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七十七章 劫命

  这一回选择摆摊的地点依旧和上次一样,庆幸的是那个泼皮再也没来捣乱,摊子开始摆下就三三两两的有些老人过来凑热闹。

  算卦这东西,基本都是先算了再给钱,算的人是不好意思开口标价的,全凭人家包红包但是我们两个小鬼是以赚钱为目的,明码标价,两块钱一算,所以看热闹的人要多余愿意掏钱的人。

  忙活了一小时,进账十块钱,我都觉得自己是一个暴发户了 ”这时,来了一个手里拿着菜篮子的老头,带着一副老花镜坐在了摊子面前问道:“小哥,人不来现场的能不能给算算?”

  有钱不赚是傻子,我管你来没来,只要河图开口胡咧咧几句不都一样嘛!连忙堆笑说道:“给算的,给算的,两块钱一卦,大爷您是要给谁算呢?”

  那老头从裤兜里翻出一块旧手帕,慢腾腾的打开来取出两块钱轻轻放到了桌面上,又小心翼翼的包好放了回去他把钱往我那一推,手指还微微有些发抖道:“我想给我家小孙女算算,她最近身体不太好,老生病。”

  这事就得看河图的了,我只负责收钱和接待,对那小子踹了一脚后,他说道:“大爷,您有您孙女的八字吗?”

  那老头笑呵呵的说道:“有的。”

  河图便推过去一张纸和一支笔说道:“您给写在这上面就成。”

  接过那老头写的八字一瞧,我心眼这回他一准又得编个什么文曲星下凡之类的鬼话了吧,不料河图的眉头一皱,然后瞧了那老头一眼又低头去看了看那纸头,过了好半天他才说道:“大爷,您这是在跟我们两小孩闹着玩吧?”

  那老头脸上一僵道:“我怎么个逗你们玩呢?”

  河图朝我做了个眼神,那意思是“这个人是来找茬砸场子的”,我立马心领神会道:“大爷,您这钱我们就不要了,您拿回去,这一卦我们不算了。”

  求卦算命本是个期待的事,见我们却不肯算,那老头可就不干了!

  “我付了钱,你就得给我算,要是算不出,你就是行骗,两个小骗子!”接着,那老头就在街头嚷嚷开来了:“这里有两个小骗子呀快来看呀骗子啊。”

  骗子这个词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尤其是对我们两个半大的孩子,那老头在那一咋呼,“唰”得就围上来一群人冲着我们指指点点,其中不乏前几天看热闹的“骗子”“小混混”之类的词开始不断的从人群里发出,河图的脸瞬间就涨得通红。

  他“啪”得一下拍着桌子就站了起来大声道:“你说谁是骗子!”

  那老头是得理不饶人,指着河图的脸骂道:“说的就是你,你就是个小骗子!”说着他还去揪扯河图的衣服领子,那架势就是要找人拼命似得。

  “你放手!”河图把你老头的手一甩开道:“你给我的八字是假的,世上根本没有这个人,你是存心刁难我,存心找茬!”

  那老头顿时火冒三丈道:“你这个骗子,还说不是骗子!我孙女都六岁了,街坊邻居哪个不认得!”说着,他一把就把河图给扯了出来,拽着他的衣服领子就往外拉。

  河图终于忍不住了,大声喝道:“这个人的八字已经死了!”

  “你放屁!”说完,那老头扬起巴掌狠狠的甩在了河图的脸上瞬间留下了五根红手印老头还不解气,还要继续打,说是河图诅咒他家闺女。

  好在周围的人打圆场的比较多,我把钱退给了那位大爷之后拉着河图就跑回了家,那小子一路上气鼓鼓的一句话不说因为惹了事,河图说他以后再也不去摆摊了,我的赚钱大计就此搁浅,对于那个老头我是恨得牙痒痒,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来找这个茬。

  两天后,我去查家找河图玩的时候发现他正跪在祠堂里,查文斌正在身边大声的呵斥着他,而院子里还站着两个陌生人,手里都提着礼品盒。

  我不敢进去,转身想跑就听见查文斌在里头喊:“小忆,你也给我进来!”

  见被查文斌发现了,我只好硬着头皮进去了,只见他手中拿着一根戒尺,看样子河图没少挨板子我低着头挪着步子,心想该是算命赚钱的事让他师傅给知道了,在这挨揍不料那两个陌生人见我来了却一个劲的跟我道歉,我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们。

  听卓雄说了我才知道原来我们是真的闯祸了,那天和我们大闹一场后,那个老头气呼呼的回家一看,家里已经是一片哭天喊地的声音那会儿农村人家里基本都有一口水井,他那八岁的小孙女和奶奶一起打水,她奶奶刚提完一桶水准备回头牵孩子的手,只听见“噗通”一声,只剩下井口溅起一阵水花。

  等老人家去找人把孙女给捞上来的时候,人就已经没气了,那老头前脚进屋,后脚就直接瘫软在了地上白发人送黑发人是最残酷的事,后来他家里人听了老头和河图在街上发生的那场冲突,这才觉得真是和那街上的算命小子说的一样,一打听,就派两个族里的人来寻查文斌求解了。

  河图私自出门替人算命,已是犯下了门中戒律,我是外人,查文斌不能处罚我,就让河图手捧着一个香炉顶在脑门上面对三清和师祖师尊的牌位下跪认错,任凭谁求情都没用。

  这事的主意是我出的,可是查文斌的意思是不怪我,这事只能怨河图!为啥,因为他犯下了道门中一个很少被人知道的错误:数命!

  查文斌仔细问了河图和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了解得一清二楚,那张老头留下的纸条还在河图手里,他拿来一瞧便摇摇头道:“天意所为,终不可逆。”

  其实河图并没有算错,这张八字的上人早就死了,而且已经死了六年了!而那位老头的孙女刚好六岁,也就是说她在出世的时候就已经魂归地府,但是偏偏她命中有一个活门让她给遇到了,那便是“劫命”!

  查文斌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辰八字,在出世的时候这八字就会影响人的一生而阴间那位阎王的手中有一本生死簿,生死簿上写着所有人的八字,只要人的阳寿已粳阎王便会拿着判官笔往那八字上面一划,不出一个时辰此人就得去阴曹地府报道了。

  但是这里头却有两个例外:一是阳寿未尽的已经死了,那叫死于非命,但是阎王的生死簿上八字还在,所以黄泉路上就走不了,只能飘乎乎的做个野鬼,等到阳寿尽了等阴差来锁魂;要是想提早投胎,那只能是找个替死鬼,只要有替死鬼就能疑惑判官,早日投胎所以有人死于非命的时候就会请道士来超度,而道士所能做的就是把这种原本要游荡害人的鬼魂早日送入轮回。

  而还有一种更加少见的情况出现:那就是阎王的生死簿上这个人的八字已经被划去了,但是这个人还活着!这种人在地府的记录里已经不存在于世上了,所以八字对他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人除了八字之外,还有天命,这种人是不会死于阳寿的,而多半是死于意外,或者干脆就是很长寿,一直到肉身老去无力支撑魂魄的自然死。

  如果用现代语言来解释,后面这种情况就是一个BUG,而这种BUG通城出现在那种生产后即将夭折却又活了过来的孩子身上因为刚出世的时候的婴儿魂魄极小于肉身之间存在的关系是不稳定的,所以小孩子经常会容易被吓赚农村也叫丢了魂而医院同时出生的孩童偏多,阴差如果去抓那个八字被划的婴儿时,恰好抓了别人一个丢掉的魂回去交差,那么则这个活下来的孩子八字是不在世上的,丢掉魂的那个则容易、夭折或称为痴呆。

  这种情况是极少发生的,但不是没有发生过,在查文斌的门派中是有这种事情的记载的任何一个道士测算八字都需要先走一遍生死簿,河图测那女孩八字的时候发现了生死簿上的划痕,又被那老头逼的说出了真相只要他一测八字,那就等同告诉了地府的阎王,这个人还活着,阎王被这么一提醒立刻就会派人带走小孩原本早就该被带走的魂魄,也就随之一命呜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