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九十章 再陷绝境

  扎褐揉着屁股一边鬼叫一边继续扯道:“说起佛法我绝对不如他们,但要说这野史,我绝对能算半个专家你们别不信,苯教在那一场浩劫之后把很多佛像都转移到了地下,表面上弄个印度佛糊弄王室,下面继续该怎么拜就怎么拜,我看这里就是一个地下苯教的寺庙。”

  这大佛足足几万斤,卓雄笑道:“这么大尊佛像,谁能转移?”

  “那就是现场开凿的么,用你们中原的话说就叫做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扎褐这话倒是说到查文斌的心坎里去了,这种事的可能性很大,宗教的信仰在面对王权的强势之时不得不低下头颅,但是他们不会放弃心中的理想。

  “不管是移到下面来的,还是后天开凿的,那至少说明这里曾经有个大型工程,有工程就有出路,我们赶紧找找”等到下面那个蛇蛋坑的火苗都熄灭了,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一股烤蛇蛋的香味,惹得扎褐连流口水,哪里还有半点出家人的样子。

  这里的空间很大,而且没有光,藏区自古多地震,这么个空心地带要想找一条出路并不简单三个人花了许久的时间也没半点眉目,卓雄寻思着要真不行就从入口处原地返回,只是那头适合登山爪着力的点就剩下几个烂木头,牢靠度真的不好说折腾了。

  半天之后找寻新出口的想法暂且搁置了,林娃子的死因至今还没查出个三三两两,自己的小命却都要交代在这里了,查文斌也不想继续呆在这里,所以三个人准备原路返回试试还没走到洞口呢,就听见外面“呼呼”作响,怪叫声和撕咬声交织在了一起,一条比刚才那条红蛇更加巨大的黑色巨蟒和那只怪鸟正在互相较劲,而且是黑色巨蟒占了上风那蛇仗着自己的皮厚已经把那鸟给卷在了身子当中,自己的脑袋则彻底埋进了身子下面,任凭那只大鸟怎么啄,只顾收紧着自己的身子,照这么下去,那只大鸟要不了多久就得一命呜呼。

  查文斌把两人身子往后一推道:“是雄蛇!”这里满是蛇蛋被烧的香味,蛇的嗅觉灵敏,发现自己的子孙后代被人一窝端了还不赶紧来酒驾,没想到遇到那天敌怪鸟阻拦,不过若不是这鸟怕是这蛇早就进洞收拾他们三个了。

  卓雄已经举起八一杠瞄准了,扎褐怕了惊了那蛇道:“你干嘛?”“救那鸟啊”扎褐白了一眼卓雄道:“刚才就是那破鸟把我抓过来的,你还救它?”

  卓雄把手微微一抬已经瞄准了那大蛇的身子:“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你刚杀了人家老婆孩子,它能放过你?”

  “呯呯”卓雄连放两枪,那蛇一吃痛身子一松,那头怪鸟乘机翅膀一爬朝着谷底飞去,留下了一地的鸟毛,看样子是伤的不轻了那两枪没要了黑色巨蟒的命却彻底激怒了它,硕大的尾巴一扫砸的地面都微微一颤,张开血盆大口仰天长啸,扎褐率先掉头道:“佛祖保佑,快跑!”卓雄放这两枪准备是让鸟和自己来个配合,用干掉母蛇的办法同样来干掉雄蛇,没想到这大鸟在关键时刻和扎褐一样不讲义气率先跑了,他和查文斌也只好跟着玩命的冲进洞里大蛇很快就发现了是这群人伤了自己,新仇旧恨一起来,昂着脖子就往洞里一钻虽然这蛇的体型巨大,但好在速度并不是很快,不过这里面也是死路一条,卓雄一边跑一边想大不了到时候就拼了算了等他和查文斌跑进洞里早就没了扎褐的影子,谁知道这小子躲哪里去了,卓雄检查了一下弹药索性瞄准了进口,一等到那对绿色的眼睛出现的时候,就朝着那大蛇来了一轮点射。

  无奈那条蛇的头部鳞甲实在太厚了,以八一杠的威力也只是伤了个皮毛,虽然能延缓大蛇的攻击时间,但这么耗下去葬身蛇腹也是个早晚的问题查文斌站在卓雄身边看着,面对这种大自然的绝对力量,他是半点忙也帮不上了,突然他觉得有人在拉自己的衣服,扭头一看,是扎褐“这里有个洞,快来!”原来那小子先跑进来之后想找个藏身之所,一转溜就跑到的佛像的后面蹲着,这一蹲他还真就在佛像的背面发现了一个洞看见卓雄在那儿抵挡怪蛇,他用手撑在佛像后面偷看,打到激烈处他也跟着一用力,佛像的背部就让他给按的“凹”了进去,这才发现这里有一个洞,大小刚好能钻进去一人。

  查文斌赶紧说道:“卓雄,撤!”卓雄见有了退路,把保险挂到了连发慕,一通乱扫过后,弹夹里剩余的子弹全部都射了出去,打得那地上是火星四射,也不管那蛇如何了,跟着就跑到了后面扎褐伸出手来一拉,他也跟着钻了进去三人刚进洞,那大蛇就赶到了,扎褐慌乱的把那块推进去的石头重新给填上,三个人又合力堵着那石头,大蛇总算是没能进来,只是不停用身子乱敲打着佛像,震得里面的人耳膜都要破了折腾了好一会儿,那大蛇总算是消退,扎褐说它准是是去看自己的子孙后代们了。

  他说藏区的蛇都是有灵性的,有仇必报,他们这回是多亏了佛祖保佑,才在这大佛的脚下给他们开了一个庇护所卓雄发现里面还有好些石头,又都给搬到这里堵上,估摸着差不多了,三人才开始大量起来,原来这座佛像的内部基本都已经给掏空了佛像内部的地面是光溜溜的大石板,卓雄用枪托敲了敲发现有回声:“空的!”

  三个人兴奋得用力掀开那块石板,满怀期待的下面出现通道,然后便可以顺着这里重新回到外面的世界掀开石板的一刹那,扎褐低头去瞅,这一瞅不要紧,吓得他赶紧把手往回一收大叫道:“鬼啊”本来这里的气氛就够紧张了,扎褐这么一喊惹得卓雄不耐烦了:“鬼叫什么呐!”扎褐指着那只枯瘦如柴已经伸出来半个的手臂一时吓得竟然说不话来,只是不停的用手比划着,那话就跟茶壶里煮饺子一样到了嗓子眼就是出不来卓雄和查文斌才懒得管他,两人一用力,“轰”得一下把那石板给掀开了,这时扎褐终于憋够了劲,用足了全身力气大喊道:“有弱郎!”

  查文斌低头一看,一个头戴着红色帽子的东西正在网上爬,其中一只手已经抓住了卓雄的脚腕子,他立刻大声道:“小心脚下”提醒已经晚了,那东西的力气何其之大,卓雄还没回过神就被那红色帽子拽着脚腕往下一拉,双腿立马就跟着掉了进去好在查文斌眼疾手快,顺势一把握住了卓雄的手腕,一个在上面拉,一个在下面扯,但是力量的天平却开始逐渐向下倾斜瞧见扎褐在那不知所措的样子,查文斌大喊道:“愣着干嘛呀过来帮忙啊!”

  扎褐这才想起来,但是两人合力依旧敌不过,渐渐地卓雄的腰部都开始消失在洞口了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查文斌眼珠子一转心里有了主意,他问扎褐道:“你是佛门弟子对吧?”扎褐怕查文斌让自己去除僵尸,立马解释道:“我不会法术的,我只是老喇嘛收养的……”都这个时候,查文斌是好气又好笑,也没工夫跟他扯了:“没问你这个,你既然是佛门弟子就应该还是童子之身”扎褐那张脸刷的一红道:“这个么是自然。”

  “脱裤子,快!”查文斌命令掉“翱”扎褐赶紧捂住自己的裤子道:“你这是要干嘛?”“没人稀罕你那玩意儿,脱裤子,朝着坑里尿,快!”用童子尿克邪,查文斌这是情急之下没办法的办法不过本来扎褐都要吓出尿来了,只不过一直憋着没好意思,这会儿被查文斌这么一吼,他倒是顺利的解下了裤子朝着坑里闭上眼睛就开始放水只听卓雄骂道:“你他妈能不能准点,全都淋到老子头上了。”

  扎褐这可是真宗的童子尿,这尿一下去,卓雄顿时觉得脚腕子一松,趁着这机会,查文斌用力一拉,卓雄顺利就爬了上来,两人又赶紧把石板给抬了上去重新压着卓雄看着嘿嘿直笑的扎褐,嗅了嗅自己的身上嘀咕道:“吃的什么玩意,这么骚……”

  看着卓雄脑袋上的湿头发,扎褐都笑的直不起腰了,顿时又感叹原来自己的尿还这么厉害,都能赶跑弱郎了他准备逮着这个机会好好损一顿卓雄,不料外面的那些石头突然传来“轰隆”一声,接着那些石块就开始滚落了,没一会儿,那对绿油油的眼睛就出现了外面!卓雄抄起八一杠把查文斌护在身后骂道:“,就你股尿骚终于把这玩意给惹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