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八十四章 驿站里的烛火

  僵尸的成因有很多种,对应化成的僵尸同样也有很多种,但万变不离其宗的是这些僵尸都糟了横劫或者枉死之人死去后,其余孽未粳心存憾意,异致死后起尸去完成邪恶人生的余孽,特别是饿死的最容易因为身体的不能而导致其起尸后驱寻找食物,有些吃些鸡鸭猪羊之类的牲畜,有的则直接要喝人血。

  我们常说起尸具有五种类型:第一类叫做肤起,第二是肉起这两种类型的起尸,是由其皮或肉起的作用 第三种叫做“血起”,此类起尸由其血所为这三种起尸较易对付只要用刀枪箭等利器戳伤其皮肉,让他的血液外出就能使起尸即刻倒地而不再危害人了这三种也是比较常见的,尤其是在殡仪馆或者医院太平间尝尝听到封闭的空间里有脚步声多半就是这种。

  第四种叫做“骨起”,即导致这种起尸的主要因素在其骨头中,只有击伤其骨头才能对付,而且这种僵尸的骨头通常都是坚硬无比,普通器物难伤其分毫所以,道士们就采用桃木这类能够辟邪的东西进行收服,效果会比利刃好得多。

  第五种则叫“痣起”,就是使他变为起尸的原因在于他身上的某个痣痣这种东西分先天和后天,那种从娘胎里就带出来的痣是有特殊原因的人在上辈子还有什么事没有完成,想带到这辈子来继续做,但是又怕自己忘记了,便带了一个痣作为记号如果这辈子没有完成上辈子的心愿,那么两世的积怨形成的起尸是最难对付的一种,痣就是这个僵尸的命门,没有击中他的痣之前都无法降服查文斌所在门派中有一代师祖就是死于痣起的僵尸之手。

  而在藏区,起尸如扎褐所言并不少见在可可西里地区因高寒缺氧缺乏水草,居住在这一地区的牧人们,由于环境所迫,只能到处游荡,逐水草而居,三天两头搬一次家,终年处于游牧状态那里的人们生前没有稳定的居点,死后也没固定的天葬台同时,在这些地区无寺也无僧,更谈不上搞那些繁杂的葬礼仪式,人们普遍实行野葬和弃葬。

  野葬就是人死后,将其遗体脱光丢在野外,死在哪方,丢在哪方弃葬便是指人死以后,活着的家人拔帐搬走了之,将死者弃在旧址上凡采用这种葬法一般一脱衣,他生前盖何衣物原封不动地盖在死者身上,看上去,象一个活人睡觉似的这种游牧部落的葬俗更容易造成起尸虽然他们无法建造矮门来抵挡起尸,但人们也同样在别无它法的情况下,采取一些相应的措施比如,将尸体尤其发现有起尸征兆的尸体丢于野外时,用一根绳索拴在天然的石桩或大石块上,以此避免起尸跑去害人。

  他们调转队伍,后排变前排,走了好一阵子才重新走到出口,但那名死去战士的遗体已经不见了。

  此时离天亮大约还有三个小时,洞口处的积雪因为被覆盖的较少,所以还留下了脚印鞋尖可以明显看到是朝外的出了洞口就什么都看不到了,这种大雪足以掩盖掉半小时之前发生在地面的任何痕迹。

  这人是真没了,几个小时前林娃子还是一具留有余温的尸体,这么大的风雪,狼也不可能出来觅食,地面上的痕迹证明了一切季云龙此刻更加急切的是想找到尸体,他们不可能抛弃任何一个战友。

  “怎么办?”

  查文斌斩钉截铁的说道:“追!起尸后只会在夜里活动,见不得光,要是天亮了他肯定会找个地方躲起来,我们就更加难找了而且他刚起尸变不久,我有把握能制住他。”

  “好!那这里怎么办?”季云龙是指背后的这个坑洞,凶手可就在里头。

  查文斌从八卦袋里摸出一把糯米细细的洒在洞的两边,给中间让出一条刚好能走一个人的宽度又摸出两枚灭魂钉钉在空地上,让钉子的头露出地面三寸左右,只要里面的那个东西继续出来,那么它看到糯米势必会绕着走中间只要踩到这灭魂钉上,别说是僵尸,就算是金甲道尸也照样一命呜呼这两枚钉子就是等同于让查文斌在出口处埋下了两枚地雷!

  季云龙看查文斌如此这般一下,张大了嘴问道:“这样就可以了?”

  卓雄捡起地上林娃子留下的八一杠拉了一把枪栓道:“班长,你放心,我文斌哥从不打无把握之仗。”

  季云龙推了一下卓雄的胸脯说道:“这么多年没碰了,还会用不?”

  卓雄回了季云龙一拳道:“要是现在比打靶,我照样能赢你!”

  军用强光手电在这场风雪中依旧显得很不够用,能看到的大致范围不过二十米左右,但是查文斌说起尸之后不会跑的太远,因为他急迫的需要找到活人,然后把人当做自己的食物。

  剩下的九个人形成了一个圆形的搜索队伍,他们务必要在天亮之前找到已经尸变的林娃子,所有人的神经都高度紧绷着,因为前一秒还是战友,这一秒他已经成了嗜血的僵尸。

  首先是寺庙周边的,一圈找下来一无所获,查文斌分析此刻林娃子应该会朝着有人居住的地方奔去.季云龙说按照资料看,最近的一个有人居住的地方在东南边五公里处,那里曾经记载着有一个小驿站,是给那些从印度地区来冈仁波齐神山朝拜的信徒们过夜的地方。

  也就是在这时,天空的雪花突然停止了飘落,四周陷入了一片安静之中。

  “这雪说停就停,也算是老天爷给了我们机会,时间不多了,我们得快,找得到找不到权当试试了。”

  雪地里非常容易迷失方向,但是他们可都是训练有素的侦察兵出身,掏出指南针一看便迅速锁定了位置,九个人开始撒个脚丫子在雪地里狂奔,也同时不停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藏区的雪很松软,跑的速度也快不起来,还非常消耗体力查文斌因为极度不适应高原环境,竟然成了队伍里头最慢的人,这五公里路硬是走了足足两个小时才赶到在一条河流边上的边上,他们看见了一座石头和木头垒起来的小房子里的窗户上还闪着火光。

  季云龙喘着粗气指着那屋子说道:“就是那个,我说的那个驿站,看来今晚里面有人过夜。”

  “走!进去瞧瞧,要是有人,你就说我们是边防巡逻,最近这一代有地震危险,明儿天亮把人给劝回去”查文斌是怕今晚没有抓到林娃子,明天反而会出来作恶,必须得提醒这里的每个人。

  河面上架着一道木桥,走在桥上咯吱咯吱的,桥上结了不少冰冻,几个人开始小心翼翼的过桥因为桥下河水的温度要比地面高,所以桥上的积雪并不是很厚,查文斌发现桥头上有一串冰冻形成的脚印是并排着过桥的,而不是常人的一前一后脚印到了桥的那一头又不见了,显然是积雪已经覆盖了,如果真是林娃子,他至少在一个小时前就到了。

  暗道一声不好之后,查文斌指着地上的脚印轻声喊道:“都小心点,他可能就在前面!”

  那屋子前后之后一道进去的门,两边各来了一扇窗,透过窗户可以看到里面还有烛光在晃动着季云龙安排了两个战士各守着一扇窗户,自己则和其他人走到正门前面。

  有个战士问道:“要是林娃子冲出来了怎么办?我们要开枪吗?”

  季云龙想了一会儿又看看查文斌,查文斌并没有给他任何提示,因为他知道,冲着自己战友开枪是一个多么难下的命令。

  季云龙低声道:“尽量不要开枪。”

  查文斌拿出一捆麻绳,这是对付僵尸的好东西,被称为捆尸索,卓雄和他各拿着一头,就等季云龙一脚踹开门。

  季云龙抬起右脚,狠狠的一脚踹了过去“砰”得一声,门开了,里面一个火盆正在“兹兹”得冒着火苗,火盆边上有一个人躺在铺着兽皮的地毯上正在睡觉,他是背对着门的,季云龙没有看清他的长相。

  一挥手,两个士兵率先冲了进去,在观察到屋内没有第二个人的同时迅速把地上的那个人身子翻了过来,两人发出了一声尖叫道:“鬼啊。”

  查文斌跟着一个箭步冲了进去,只见地上已经躺着一名来朝拜的印度男性,他的脖子上留着两个筷子粗细的孔,脸色已经发黑,尤其让人觉得狰狞的是他鼻梁两边的血管已经膨胀成了手指粗细。

  季云龙想蹲下去查看,刚一伸手,那名男子的眼睛突然睁开,查文斌大声喊道:“不要碰他,小心你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