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八十六章 影起

  一直到每个人都把弹夹里的子弹全部打空,刺鼻的硝烟味充斥了整个河谷,就连灯光照出去都互相看不清彼此的脸。

  屋子里面已经是一片狼藉,木屋被射的千疮百孔,好不容易驱散了烟雾之后,人们在墙角发现了一具倒下的尸体,那人穿着厚厚的军大衣,不用说,他就是林娃子。

  卓雄过去把人给翻了翻,整个人几乎快要被打成了筛子,可奇怪的是这么多的弹孔,尸体竟然没有流出一滴血。

  林娃子除了全身发黑和牙齿指甲略长之外,并没有像那个印度人一样有血管爆出,只是眼睛瞪得老大,卓雄试着几次给他合眼都没合上。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几乎所有的战友们都在小声的啜泣着,季云龙到现在还死死的扣着扳机,撞针依旧在空枪膛内击发着现场的气氛太过凝重了,查文斌重新用火折子点亮了蜡烛,黄色的火苗就在林娃子的身边晃动着,他不想让那些军人看到死者的惨状只好说道:“你们先出去等救援,这里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向战友开枪,这是一个没有选择的选择,河边坐着一群垂头哭泣的军人,屋内只剩下查文斌和季云龙还有扎褐三人,卓雄得以一个老兵的资格去安慰那群不知所措的小战友们。

  查文斌用帽子扣住林娃子那张已经扭曲的脸说道:“扎褐,这里是西藏,你给念一段经,就当超度他了。”

  扎褐拿着转经轮开始绕着林娃子的遗体不停的转着圈念着经,按照西藏的说法,弱郎虽是恶魔,却也可以皈依到佛门查文斌准备安慰安慰季云龙,他知道,这一次进藏怕是到此双方就要做一个分别了,出了这么大的事,他这个领导回去是逃不了要接受处罚的。

  正在和季云龙说话的时候,扎褐那经念到一半突然停下来了,冷不丁的冒出一句:“屋子里一共有几个人翱。”

  这话问的突然,也问得查文斌浑身打了一个激灵,他回这话的时候压根没多想,只是照实说道:“地上那个算上一起四个人。”

  扎褐指了指后面那墙壁道:“地上那个是躺着的吧,那墙壁上怎么有四个站着的影子?”

  就那么一瞬间,查文斌只觉得自己的后脖子传来阵阵凉气,隐约间他察觉到自己的肩膀上有两只手已经搭上了。

  他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对扎褐使了个眼色道:“你带老纪出去透透气,这里交给我来办。”

  扎褐心领神会的立马过去扯了一下季云龙道:“走!”

  季云龙哪里知道这其中的门道,依旧僵在那里不动也不出声,扎褐又跟着扯了一下,这下可把季云龙给惹火了:“妈了个巴子,谁也别动我,我只想多陪陪我的兵!”

  扎褐只是个小喇嘛,他哪里经得住季云龙这气势,只好干巴巴的瞅着查文斌此时的查文斌只觉得自己肩头的手分量越来越重,脖子边的凉气哈的也越来越急促,他突然伸出手来一个巴掌拍到扎褐的脸上骂道:“他不走,你不会强拖啊。”

  扎褐那好歹西藏长大的汉子,一身蛮力那也是有的,这一巴掌拍的他不知从哪来的勇气张开双臂就一把揽住季云龙的腰往肩膀上一抗,三步并作两步的就往门外冲外面的人见扎褐抗着人,里面又发生了争吵,纷纷围了过来准备进去查看,这时里头的查文斌才大声喊道:“外面的人全部站着别动,在我没发话之前,谁都不能进来!”

  卓雄料想查文斌在里头遇到了麻烦,拿着枪便准备进去,扎褐一把拦住那些嚷嚷着的人们说道:“别进去,别进去,里头有鬼,有鬼啊。”

  查文斌知道自己遇到鬼搭肩了,要么是那个印度人的,要么就是林娃子的,后者的可能性更大可这一次遇到的鬼搭肩又和平常的不同,那股嗖嗖的凉气就像是有人用舌头不断的在颈动脉处舔舐着,只等他一回身就准备一口咬下去,那副血管爆裂喷涌而出的景象实在让人觉得不寒而栗这不是在找替死鬼,而是想直接要他的命!

  从乾坤袋里掏出了那枚八卦镜,他把头轻轻底下装作用镜子照脸的样子,手中的镜子微微一斜,只见自己身后有一个五官扭曲的人正哈大着嘴巴在脖子上不停的来来回回虽然这五官以及极度扭曲了,可他还是能认出来,这人正是林娃子。

  看着离自己那具不足两米的尸体,联想到在那座寺庙里见到的黑影,查文斌突然想到了一个古书中记载的东西:影僵,也就是传说中的第六种起尸:影起!僵尸通城无魂有魄的,但是魄不全,所以身体僵硬无法和常人一样行动,因为无魂,所以又无法在阳光的直射下出现可影起则是有魂有魄的,但是所谓的魂并不是真正的魂,而是怨念形成的假魂,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鬼,但是他却不会和鬼一样思考,只会单纯的嗜血和害命可以说影僵是鬼和僵尸的结合体,这具肉身即使被打成了肉泥,却无法伤到其本源:那个已经形成了的鬼,那才是他的真身!

  对付这种东西,关键是影子,没点亮蜡烛之前,影子不能出现,也就害不了人可这蜡烛没点亮,查文斌也不会发现还有这其中的门道在里面,怪只怪这只影僵挑错了人。

  深呼了一口气后,查文斌的一只手捏成了拳头开始慢慢往后抬,人的速度再快也不会快过影子,所以他必须要让对方显出原形拳头抬过肩膀的位置时,突然拳头一松,变拳为掌,猛得向身后撒出一把东西,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起地上的乾坤袋猛的向那蜡烛一扔,立刻屋内就成了一片漆黑。

  没了火光,影子自然就不能成型害人,但是查文斌此刻却有办法看到他:一个绿色的人形出现在了他的背后,那是荧光粉,这种冷光照不出影子,但是却能让影藏在黑夜里的东西完全暴露。

  这是他从书中看来的,对付影起唯一的办法就是在无光的条件下让影子显形而这把荧光粉还是超子在很久之前留下来的,他用这东西在黑夜里做记号,顺手抓一把丢在地上抹在树杈上,如今却成了查文斌捉鬼的材料。

  蜡烛熄灭后,查文斌顿时觉得自己双肩上的压力消失了,脖子上的凉气也没了他抓起身边的七星巾子往前打了一个滚,影僵失去了光照的支撑以为自己无形便也跟着失去了目标,也就是这么一个间隙,查文斌已经拔出了七星剑。

  刻着灭魂咒的古朴巾在黑暗里带起了“呼”得一阵风,一击漂亮的回旋斩,刀锋从那绿色人形头部轻轻划过,那个绿色人形顿时一分为二,而那些组成人形图案的荧光粉也跟着一散,全都飘落到了地上查文斌长舒了一口气,这才对门外的人叫道:“好了!”

  卓雄推开门一看,里面漆黑一片,而地上一个有一块人形的亮点,可以明显看见的是那个人形图案的头部已经消失不见了。

  直升机到的时候天也是接近大亮了,季云龙的人全部都要回去,对他来说,这是一场惨痛的经历查文斌写了一封信让季云龙带走,他说只要他把这封信按照地址给寄出去,这件事就不会被人追究,季云龙拿着信半信半疑的走了。

  天亮了,留下的又只有他们三人了,一夜未眠过后,卓雄问道:“我们怎么办?”

  查文斌坚定的说道:“继续找,不过我倒是想先去昨晚的那个寺庙再转转。”

  卓雄收拾了一下地面的上东西,季云龙把有用的物资都给他们留下了,其中还有一把八一杠,他以为自己回去将等待着的是军事法庭的调查,所以就送了卓雄这个顺水人情,也不在乎再犯一个错了。

  “还要去?”

  合上手中那本已经快要烂了的线装书,查文斌看了看不远处的神山道:“去,那里会是一个不寻常的地方,因为这本带我来的书里也记载了一个类似的寺庙,书中提到寺庙的下面有一座地宫,而他却没能进入到真正的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