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八十七章 祭品

  这是一本没有作者署名的书,那件旧道袍还是他师傅留下的,河图和我从箱子底下把他翻了出来才让这本书重见天日查文斌仔细研究过,这本书应该是手抄本,书中所描写的东西应该很久远了,其中有这样一段话:有庙悬于崖,僧众皆为尸,其下有穴,入半道而废。

  和卓雄一道重新赶了回去,一路上扎褐都在反复的摸着他那把降魔杵,这可不是集市上买来的,而是大喇嘛临终前交给他的,这把降魔杵最大的不同是它的底座上刻了一头象,象上一个菩萨手持降魔杵面朝恶魔做降服状 ”他不知道昨晚就是他这把降魔杵砸中了原本飞快的影起,若不然以影子的速度怎么可能会被枪械击中,那是因为尸和影被他砸得分离了。

  那个地道入口的积雪已经把洞掩盖到了一半,三人把雪扒拉了一阵子后,里面还有昨夜他们留下的痕迹地上的灭魂钉倒是没有东西踩到,但是那些糯米上留下了半个脚印那脚印没有穿鞋,而且很五指分的很开,根本就不像是人的想到昨夜十个人的队伍转瞬间就成了三人,他们都觉得这一趟旅行注定是要充满了波折。

  怕电池不够,他们又做了几个小火把随身带着,每隔一小段路查文斌就会撒一点荧光粉,回头看去,星光点点的,这样即使遇到岔口也不会出错。

  看得出这里很久没人来了,那些用来支撑坑道的木头时不时有些有倒塌的迹象,可是这里超乎常规的是越往下路反而越宽,从能直立行走到了后来都能开进一辆小车,要在藏区这种冻土层开凿出规模如此之大的坑道,起难度不会亚于修建一座悬于半空的寺庙。

  不同于中原佛教,喇嘛教的僧人们不太讲究舍利子这一说法,死后直接天葬水葬或者火化,让身体重归自然,关于死后这一点倒是他们豁达的多所以西藏的寺庙下面很少会有地宫这种的典型的中原建筑,这也是查文斌决定进来看一看的原因,他总觉得这条通道里会有什么秘密和那滴水有关,不然这本书里就不会记载。

  当他们所处的位置开始出现一些东倒西歪的石料,查文斌知道,这条地道的尽头就要到来了,那些石料都是规则的圆柱体,有的还没来得及休整看得出这里曾经有一项很大的工程,并且还没有彻底完工,很快查文斌就明白i书中所讲述的入半道而废的原因了,一条宽约五米左右的断裂出现了,下面还有“轰隆隆”得水声传来。

  这里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豁口,这座寺庙下方的山体竟然有这样巨大的空心地带藏区多河流,也同样多暗流,作为由印澳板块与欧亚大陆板块碰撞而生成的西藏,这里的地质构造一直就是一个谜,想必这也是亿万年前大自然的杰作让此处有了一道将坑道一分为二的天堑。

  借着光照可以隐约看见对面有也有一个入口,黑漆漆的,想必书中所记载的半道就是指的这里,五米的宽度和深不见底的河谷,在如此的环境里,古人赤手空拳是不可能过去的即使今天他们有了一身的装备,但是卓雄量了量距离之后还是摇摇头:“登山爪扔过去是没有问题,但是对面没有着力点,我们过不去了。”

  查文斌环顾了一下四周道:“肯定有办法可以过去,这么大的工程不会修到这里就没了的,不然昨晚我看到的那个东西难道还会飞?”

  突然间,查文斌看到身旁那个滚在地上的圆柱石条,他轻轻一推,那石条便一咕噜的往前方一滚,“轰隆”一声,地下河谷里传来了一阵巨响。

  “我明白i这些石头的意思了。”

  卓雄也奇怪这些石头,他问过扎褐,扎褐说他也不知道“干嘛用的?”

  “古人有愚公移山的精神,这里也自然有人有巨石填沟的想法,这些石头都被修成了圆柱体,这些坑道都是下坡路,而且路面下方都布置了十字交叉的木棍如果再这些木棍子上加上圆木,外面的石头便可以顺着这些这样一条轨道顺利到达这里,外面的石头不断的被运到这里扔下去,一直到这个沟可以被填平,但是似乎他们还没有做到就停止了”因为刚才听那回声,下面的确是石头和石头只见发出的碰撞,卓雄爬在断口处用射灯一照,约莫还有四五十米的深度,下面隐约的确可以看到很多石头横七竖八的躺着。

  卓雄爬起来看着那个黑漆漆的口子道:“看来对面真的没有人去过,我们还要去吗?”

  查文斌此行的目的并不是这里,他顺着书中的内容走这到这里只是想推断一下书中内容的真实性,因为神水这种东西很有可能是传说或者是古人的夸大其词,可如今这半道而废他的确遇到了,这大大增加了书中记载内容的真实性。

  “走吧”查文斌不想冒这个险了。

  几个人刚转身,突然从山河谷头传来一声怪叫,那叫声和乌鸦有几分相似,但是声音在这个地下中空世界里几乎能震破耳膜三个人不得已捂住耳朵,只听背后“呼”得一阵风响起,接着他们便看到扎褐的身子倒飞了出去。

  一只体型巨大的怪鸟抓着扎褐的双肩飞向了对岸,任凭扎褐在空中如何挣扎也不能摆脱,一折后他又被怪鸟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那只怪鸟也不伤它,而是翅膀一震又消失了。

  好在衣服穿得厚实,扎褐的双肩上留下了几个大洞,他好不容易才平复了一下万分紧张的心情准备开口说话,却看见对面的卓雄拼命的挥动着手势朝他大喊大叫。

  “什么,大点声我听不见!”刚才那一摔让他的背部有岔气,耳朵的听力也暂时受到了影响。

  “你背后有东西,快点跑!”卓雄和查文斌都看见扎褐的身后的洞里有一对绿油油的眼睛的出现了。

  扎褐揉了揉后背准备起来走到前面去想听明白i,突然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后面一扯,扎褐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就被托到了洞里。

  查文斌急了,他也没看清那到底是什么,但就是用脚底板想都可以猜到那绝对不是什么善茬:“快,卓雄,登山爪!”

  卓雄也不管危险了,掏出登山爪轮了一下就朝对面使劲甩了过去,反复试了几次之后还真让他给勾住了,又在这一头找了几个粗壮的支撑柱捆上,还打上了两枚等山钉固定。

  “唯一的的就是拉力不够,我先过去试试。”

  卓雄微微颤颤的倒挂在绳子上,虽然这只有五米的距离,但爬起来每一步都是踩在死亡边缘,这深谷里头除了水深之外,刚才那种怪鸟天知道它什么时候就会冲出来卓雄深吸了一口气,闭着眼睛想象成是在部队里的训练,一鼓作气的冲了过去,好歹是摸到了对岸的地面。

  他爬上去之后,查文斌示意自己也要过来,卓雄检查了一下地上,那登山爪刚好卡在了地面上的一处小岩石缝隙了,这一代也就是这么一处岩缝,不得不说运气的成分很大。

  这种登山索比小拇指还要细,查文斌的身后毕竟不如他,走起来那叫一个艰难,尤其到了最中间的时候,他退下来。

  “不要往下面看,闭着眼睛!”卓雄咋呼道。

  突然那鸟的怪叫声又出现了,查文斌看见下方有一个黑影扶摇直上,眼看就要碰到自己了,他果断的拔出剑挥动一砍,绳索当即断成了两截,接着他的身体因为重力的惯性开始猛地撞向对面的山崖,虽然只有二三米的距离,可还是把他砸得不轻。

  但这个动作让他躲过了怪鸟的一击,那鸟没有想到人会突然变动,擦着查文斌的身边呼啸着一冲而上卓雄果断的举起八一杠朝那鸟消失的地方连开数枪,也许是枪声吓到了那鸟,虽然没打中,但是它迅速得又掉头朝着河谷下方飞了去。

  查文斌靠着双手抓着那根细绳,卓雄用尽了力气好歹是把他给拉了上来,看着背后的黑洞卓雄苦笑道:“这下连回去的路都被给你砍掉了。”

  查文斌推了卓雄一把道:“别废话了,赶紧进去,我们八成被那只鸟当做祭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