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八十章 进藏

  查文斌找了个穴埋下了两口棺材,算是正式宣布那对龙凤胎入土为安八字本是一体,女为阴,男为阳,如今阴阳平衡,重新归圆,那女孩儿要不了多久就能重新投胎,而那男孩子则要看他以后的造化了。

  送别了那几位帮忙的人,回到家已是快要天亮,照例在睡觉前去看了看大山合超子,两人的呼吸还算平稳。

  关上那扇厚重的门,查文斌自言自语道:“睡的是有些久了,该醒醒了 ”。”

  第二日一早,一封电报从浙西北发往了西藏,收到信的扎褐开心得准备返回去告诉老喇嘛,他中原的朋友要来看他们了。

  扎褐风风火火的闯进了老喇嘛的禅房,只见老喇嘛今天换了一身新衣裳盘坐在床头转动着转经筒。

  不等他开口,老喇嘛先说道:“扎褐,关上门。”

  扎褐听了老喇嘛的话,刚关上门,又听见他吩咐道:“把我床底下那口木头箱子拖出来。”

  扎褐觉得今天的老喇嘛很奇怪,那口箱子从他来这里的时候就有了,但是老喇嘛却从未拿出来过。

  “打开它,里面有一卷羊皮纸你取出来收好,等你那个从远方来的朋友到的时候,亲手交给他。”

  扎褐捏了捏手中的电报道:“师傅怎么知道我有朋友要来?”

  老喇嘛睁开眼睛笑了笑道:“外面那只鹰已经在天空上盘旋了整整三天了,等他到的时候就会飞走了师傅已经等不到他了,你只需把这卷东西交给他便是。”

  “师傅要出远门了吗?”在扎褐的记忆力,老喇嘛似乎从来就没有走出过这寺院半步。

  “扎褐,你过来”老喇嘛帮着扎褐整理了一下他的衣领,又伸出那双布满裂纹的手放在扎褐的头上道:“曾经也有一位远方的客人在很久很久以前来过这里,他留下了这卷羊皮纸我的师傅告诉我,终究有一天,会有人来取走它,现在那个人就要来了。”

  “是我的朋友,中原的那位驱魔者?”扎褐不习惯道士这个称呼,在他眼里查文斌能够驱使神鬼,更加像一位驱魔者。

  老喇嘛的脸上依旧汪着刚才的笑容,可是他的手却再也没能从扎褐的头上拿开,他已经圆寂了……。

  一列开往西藏的火车上,查文斌和卓雄各自坐在各自的铺位上,而他们的上铺还各有一个人平躺着。

  车厢里的气氛有些冷,卓雄喝了一口白酒道“怎么好端端的想起去西藏了,当兵回来后我就一直没去过。”

  查文斌看着窗外飞逝的景象道:“取一样东西。”

  “什么?”

  “一滴水。”

  三天后,拉萨。

  自从这儿通了火车之后,不断开始有游客从中原来到西藏,神秘的西藏对于任何人都有着无比的吸引力,这儿的一切都放佛和尘世无关,如同那些湖边的玛尼堆,安静而又祥和人群中卓雄很快就见到了扎褐,只是那小子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嘻嘻哈哈,耷拉着个脑袋,两眼通红。

  卓雄并不是一个人,他的背上还背着另外一个人,一个体型比他大好多的人。

  扎褐叫来了一辆车,一路上他只说了一句师傅走了,然后便开始沉默不语,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来到了他所在的那个寺庙。

  老喇嘛的遗体安静的躺在寺庙空地的木头架子上,下面放置着全部都是干柴,查文斌和卓雄把超子和大山送进了禅房,等他们出来的时候,扎褐已经点着了火堆熊熊烈火很快就把老喇嘛包围起来,西藏的僧人们很少用火葬,而老喇嘛在圆寂的前一天告诉扎褐,他死后一定要火葬现在,他如愿了。

  “师傅让我交给你的”扎褐取出了那卷羊皮纸,恭敬的递到了查文斌的手中。

  查文斌打开那卷布满了灰尘的羊皮纸,一共有两张,其中一张的字迹看上去要更旧,上面写着让人看不懂的文字:虫鸟文而另外一张则是一张图画,那图看上去挺像是一座雪山。

  他的眼神完全落在了那幅图画上,过了很久他从自己随身带着的行礼里面翻出了一本皱巴巴的已经完全泛黄的书这本书是他前不久从师傅的遗物里找到的,找到的地方也非常奇怪,是缝在一件旧道袍里面的,而这件道袍又是被河图从一口旧箱子里翻出来准备穿着和我出去招摇撞骗的。

  这本书没有署名是谁写的,看上去更像是一本手抄本,年代也很长远了,上面记载了一些让查文斌觉得非常难以接受的东西,描写的主要内容大致说的是一位得道高人在西藏一带的所见所闻,其中他遇到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其中,有一件事便是说他发现了世间有可以净化灵魂的水,这种水可以让昏迷不醒的人重新醒过来,关于这种水的记载并没有写是在哪里,而只是在那一页画了一幅画。

  而这幅画和眼前这卷羊皮纸上的如出一辙。

  查文斌指着那卷羊皮纸问扎褐道:“你知道这幅画上的山是哪里吗?”他自从看到了那本书后,便一直在推断书中内容的真实性,对于他而言,这一个机会,也是目前为止唯一看到的消,所以,他来了。

  扎褐摇摇头,的确,像这样的雪山,藏区太多了。

  “文斌哥,你别急,我有办法。”

  第二天,他们很早便起床了,走了整整一个上午终于找到了可以打电话的地方卓雄怀着忐忑的心理拨通了一个熟悉的号码:“喂,同志您好,请问纪云龙在吗?”

  一个小时后,一辆挂着军区拍照的越野车停在了他们的面前,车上走下来了一个皮肤黝黑的军人和卓雄互相敬了个军礼,接着两人相视一笑拥抱在了一起。

  “纪云龙,我的老连长,这位是查文斌”卓雄互相介绍着彼此没有过多的寒暄,纪云龙摊开了那副羊皮纸,拿着放大镜从头到尾的仔细看了又看道:“我现在还没有十足的把握告诉你这是哪座山,但是回去之后,我会通知同志们一起研究,明天下午之前应该可以帮你确定。”

  “谢谢老班长!”卓雄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纪云龙摆摆手道:“先去吃饭!”

  饭桌上,他们谈起了此次进藏的原因,在这片神秘的地方当兵多年,见过的怪事太多了所以纪云龙对于查文斌这样身份的人反而更加尊敬。

  “你们说的那个何毅超,那小子,我认识!”

  “你认识?”

  纪云龙喝了一口青稞酒道:“比你早三年入伍,新兵连的时候我带过,那小子牛的很所以这事你放心,包在我身上,明天有结果了我会亲自送来,有什么需要也到时候跟我说。”

  没有谁会比侦察兵更了解这里的山了,所以卓雄想到了他的老班长,那个在西藏一呆就是十五年的军人,只是没想到,他竟然和超子也认识。

  第二天一早,扎褐那座寺庙的外面就响起来了汽车喇叭声,三辆越野车,一辆军区的医疗车直接开进了院子里。

  纪云龙兴奋的挥着羊皮纸道:“确定了,确定了!”

  卓雄问道:“在哪?”

  “孙巴精雪山!”

  “有这样一个地方?”卓雄在西藏呆了那么些年,可从未听说过有这样一座山。

  “有,只是从来没有人去过,所以这一次,我们决定和你们一起去,顺便巡视一下祖国的大好河山!”只见门外站着六位全副武装的士兵,从这些士兵的脸上,卓雄放佛看见了当年的自己,这些脸还很稚嫩。

  指着那些士兵,卓雄问道:“你们这是?”

  纪云龙把那张羊皮纸交还给了查文斌,从本子里取出一张夹着的照片,那照片上有一座大雪山,在它的背后隐约还有另外一座雪山,他指着照片道:“应该就是这里,另外我叫了军区的医疗队,那两位兄弟先送去军区医院,你们看意下如何?”

  查文斌对着纪云龙抱拳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