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八十一章 木门

  季云龙查证到的这座雪山位于西藏那座赫赫有名的神山冈仁波齐附近,同属于冈底斯山,这里是著名的佛教圣地,包括印度那座神圣的“湿婆神庙”据说也是仿造这座山的涅修建的而他们要去的那座山离神山还有两天的路程。

  在1962年那一场对印自卫反击战中,曾经有一支侦查小分队到过一座没有在地图上标注的山,出于职业敏感,当时队中有人把这座山画了大致的地形图而当年参加过这场战斗的一名老兵还在季云龙所在部队,他的身份仅仅是一位传达室的守门老大爷以前遇到看不懂的地图时,他们都会去请教这位大爷,因为没有人比他还要熟悉藏区的地形,这里的每一座山都曾经留下了他年轻时的脚印而当这位大爷看见季云龙递过去的羊皮纸时,微微颤颤的摘掉了眼镜,一行浊泪潸然而下。

  在那座不知名的山脚下,曾经留下了一名战友的生命,老人哆嗦着在高分辨度的军用地图上用笔圈了一个圈,那是一座至今任然未被命名的山峰,也至今再无人去过而在这座山所在的位置就是传说中的孙巴精雪,那个被誉为藏区文明起源的地方。

  当扎褐得知他们此行的目的是冈仁波齐后,一脸的虔诚和期待完全不是过去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因为这座山在他的心目中也被称为“世界的中心。”

  冈仁波齐在藏语中意为“神灵之山”,在梵文中意为“湿婆的天堂”,据说佛教中最著名的须弥山也就是指它印度人称这座山为凯拉山,也认为这里是世界的中心印度教里三位主神中法力最大地位最高的湿婆,就住在这里而印度的印度河流域恒河的上游都在此发源,所以每年在冈仁波齐附近都可以见到大批的印度朝圣者。

  坐在车上的季云龙像他们介绍着此行的目的地:“冈仁波齐一直是朝圣者和探险家心目中的神往之地,但是至今还没有人能够登上这座神山,或者说至今还没有人胆敢触犯这座世界的中心。”

  “为什么?”卓雄问道,他知道藏区之内的不少雪山都是登山爱好者挑战的对象,而这座冈仁波齐的海拔和难度并不是最高的。

  季云龙耸耸肩膀道:“因为光在过去四十多年里,这座山附近就发生过多次六级以上的地震,一座随时都可能雪崩的山,有谁敢去攀登?”

  “那是神灵在告诫冒犯者”扎褐不以为然的说道,在他的心中,那座神圣的雪山一直是庄严不可侵犯的对象。

  对于宗教信仰者,部队的教育一直以来就是不去冲突,尽量尊重他们的习俗,所以季云龙并没有反驳而是跟查文斌说道:“查先生,你知道你要取的那滴水位于哪个位置吗?”

  查文斌摇摇头道:“不知,只是有这样的记载,我便想去试试。”

  “一滴水真的可以救活植物人?”季云龙对于这个似乎很感兴趣。

  “按照我们道教的说法,植物人是因为三魂七魄中有一部分魂魄丢失,若是能够找到丢失的魂魄,这个人是能够醒的。”

  因为是高原,所以查文斌有些不适应,说了几句话便觉得很吃力随队的有一人是医务兵,他给查文斌喂了一些药之后,查文斌便靠着座椅开始昏昏欲睡起来。

  一路上,卓雄和季云龙聊着以前当兵的事,那些个兵一听是前辈,都把耳朵竖着听他讲以前在藏区遇到的事儿,什么狼啊尸蚕呀每一样听起来都是那么的惊心动魄,不得暗自对这位老兵起了佩服之心。

  卓雄随手拿起一把八一杠在手中拨弄了几下道:“不都换九五么了,怎么还用这个?”

  季云龙笑道:“这边气候恶劣,伺候不了那些个精贵的东西,还是它好使,零下几十度照样枪枪响”他是看穿了卓雄的心思,一个退伍军人他骨子里还是军人,对于枪军人有种特殊的情怀,没有枪的军人不能被称为军人。

  季云龙笑道:“你知道规矩的,所以,这一次没给你准备。”

  卓雄点点头,他明白只要他脱下了那身衣服,那么再熟悉的八一杠对他来说也会变得陌生,卓雄把手里的枪递给了旁边的士兵,对季云龙道:“我已经忘记怎样用了。”

  车队瓦走,走走停,一路上的兵站里都有物资可以补充,等他们真正到了冈仁波齐的时候已经是七天后了。

  一座由岩石组成的巨大山体展现在了他们的面前,刚下车的扎褐立马就跪倒在了地上行起了朝拜仪式,这座山形似金字塔,四壁非常对称,与周围的山峰迥然不同,尤其是在这座山的南面,由峰顶垂直而下的巨大冰槽与一横向岩层构成了佛教里最神圣的图案:万字格!

  虽然查文斌是属道教,但是面对如此的山脉他不得不被其气势所折服,不禁的叹道:“好一座神山呐!”

  这里还不是他们最终的目的地,他们此行要去的那个地方应该还得从这儿往西面再步行两天,因为再往西就已经没有路了这里的路基本都是由解放后的藏区部队修筑,往西面走就必须要翻阅这座神山。

  要在藏区修路,必定要爆破山体,你要动神山,且不说藏区的人民不会答应,就凭这里一年四季频发的地震也注定了这条路修不起来所以,到了这儿,公路就算是断头了,再往里边是个什么涅,这几十年来是没有人去过了。

  此行他们一共十人,季云龙带了六名战士,其中一名是医务兵查文斌扎褐和卓雄三人,配备的物资除了食物之外,还有一部军用卫星电话和导航这些人除了查文斌之外,全都有高原野外经验,只要不遇上特殊的情况,此行的目的地应该可以到达。

  经过几天的颠簸,查文斌也开始适应了高原地区残酷的环境,把行礼分配好之后,大家开始按照队伍准备向西面行进因为这座山常年有人来朝拜,而朝拜的人都是选择绕着这座山转圈,据说只要能转上十圈以上的,死后灵魂一定可以升入极乐世界。

  朝拜的人们给他们留下了一条极小的道路,通过这条路他们顺利的绕到了山体的西面而往前一看,所有人都开始傻眼了,这一面不知为何开始笼罩在了一片风雪中,要知道山的东面此刻还是晴空万里那朦胧的视线和灰暗的天空似乎在一开始就给他们此行蒙上了一层阴影,不过藏区的气候就是这样变幻无常,他们早就习惯了。

  只有查文斌一人独自停滞了一会儿,他的心头莫名的升起了一股异样的感觉,他掏出罗盘想看看此地的风水,不料却被后面的士兵催道:“这里是藏区,咱中原的那套东西不管用的,您只管走,我们看着点就是了。”

  风雪里头视线非常不好,脚下的积雪一脚深一脚浅的走起来非常慢一行人走了约莫有三个小时,不见风雪有小的意思,季云龙说道:“得找个地方避一避了,风雪太大了,等退我们再继续。”

  他们找到了一个废弃的寺庙,这种用石头垒起来的寺庙在藏区并不少见,只剩下半截墙体的建筑好歹能抵御正面袭击的风雪,残败不堪的内院说明这里已经很久都没有人来过了。

  两个战士奉命去收集一些木柴,如果在藏区的风雪夜里没有一个火堆,那夜里是会遭遇到大麻烦的:要么被冻死,要么被狼袭击!

  他们的运气似乎很好,两人就在院内的西北角落里发现了所需的木头:一堆还有些露出在地面上的木板两人连拉带拽的一通猛干过后,只听见“轰”得一声,四周的地面顿时塌陷了,惊恐的叫声很快把其他人带了过来,地面上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大洞,那两名战士正在洞内揉着自己的膝盖和手臂。

  “地宫?”这是查文斌的首要反应,可是藏区的寺庙也流行修建地宫嘛?很快,这个答案就揭晓了,在那个暴露出来的大坑下方还有一道梳着的木门紧紧的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