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八十三章 弱郎

  季云龙没有再拒绝,收了那把其貌不扬的刀子,藏区莫名其妙的东西实在太多了,这个道士说的或许有理,刚才的鬼压床要不是他及时出手,说不定此刻自己的脖子上也多出了两个血洞。

  这可都是清一色的八一杠,弹夹里头压的都是铁实的,得到开火令的战士们只要遇到任何一丝风吹草动都会在第一时间把危险压制在一片枪林弹雨中。

  跟在查文斌身边的卓雄小声问道:“是个什么样的货?”

  查文斌伸出了两根手指在手掌心做了一个跳跃的动作,卓雄大吃一惊,这个动作的意思是:僵尸!卓雄顿时就把查文斌给他的那把小刀捏在了掌心,这把刀的外形的确很普通,但是刀刃却是用古银打造的,就是前朝的银元宝重新锤炼加工成刀身,对付僵尸这一类东西有奇效

  血践里头走了约莫十来米就不见了,这通道的地面铺的是木头,由无数个回字形的木框互相连接,木框的里面交叉着一个十字形横杆,除了木头两边都要略低,呈凹凸状正常人在这里头走着都要弯腰,根本直不起身子。

  通道蜿蜒曲折,宽度渐渐的由两人变做了一人,最窄的地方需要人匍匐过去。

  有个士兵发现了一块挂在木头上的破布,那布的颜色带一点暗红,看上去已经有很多年头了,布料的纤维都已经开始风化。

  季云龙捏着那一小块布料往身后的人群里瞧了一眼喊道:“喇嘛师傅,请过来一下。”

  扎褐左看看又看看,用手指指着自己道:“我?”

  查文斌知道他发现了什么便对扎褐说:“去吧。”

  季云龙拿着手中的那一小块布料和扎褐身上的僧袍做了一个对比,除了新旧有差别之外,其余的相差不大喇嘛僧袍的红色是青藏高原特有的色彩,季云龙已经初步肯定了这块布料属于喇嘛袍上的一角。

  捏着那块破布,季云龙命令道:“继续!”

  一直跟在队伍后面的查文斌始终手里拿着罗盘,他发现罗盘运动的轨迹显示他们的队伍一直是在绕圈,圈子大致的范围他测量了一下约莫半个足球场大小那说明这条通道是呈螺旋状一直通向地下深处的,但是西藏的寺庙有修建地宫的习惯么?

  查文斌边走边问道:“扎褐,你呆的那个寺庙下面有地宫么?”

  扎褐回答道:“我们寺庙里就两个我和师傅喇嘛,没听说过有地宫,但是一些比较大的寺庙下面也有,存放经书和舍利。”

  查文斌又问道:“那会有存放尸体的么?”

  扎褐笑道:“我们和你们中原不一样,这边死后多为天葬,也有人用火葬或者水葬,尸体一般不保存。”

  “哦!”查文斌便也不准备再多问了。

  “不过”那扎褐想了想又说道:“据说以前有的寺庙下面也会设一种禁牢用来关押上苍不肯收的魔鬼,上面的喇嘛日夜诵经感化他,一直到帮助他修成正果我也只是听说,没见过有这种禁牢。”

  “那你知道被关押着的魔鬼是什么样的嘛?”

  扎褐摇摇头道:“没见过,应该没你们那边的魔鬼厉害”自从他遭遇过杨村中学的变故后,他便认为那里是地狱的中心,有着世间最厉害的魔鬼。

  看着这条通道忽高忽低的变化和地上的十字交叉横杆,查文斌突然想起了一个说法,他便喊道:“云龙兄,是不是可以让弟兄们先停一下?”

  “又怎么了?”季云龙急着要报仇,有点不耐烦了。

  查文斌一脸正色的说道:“问个事,西藏有僵尸嘛?”

  “僵尸?你是说是僵尸在害人?”对于这个东西季云龙还是从书上和影视作品中有所了解,那种穿着清朝官服直立蹦跶的东西。

  扎褐向前走了一步道:“我们这里有弱郎,和你们中原将的僵尸很像。”

  “弱郎是什么?”

  扎褐接着说道:“一种人死后肉身形成的魔鬼,不会腐烂,会咬人,据说还会吸人血。”

  卓雄问道:“你们死后不都直接天葬嘛?”

  扎褐摇摇头道:“在我们藏区,尤其在城镇,不管什么人死,并不马上送往天葬台去喂鹰,而是先在其家中安放几天请僧人诵经祈祷,超度亡灵,送了往生,尸体在家至少停放三至七天后才就葬那些记载的发生起尸成为弱郎的一般都有在这期间里。”

  查文斌示意季云龙还要等等,接着问道:“你见过吗?”

  扎褐摇摇头道:“我没见过,但是许多老者和天葬师都说,他们曾经见过弱郎起尸,并且见过多次但起尸都都不是突发性的,而是事先皆有预兆那些将要起的尸,其面部膨胀,皮色呈紫黑,毛发上竖,身上起水泡,然后缓缓睁眼坐起,接着起身举手直直朝前跑去一般遇到这种尸,亲人们就会通知法力高强的喇嘛来收服,我师傅曾经在年轻的时候就遇到过。

  这些弱郎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不会讲话,不会弯腰,连眼珠子都有不会转动,只能直盯前方,身子也直直往前跑假如遇上活人,起尸便用僵硬的手“摸顶””说着,他还把自己的手往卓雄脑门上放,让卓雄一个巴掌给拍掉了。

  扎褐拿回手继续说道:“只要被摸顶了,活人就不会动弹了,然后弱郎就会张嘴去咬人,要不了多久,被咬的那个人也会成为弱郎,一个传染一个据说,很早以前从前,一个寺庙的大喇嘛死了,全寺僧众将其遗体安放在本寺经堂里,然后大家排坐殿内昼夜诵经祈祷,连续三天三夜都不曾合眼。

  就在第三天晚上,那些念得精痞尽的喇嘛忍不住个个倒地睡去,鼾声如雷其中一个胆小的小喇嘛因为害怕毫无睡意,目不转睛地盯着大喇嘛的遗体下半夜,他突然发现那僵尸竟坐起来了小喇嘛吓得忘了喊醒众僧,拔腿就冲出门外,反扣了庙寺门只顾自己逃命去了结果,全寺几百僧众一夜之间全变成了弱郎幸亏他们冲不出庙门,只是在庙内横冲直撞,闹得天翻地覆。”

  查文斌问道:“为什么他们冲不出去,就凭那道庙门?”

  扎褐越说越有劲,连季云龙也被他暂时给吸引住了,扎褐唾沫星子横飞的继续说道:“你们难道没发现我们藏人的门都修的特别矮嘛,弱郎是不会弯腰的,他们自然出不了矮门。”

  的确,在过去,拉萨日喀则林芝等地区民房的门都很矮即便是华丽的楼阁,其底楼的门仍较矮,比标准的门少说也矮三分之一除非是孩子,一般人都有必须低头弯腰才能出入而且门口地势内低外高向里呈慢坡形,这样更显得房门矮的出奇,给人一种房与门的比例严重失调的感觉。

  这些年,随着新式建筑风格的到来,从前那种老式的矮门已所剩无几了,但是在一些遗留下来的老建筑,比如寺庙上依旧可以看到这种矮门。

  查文斌下意识的看了一下现在所处的位置,这个坑道上下也不过就一米四左右,如果真的是弱郎,那么这个弱郎能从外面进得去嘛?

  除非……除非咬人的这个弱郎是个侏儒!

  从扎褐的描述上看,这种弱郎和平常说的僵尸极为接近,但是他还能把活人也变成自己的同类。

  “糟了!我们得掉头出去”查文斌说道。

  季云龙看他紧张的神情,问道:“为什么?”

  查文斌指着这里空间的高度说道:“如果真如扎褐所说,那么现在那个躺在外面的战士就正在尸变,如果赶回去或许还来得及阻止。”

  “你真信这个喇嘛说的?”

  “不是我信,而是他刚才所说的那场有几百个喇嘛都变成僵尸的事情是真的。”

  “你怎么知道,你来过西藏?”

  查文斌从八卦袋里摸出了一本残破不堪的书,他指着书说道:“我就是因为这本书里的一张图才来的,这本书里讲述着一个得道高人在西藏的所闻所见,其中就包括在一座寺庙里遇到上百个僵尸图上的山现在证明是真有,那么书中的故事八成也假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