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八十八章 蛇鸟斗

  “可里面?”方才扎褐被拖进去的涅还历历在目,这人是过来了,真要进去卓雄心里也有点没底。

  估摸着那鸟一会儿又要上来,查文斌一把推着卓雄往洞里进:“别管了,先进去救人!”

  果不其然,地下那怪鸟的叫声又开始了,不过这一次它只是盘旋在高处并没有袭击的意思,查文斌可不想猜这只鸟到底想干嘛,被鸟摆在这儿当祭品的味道可不好受 ”两人打着手电一股脑的钻进了背后那个洞里大喊着扎褐的名字。

  进洞一看,地上有一道明显挣扎过着的痕迹,那是被强行拖拽后留下的。

  “得快了!”两人哪敢还做酮,也不去管那两边的白骨了,一个劲的猛跑猛跑,跑进去没多远,一个巨大的底下大厅出现了说是大厅,那就是一个中空的山体,地上开始出现了平整的石板,一条台阶通向下方,不远处一对绿油油的眼睛正在对着他们。

  卓雄尖,率先发现了,他指着离自己约莫五十米外的暗处叫道:“在那!”

  当他和查文斌跳下台阶走了不到十步的时候,停下了,是不由自主的停下。

  “那是什么?”

  不远处,一条巨大的蛇绕着一座约莫有十米高的神像,那蛇通体赤红,一对绿色的大眼睛比蕲封山的那条蛇还要大上几分,此刻它的头正绕在那尊神像上,不停的往外吐着黑色的信子,嘴里不停的发出“嘶嘶”得叫声说是蛇,但是这蛇的头上还长着一对“角”,那家伙要远处看过去那就是活脱脱的龙啊。

  “哎哟妈呀,救命啊。”

  “扎褐!”这是扎褐的声音,查文斌不敢轻举妄动,他努力的用眼睛搜索着这巨大的一片区域。

  那蛇听到扎褐的叫唤后立刻把身子往前一探,卓雄捕捉到了这一丝信息,在他们的前方有一排石头垒起的低矮围墙,他一边盯着那蛇一边把身子往前挪果然围墙下面是一个篮球场大小的深坑,扎褐此刻就在坑里,他的四周遍布着皮球大小的白色物体。

  扎褐的脑袋上方就是那尊神像,此刻那条大蛇正对他看着,吓得他立马又不敢动弹了他对着卓雄指了指上头那条蛇,又指了指身边那些白色圆球,卓雄立刻明白i了:他这是被扔进了蛇窝了,那些白色的球都是蛇蛋!

  看着场面,他是被蛇抓来准备给出生的小蛇做食物了。

  查文斌摸出几个火折子对卓雄轻声说道:“我负责引开那条大蛇,你救人。”

  卓雄则拿翻出一根登山索交给查文斌道:“我比你灵活,我负责引开,你救人。”

  那蛇显然对两个陌生人类的造访已经失去了耐心,对它而言,这不过是多送进来了两样食物罢了,它的眼睛已经开始盯着站着的人了,上半个身子也已经弓了起来,这是蛇要进攻前的预兆。

  卓雄把绳索往查文斌手里一塞,拿起八一杠对着那蛇头抬头就是一枪,“呯”得一声,那蛇头的位置瞬间溅起了一多血花卓雄也不恋战,转身就一边大叫一边跑,那蛇吃了痛狂叫了一声后迅速就朝他扑了过去,打的身边的乱石“啪啪”作响。

  查文斌趁此间隙赶紧把绳索递了下去喊道:“快点!”

  扎褐也许是被吓的腿软了,抓着绳索双腿乱蹬了几下竟然没爬上来,而他脚下的蛇蛋中有几枚已经开始晃动了,里面的蛇头开始逐渐显现了出来,照这样,要不了一会儿就能出壳了。

  情急之下,查文斌冲着扎褐大喊道:“你脚下的蛇已经出来了,马上就要咬到你的脚后跟了!”

  扎褐一听这话,抓着绳索手脚并用,跟个猿猴一样的飞速爬了上来,人有时候是需要被吓的。

  他回头看看,那些蛋都还没破,长舒了一口气道:“多亏佛祖保佑,吓死我了!”

  查文斌也顾不上他了,立马转身就走道:“这会儿就别先谢佛祖了,先去救卓雄!”

  查文斌还没走出多远就听到外面又响了两声枪响,等他跟扎褐冲出去一看,却见到那只巨大的怪鸟和那条怪蛇在平台上打斗成了一片,而卓雄则顺利得退到了后面。

  “怎么样?”查文斌检查了一下,卓雄身上的零部件都还在。

  卓雄弯着腰大口喘着气道:“妈的,好悬,老子刚宠出来那条蛇就跟着到了,我心想没地方去了,要不就索性跳下去拉倒,总比被它吃了强没想到那只鸟突然冲了下来,接着便没我什么事了。”

  那只鸟的体型也是巨大,双爪不停的拍打着那蛇的头,那蛇的一只眼睛让卓雄给打爆了却激怒了它的野性,面对大鸟的攻击也张着血彭大口还击着,并没有落什么下风。

  “原来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扎褐被那鸟抓来是引蛇出洞的。”

  扎褐这才发现自己的裤裆处已经湿了:“你们要再不来,我都准备自杀算了。”

  那蛇仗着自己有一身鳞甲,并不畏惧那鸟的爪子和利嘴,那鸟儿有空中优势,只是不停的朝着舌头部位攻击,看样子,这两个畜生是老对手了。

  “鹰是蛇的天敌,胜负只是个时间问题。”

  果不其然如查文斌所料,那蛇渐渐开始出现了败像,身子也逐渐开始往后挪,想重新退回洞里,就在蛇转头的一瞬间,卓雄举起八一杠瞄准了它另外一只眼睛。

  “呯”得一枪,那蛇的脑袋上再次溅起了一多血花,这一枪彻底激怒了蛇,它昂起脖子准备把这些人类撕成碎片不料那怪鸟从上面急坠而下,一对大爪狠狠的朝着昂起来的蛇七寸位置抓了下去。

  “噗”得一声,那是利爪穿透蛇皮发出的,蛇腹是最柔软的部分,尤其是七寸没有厚厚鳞甲做保护的皮肤被鹰轻易的击穿了它抓住了这个稍纵即逝的战机,双翅一震,那条巨大的蛇竟然被它凌空抓起,翅膀扑腾了几下过后,大概实在是吃不住分量开始往下掉,很快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了。

  扎褐看的是目瞪口呆,生死又在一瞬间被卓雄扭转了,他此刻恨不得要跪下来给这位大英雄下跪了:“你真是太厉害了,我以后就跟你混了!”

  卓雄拍了拍扎褐的肩膀道:“你还是跟着佛祖混吧。”

  查文斌问道:“里头那尊神像你可认得?”

  听查文斌问他这个,扎褐立马换了一副严肃的面孔道:“那是普贤王如来,我刚才在他老人家的脚下一直祈祷着保佑,结果你们就来了,看来他已经听到了我的呼唤。”

  看他那一脸陶醉的样子,卓雄想着自己被那条大蛇追,恨不得一脚就把他踹下去:“你的佛祖怎么在被你被扔进蛇窝的时候不伸出他的脚趾让你爬出来?”

  “哦?”查文斌是中土道教的,对于佛教的东西他涉猎的并不多,但是这位普贤王如来的大神他倒是头一次听说:“这位佛祖的来历很特殊么?”

  扎褐双手合十朝着西方先做了叩拜一脸虔诚的说道:“普贤王如来是本初佛,为法身佛,也是宇宙中第一个佛陀金刚萨埵普贤菩萨为报身佛,而大黑天为化身佛;象征了一切众生心中所具备的光明本性,即如来藏清净佛性。”

  卓雄抬起脚狠狠的揣在了这个小喇嘛的屁股上笑骂道:“你就是一披着袈裟的混混,跟我们在这儿装什么真佛呀你倒是背一本经书出来给我们听听。”

  “这个……”扎褐倒还真的是被卓雄给将住了军,这小子不学无术到了极点,跟着老喇嘛二十几年,没一本经文能背全,充其量就是整点超度的常用经装装场面。

  查文斌打断了两人的互掐:“我不了解你们西藏佛教,不过这地方出现了大佛的造像应该是和地面上的那寺庙有关,如此大的工程,总不会是通过这道天堑过来的,他们一定还有别的路出去,我们再进去好好找找。”

  “里面的小蛇?”想起刚才那些蛇蛋都开始动了,扎褐的腿就开始发软,他是真的不想再进去了。

  查文斌笑笑从八卦袋里翻出三个小香囊来,一人发了一个,让他们挂在脖子上说道:“拿着,这里头装的是雄黄,小蛇闻着这个味都会绕道走。”

  扎褐如获至宝:“那你刚才怎么不拿出来?”

  “对大蛇不管用!”查文斌懒得再跟这个小喇嘛解释了,带头先折了回去,扎褐摆弄着那香囊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道:“其实,普贤王如来也不是我的佛祖,管他呢,见佛就拜准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