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九十二章 逆

  那人双膝环坐,双手做宝盒装架在膝盖上,身上的衣物尚在,穿的是一件极为考究的道袍,看材质用的是定好的鹤毛拈绒,然后编织而成的这种道袍也被叫做鹤氅,即使是在一些大教大派里也是极其罕见的,只有掌教才有资格穿着那上头绣了七只白鹤,或低头,或展翅,各个是栩栩如生。

  那人的怀中还有一卷羊皮纸放在双手之上,查文斌在他面前先是磕了一个头,然后恭敬的取下了一卷羊皮纸,摊开一看,上面用红色朱砂写了一行字。

  余性耽孤寂,而不能自闲 ”法印道宝,自束发入道至今,无数十日相离也三十以前,讲道德之学,所坐之处,典籍环绕如獭祭;三十以后,以法印与天下相驰骤,恒彻夜以求真道;四十以后,始入蕃,临天际图登仙。

  唤童子各乘一骡,山行失路,不辨东西,忽余人自悬崖草庵跃下,疑为贼渐近则长皆七八尺,身毵毵有毛,或黄或绿,面目似人非人,语啁哳不可辩,知为妖魅遂以法引之,草庵内有窟,悉数封之。

  此殆妖魅纵恶伤肌肤三寸,偶差一念,遂魔障遂生以道力强祭三昧真火自焚,以保门户之清浊,呼童子执印归山,但求山门香火之延续。

  以上便是全文,查文斌一字不差的念了出来,当他念到落款的时候,手指都在已经颤抖了,停顿了好一会儿才低声说道:“云夕子绝笔。”

  放下羊皮卷,查文斌朝着那个人再次下跪痛哭道:“弟子查文斌不肖,惊扰师祖圣尊”说完又给那人行了三跪九叩的大礼,礼毕了才站起身来对他们说道:“云夕子是天正道第二代掌教,祖师爷凌正阳的嫡传关门弟子,门中族谱记载他云游天下后未归,没想到是在此处坐化了。”

  卓雄提议道:“那尸骨咱给移出去吧?”

  查文斌把那毯子重新给披上后道:“以云夕子师祖的道力,强祭三昧真火焚烧肉身,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就让他守着这片亡灵,免得将来再出来害人。”

  又拿出些许干粮,从卓雄那儿倒了酒水,摆在这里当做祭品,点了香烛,再烧了纸钱,办好这些事后再磕头告辞。

  顺着西南角一直往上走,果真有一块石板,石板的反面贴着两道镇守用的符纸,但都有残缺,想必是被老鼠之类的给破坏了,符上还能辨别出写的是:敕令捆仙索大将军到此镇。

  石板已经被移开了,足够一个人出没,爬出石坑外面的天已经是傍晚了,这才发现此处正是那废弃寺庙的后院那日他们几人倒也去搜寻过,想是洞口被积雪埋了没发觉,那僵尸便是从这里爬出来害人,误让查文斌以为是从里面出来的,白白兜了这么大一个圈还差点枉送了几人的性命。

  看着手中那本泛黄的线装书,结合地道里的师祖遗含查文斌心中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设想:云夕子师祖会不会也是因为这本书而到的这里?

  查文斌看着身后的这片寺庙对扎褐问道:“这里会不会就是你说的那个闹弱郎的寺庙,到最后所有的僧人都成了弱郎。”

  扎褐点点头道:“不是没有这个可能,那个说法由来已久了,我们这的人不兴杜撰,因为说假话佛会怪罪的,所有的传说都是有根据的。”

  “那有没有说后来那些弱郎是怎么被制服的?”

  “那就没有了。”

  查文斌没有再多问了,今晚他们准备换一个地方过夜,外面的风雪也退,得乘着天完全大黑之前找到露营的地方。

  按照季云龙给的地图,孙巴精雪山距离他们要去的地方应该至少还有六七天的路程,三个人正准备走的时候,天空传来一阵“轰隆”声。

  一架直升飞机在他们面前约莫二十米高的地方悬团,螺旋桨巨大的风力吹的人睁不开眼,只见一个个人上面索降而下,机尾处那个红色的五角星标致意味着这架直升机是属于军方。

  一个身着黑色劲装的女子全部武装的走到他们跟前问道:“谁是查文斌?”

  查文斌大量了一下,这女子约莫二十几岁的年纪,但眉宇间却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刚毅,他上前走了一步道:“我就是。”

  那女子也对查文斌上下打量了一番,又从口袋里翻出了一张照片比对了一番,这才正色道:“接下来,我和我的人将会陪你们一同进山,消你们不要让我失望。”

  来的一共有四个人,三男一女,除了这个女子,还有三个男的其中一人的体型格外大,那身形比起大山有过之而无不及,闭着眼睛做养神状;还有一人的体型只有一米五左右,正笑嘻嘻的盯着他们看着,手中不停的来回丢着一把尖刀;最后那名男子倒是稍显正常一点,只是脸上戴着一副黑色的蛤蟆镜,也看不清到底长的是啥样。

  那女子说完话就准备掉头要走,查文斌道:“我为什么要和你们一起?”

  只听那名瘦小的侏儒男子讥笑道:“喂,男人婆,他说他不需要你,看来你果真是到哪里都惹人厌,怪不得嫁不出去。”

  那女子的脸上宛然一笑,竟然露出了一丝妩媚之意,片刻后就听见雪域高原上响起一声枪响。

  “他妈的,你个男人婆怎么这么凶,说翻脸就翻脸!老子还没有生儿子呢!”

  这一切发生的时间不足短短一秒,查文斌没有看清,扎褐更加没有看清,唯独卓雄也只看清了个大概。

  那名女子拔出了腰间的手枪,举枪上膛瞄准射击只是在电光火石般的一秒钟左右,这一系列的动作卓雄自认为自己做不到,就是当年放眼整个军区也不会有超过三个人能完成!而那个侏儒的反应则更加要让人觉得恐怖,不到五米的距离,枪的射击方向是他的裆部,但是他却在这一瞬间完成了原地起跳,那子弹的弹道微微向下偏离了几公分,只是擦破了他的裤裆而已。

  那女子把枪口竖起,用鲜红的嘴唇吹了吹道:“下一次,你就没有说话的机会了”然后她收起枪对查文斌道:“那个叫纪云龙能不能活命就看你的了。”

  卓雄往前一步道:“什么意思?”

  那女子脸上浮出了一丝红晕,又多出了一股让人说不出的好看,只是下一秒她又换了一副冰冷的表情,用手往自己的脖子上一拉道:“他犯下的错足够军法处置了,不过我只负责属于我的任务,至于他么就看这位大名鼎鼎的查先生提供的信息准确度。”

  查文斌笑笑道:“你们比我预想的要快,老刀是你们的什么人?”

  “失败者的名字不配让我记得,组织很重视你们这次的行动,我们四个得到的命令就是让查先生顺利完成自己的事情。”

  “条件呢?”查文斌问道。

  他知道纪云龙作为一个军人犯下了严重的失职罪名,所以他留了一封信让他带出去,那封信的背面他画了一个极为特殊的标记:反过来的阴阳八卦图,这就是那个组织的代号:逆!

  任何一个朝代的政权除了表面的正规力量之外都会存在一支特殊力量,一群由能人异士组成的地下组织老王是属于那个组织的,也是他一手把查文斌带进了这个组织,只是查文斌一直游离于组织之外,他本就是个乡村野道士,闲云野鹤般的过惯了。

  但是他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从来都是被人监视着的,只要一只脚踏进了那道门就再也没有机会出来,因为他已经上了“逆”的名单。

  “我只负责完成任务,条件么,等结束了我想自然会有人开口的。”

  查文斌扬了扬手中的线装书道:“你可以跟他们汇报一下,我没有什么把握。”

  “不用汇报,有把握的事,我们从来也不做,今晚也不必走了,还是原地过夜吧,反正该收拾的你都替我们收拾了,咯咯……”说完,她又从背包里丢了一份东西出来,那是一个文件袋,上面有火漆封着口。

  “有人让你带给你的,说是可能会有用。”

  查文斌拆开那个文件袋,里面只装着一张白纸,拉开白纸一看,上面写了四个字:圣莲净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