就往里面走了走 这条地道昨天他们都走过,扎褐很自然的来到了一个拐弯处,离营地也不过就十来米的路,但是能遮挡住外面视线。

  扎褐方面完后便往回走,他这几天也累,还能补个好觉刚走过拐角处,一个人储在外面,黑布隆冬的也瞧不清是谁迷迷糊糊地扎褐以为也是个起夜的,就把身子往墙上靠了靠,好让别人过去。

  那人倒是径直朝着他走了过来,到了扎褐身边的时候突然把他的肩膀往下一按,那股力道之大超乎了他的忍受力,顿时就被按倒在地上那人“嗖”得一下就从扎褐的身上跨了过去,接着又有两个人紧跟着走了过去,其中一人还笑嘻嘻的在扎褐背上踩了一脚。

  扎褐莫名其妙的被摔了个狗吃屎,还被人踩,哪里受得了这个气,连爬带滚的去喊查文斌,被他这么一吵一嚷,查文斌和卓雄都醒了。

  醒过来一看,营地里只剩下他们仨和那个女的还在,其他人已经不知去向了扎褐一口咬定是那三个家伙欺负他,但那女的却闭着眼睛像睡得很熟的样子。

  扎褐也是得理不饶人,硬要拉着卓雄帮他去讨个说法,卓雄好不容易被拉了出来起来后,里面的三个人已经出来了。

  扎褐气势汹汹的冲上去,指着那三人道:“刚才是谁打我的?”

  那个瘦小的侏儒男子嘻嘻笑道:“笨喇嘛,他不打你,你就死了。”

  这时那个女子也站了起来,她径直走到那个带着蛤蟆镜的男子身边道:“玄,你受伤了?”

  此时,查文斌才注意到那男子的手臂一直在轻微抖动着,有一道血箭顺着衣袖从他的手背上滑落读读吧。

  那名叫玄的男子似乎没有接受女子的好意询问,只是默默的走到了他本来的位置继续蹲了下去闭目养神。

  那女子只好又去问那个侏儒:“怎么回事?”

  那个长相滑稽的侏儒笑嘻嘻的比划道:“他的速度比我们俩都要快,等我们追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这样了。”

  女子摇摇头,在她的记忆力,玄永远都是这样:“都去睡吧。”

  查文斌走到那名叫玄的男子身边蹲下来道:“小兄弟,能不能把你的手臂拿出来让我瞧瞧。”

  那男子额头微微一动,把那副蛤蟆镜往上推了推,出乎他们意料的是他把手真的伸出来了。

  查文斌轻轻拉起他的衣袖,两个黄豆般大的孔赫然留在了他的手臂上,血就是从那里流出来的。

  看完后,查文斌当即说道:“是僵尸咬的”他急着去翻自己的八卦袋,想找一些东西替他先治治,没想到这里竟然还会有僵尸,看来是自己大意了。

  不料那男子却把衣袖又拉了回来,低声道:“不必了,是雪僵,我没能抓住他”他的声音极富磁性,低沉而清晰。

  “不行的,你是被僵尸咬的,有尸毒,我得替你去除……”查文斌一边翻着包一边说道。

  但那男子似乎已经没有理睬查文斌的意思了,鼻孔里已经开始发出鼾声,这小子竟然已经睡着了。

  “真的不必了,查先生,谢谢你”说话的是那名女子,也许是见到了查文斌很在意自己的人,她终于开口多说了一些话:“他叫玄,我是天,你们也可以叫我袁敏”她指了指那个高个子说道:“他是地,那个侏儒叫黄我出生的时候就没有父母,很早就被送到了组织,那里有很多跟我一样不幸的孩子,也包括他们三个玄从小就不会开口说话,一直到有一天他在任务时被僵尸抓赚我们都以为他没命了,没想到他竟然用手硬生生捏断了那僵尸的脖子后来,我们才知道他这人很特别,被僵尸咬了也不会中毒一起来的一共有三百多个孩子,年复一年的淘汰过后,就剩下了我们四个。”

  查文斌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可以对尸毒免疫,他师祖云夕子可都是死在了尸毒之下:“天地玄黄,他当真可以扛得住尸毒。”

  “放心吧”袁敏想了想又说道:“你是他第二个主动开口说话的人。”

  查文斌怀着忐忑的心躺下了,他还是的那个年轻人不过从那两个血洞来看,他流出的血的确是殷虹的,而不是尸毒特有的那种黑色,难道这世上真有此奇人?

  大约过了五分钟不到,那个叫玄的人又站了起来道:“它要来了”跟着,他便起身又朝着那通道里面走去,这一次,所有的人,包括扎褐都紧跟在他后面。

  玄的速度并不快,他的后背上斜背着一样东西,长约五十公分,用布包着离着下一个拐弯不足五米的地方,玄蹲了下来,他把耳朵贴在了地上,这样大概贴了有足足一分钟,他豁然起身,两腿一蹬,如豹子一般射了出去。

  后面的人根本来不及反应,查文斌喊了一声:“追上他!”

  那个侏儒的速度算是极快了,一马当先,这一追就追到到了那块断崖边,那个侏儒正在断崖边上蹲着,玄低着头像是在往断崖下面看什么。

  查文斌提醒道:“这里有一种怪鸟,还有一条巨蟒,都能伤人,小心为上。”

  玄从腰间拔出了一把精美的匕首往手掌上轻轻一划,然后捏着拳头把手伸出了断崖,由拳变掌,鲜血立刻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往下落。

  谷底顿时传来一阵骚动,那怪鸟的叫声已经开始发出了,不等查文斌提醒,一只大鸟冲天而上就欲扑向玄那个侏儒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怪笑,呆那只大鸟未到将到之际,突然猛的跳起双手一扬,一张硕大的网瞬间张开。

  那怪鸟躲闪不及,被那网正中,侏儒把手中的一根绳同时向后一抛道:“地,交给你了”那个一直沉默不严的大个子把绳索往自己的胳膊上左右一缠,一个马步随即扎下。

  那怪鸟被困在网中,死命挣扎,那网也不知是用什么材料造的就是不破,但是力气确实极大那个大个子无论大鸟如何,就是巍然不动,这让查文斌想起了大山。

  那网越收越紧,鸟可以挣扎的空间也越来越小到最终缩成一圈还足有一牛犊大小的鸟被困成了一团球给拉了上来。

  袁敏看着那网中已经不再挣扎的鸟道:“好家伙,伏地鹫鹰,这么说来不落神殿的传说是真的。”

  “什么?”查文斌问道。

  袁敏指着地上的那只怪鸟说道:“这种鸟传说之生活在永不见天日的黑暗世界,是远古冥界里的生物,它的存在起码告诉我们伏地冥宫是可能存在的,那么不落神殿也就会存在。”

  扎褐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说道:“伏地冥宫?不落神殿?一万年前?”

  见查文斌还是一副云里雾里的样子,袁敏说道:“查先生,你不是要去不落神殿吗?”

  查文斌觉得很莫名其妙:“我只是想来找一种水的。”

  袁敏笑道:“那就是了,只有找到部落神殿,才有可能找到你要的那种水。”

  却见扎褐此刻已经跪在了断崖边,双手合十的不停朝着西方天空朝拜道:“天呐,佛祖明鉴,不是我要有意冒犯神灵,我什么都不知道。”

  “文斌哥,他们在说什么翱”卓雄也很不解。

  查文斌摇摇头,他决定等下好好问问扎褐这是怎么一回事。

  “咔嚓”一声,玄已经扭断了那只怪鸟的脖子:“雪僵已经在下面了,你们等我。”

  接着便是让卓雄这位老侦察兵都觉得大开眼界的时候,一根还没有火柴细的绳子从一个塑料盒子里被拉了出来,玄在腰间挂了一个锁扣那根绳子的一头被固定在在一根插入石缝的铁纤上,只见他往后一跳,双脚不停的蹬着石壁,身体急速开始顺着细绳开始下降……。

  卓雄拎起扎褐问道:“扎褐,怎么回事?”

  “他们,你们,我们”他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结巴了好半天终于捋顺了舌头道:“不落神殿是传说中苯教的神殿,也是魔鬼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