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九十一章 自家的符

  这就是“道”字的小篆体。那黑蛇是卯足了劲的,卓雄拿着八一杠几乎就顶在它的脑门上扣动了扳机“咔”得一声,这是枪械因为没有子弹可以供给后发出的空仓挂机声,卓雄刚才一忙就没来得及补弹夹,这会儿手上的八一杠就彻底成了一烧火棍。

  蛇的脑袋比身子要粗,那个洞口还有些乱石,它依旧在胡乱的拍打着,那蛇芯子几次都差点要舔到卓雄的脸上卓雄举着八一杠,用枪托朝那蛇鼻子上砸:“操,真没路了!”这里方圆不过一卫生间大小迟早得成了这条大蛇的点心,与其葬身蛇腹倒不如下去会会那僵尸,起码对付那东西,查文斌还有几分把握:“扎褐,跟我抬开石板!”

  “翱那下面可有弱郎啊”查文斌一只手已经搭在石板上了:“你想被蛇吃掉嘛?”扎褐连连摇头道:“不想,真不想”他一边默念佛祖保佑一年叹道:“前有蛇,后有弱郎,这么倒霉的事情怎么都让我给遇到的呢”

  那边的卓雄已经顶不住了,那蛇已经扫空了外围的石头,盯准了里面的三个人后把身子猛得向后一收,这是蛇类进攻前的必备动作,下一秒它就会像离弦的箭一样冲杀进来卓雄转身也去帮忙,三个人合起来一发力,那块石板“吱嘎”一声,总算是开了一个黑影“嗖”得一下就从下面窜了出来,与此同时,外面的大黑蛇的脑袋已经扬起“嘶”得一声往洞里一扎电光火石之间,大黑蛇只觉得自己的嘴里叼住了一样东西,脖子往后一收就带了出去扎褐和卓雄都要看傻眼了,一个瞬身穿着红色衣服的僵尸还没来得及发威竟然被那大蛇给咬了。

  查文斌赶紧催促道:“下去,快!”卓雄是最后一个下去的,临走前他看到那个可怜的僵尸被那大蛇衔在嘴里左右晃动了两下过后就给囫囵吞了刚把石板重新移上,那大蛇又吼叫着扑了进来,这石板用的是凹陷安放的,如果没有手伸进槽内是决计移不动的,那大蛇空有蛮力,却也无可奈何这里。

  下去之后是一个一人宽左右的地道,歪歪长长的走了约莫有十来米就到了一处空地,地上还散落着不少火把,超子随手捡了几个,熄了手电,用火折子点上这里是个一个大厅,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大,里头横七竖八的排列着很多棺木,每一口的棺材头上都有一张纸贴着,有的纸保存还完好,有的则已经破损了查文斌来到一口保存完好的棺材面前,他蹲下来看着那纸,用手指轻轻扫去上面的灰尘之后,一行红色朱砂画的图案慢慢显现了出来,上面写着一道鲜红的大字:敕令灬白乙大将军到此!

  “镇尸符!”他心头大惊,没想到在雪域高原的这么一处地下世界中竟然发现了茅山派惯用的符咒:镇尸符符的脚下还有一枚印章,上面那几个小篆体让他觉得格外扎眼:天师道宝!他又从怀里掏出一张空白符纸往那张棺木上的一贴,大小刚好一致,查文斌顿时瘫坐在了地上卓雄和扎褐赶忙把他扶起来问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虽然他们也对这里出现了大量的棺木和那些符印不解,但查文斌也不至于这样吧。

  查文斌看着手中的空白符道:“不光有问题,而且问题很大”卓雄安慰他道:“不就是符印么,说不定是哪个高人以前来过,见这里僵尸众多就做法镇压了,也没人说西藏地区从来没有道士来过啊。”

  “你们不懂这张符的含义的”说着,查文斌把手中那张空白符递给了卓雄道:“道家各门各派都会用纸来画符,分黑黄两种过去我们道家门派众多,各家又都有自己的独门符印但更多的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那些都会使的符印符的画法基本都是一样的,所以为了区别这符是哪家画的,各门派就从这纸的尺寸上做了区分有的门派黑纸符用的是三十三的,黄纸则用的是九,有的是三十和七,而我们天正道是小门派就选了二十三点三的黑纸和五点三的黄纸,都是要自己比照好尺寸用金剪刀裁的,误差一点半点都是不行的尺寸就是各门派的区别,就像是你们部队里的番号,每一个队伍都有属于自己的编号,错不得,也不会错。”

  卓雄拿着空符比划了一下,大小和棺材上贴的还真是不差一丝一毫:“你的意思是这符是天正道的前辈贴的?这会不会是巧合罢了”查文斌接过那张空符道:“要说是尺寸上的巧合也就罢了,小门小派外加那些个闲云野鹤般的高人也多,尺寸碰上倒也有可能”他掏出自己那枚用红布包的大印翻出那印底道:“这枚印是从第一代创教师祖掌门凌正阳手里传下来的,外人决计不会有,但是你们看”他把那大印往空白符上一戳,“天师道宝”四个大字就落在了符的右下角处,跟那棺木上符脚落的印完全一致。

  “印是门派独有的,是各自的象征,每个门派的印都可以刻这四个字,但是手法却决计不会一样。那个时候的印章都是手工雕刻,不可能雕出两枚一模一样的印章,而且我的这枚印有个瑕疵,那就是“道”右边三竖是两边短中间长,据说是师祖故意为之,他认为天地人三者应当是以人为大居中你们再看这枚符印也是两短中间一长,这印就是手里这枚落的,我不会看走眼的。”

  他们两人一看,果真是如此,这么说来,此处在很早之前就有查文斌的门派前辈来造访过,但是是谁呢?查文斌可从未听清风道人有提过这码子事情,而且看这里的场景,少说也有千年的历史了,那至少也是门中最早的几位掌门之一卓雄说道:“那这样说来就一定是师祖在天有灵,保佑文斌哥来了这里让我们躲开了那怪蛇的追击,冥冥之中安排好的。”

  “会是谁呢?”查文斌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自古以来西藏就是佛教的控制地盘,中原道教竟然会在这里出现,并且留下了数量如此众多的符印看那符印的笔记,铿锵有力,笔锋之中透着一股浩然正气,若是查文斌这个道行了,他认为自己还做不到会是那本书的作者嘛?他也想过这个问题,可是书中只提到过有道天堑在此便离开了,并没有提过有这样的棺材阵啊不过既然能确定是自家先祖曾经到过此地,查文斌的心头又稍稍平静了几分,看着那些棺材,他能猜到这里面八成都是僵尸数了数,这里一共有一百零三口棺材,有的已经打开了,有的还是封闭着的,大部分都是保存完好的,被打开的只有四口棺材其中一口棺材上的灰烬最爆可以看得出是因为最近才打开而抖落的,估计刚才那个喂蛇的就是里面的主那这些棺材里头埋得有都是些什么人呢?刚才那个速度太快,几个人也都没看清楚,如果不是怕先祖怪罪,查文斌有想打开一口瞧瞧的冲动。

  卓雄在西南角发现了出去的地方,他探到那儿的温度比较低,估计是通向外界的出口查文斌给这些睡在棺材里的亡灵上了三支香后便准备起身告辞,告诉他们自己不是有意打扰,只是借个路走过去的时候,查文斌的目光被大厅中央一处神龛涅的东西吸引到了,那东西外面盖着一层厚厚的毛毯,上面也挤满了灰,从几个方向看他都觉得那毛毯下面该是有什么东西的“等等”查文斌喊道他只身走到了那块毛毯处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用七星结轻一挑毛毯缓缓被他挑起,慢慢的露出了里面的真想:一个面部已经焦黑的人正团座在神龛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