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七十四章 揭秘(二)

  山是龙的势,水是龙的血,因而,龙脉离不开山与水,缺其一龙或飞或死若要龙死则不能再朝夕之间完成,一湾水潭只要有活水来源,龙就会一直活着,只有那些原本清水碧绿慢慢成了黑臭弥漫的地方才会让龙不知不觉死去。

  而放龙则相对要简单的多,龙乃沉睡之物,只要找到其一个特定的位置便可让龙苏醒,这个位置就是龙须当龙穴砂水向这地理五诀全部都能确定之时,龙须坐在的位置便会很容易就被懂风水的人找到,而查文斌已经通过罗盘的定位找到了这块不足十五平米的空间高度不过四五米,在最左侧的一块石壁上,查文斌用拳头敲击一会儿后用随身带来的香灰画了一个脸盆大小的圆圈。

  查文斌指着那个圆说道:“老夏,帮忙砸这里”阿爸腰上有一把柴刀,是用来开路的,取下来用刀背砸,砸了两下,那石壁便开始一层层的剥落,里面的岩石不停有水开始往外渗出一开始那水是一滴滴的水珠,到了后来便有两道细小的水线开始往外喷,砸到最后,两个出水孔喷出的水已经碗口大小不断的冲击着地面并汇集到水潭。

  查文斌示意阿爸可以退:“休息会儿吧”阿爸摸出随身带的烟想抽两口,他烟瘾很大,却发现早已被水泡烂了,只好揉成一团砸到了水潭里那个烟盒并没有下沉,也没有漂脯而是在水潭里不停的打着转,通常水形成的漩涡是顺时针的,而这个烟盒则是逆时针再转,这让阿爸觉得非常奇怪。

  查文斌见阿爸看的出奇,便说道:“看到你丢的那个烟盒没,等它开始下沉的时候,就是我们出去的时候。”

  阿爸问道:“这说法从哪里来的?”

  “龙是逆水生的,四周的气都被聚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在这里呆上一天,可以多活一年哦”阿爸打趣道:“怪不得我觉得身上都不痛了,哪天干活累了就来这里歇歇。”

  “过了今天这里就不会再有了”说着,这里的水此刻已经开始蔓延到鞋边了,因为那口水潭的水只进不出,墙壁上又在往这里注水,所以很快水势就蔓延开来。

  查文斌转头看着那股从石壁上喷涌出来的清泉道:“可惜了,这是真龙水,全教我给放空了,只怕梁家沟是要大旱三年了。”

  几个人在那里足足等了有一天,水开始从膝盖逐渐向上蔓延,接着就是腰部,到了最后几个人不得不用绳子互相捆绑不被水流冲走一直到水开始蔓延到了脖子的时候,查文斌接过阿爸的柴刀,游到了那两个出水孔处仰着脖子大喊道:“准备好了吗,深吸一口气,然后就什么都不要管了!”

  接着他用刀背开始狠狠砸着那块石壁,一下,两下,当第三下过后,只听见“咕”得一声闷响,一股巨大的水流瞬间冲击了出来,查文斌的身子当即就被冲开,好在他们之间用绳索互联,这才没有被分散那水大的不到一折的功夫,人便没了呼吸的空间,在水底下,阿爸似乎看见那个烟盒开始逐渐停止了转动,当它完全停止的时候,四周的水放佛是被定住了一般刹那间,只见烟盒又开始不停的加速旋转,且是顺时针,四周的水流瞬间也跟着涌动起来,水里的人根本无法稳住身形,只是和脱水桶里的衣服一样被甩来甩去一股巨大的吸力开始往下,四周的岩石因为这种力量都在不停的剥落,那些石头因为惯性无法立即沉底,和人碰撞之后当即皮开肉绽,但是却又无法躲闪当所有的力量完全汇集的时候,一个巨大的漩涡开始在水里产生,所有的一切都被卷入了这个漏斗形的水龙卷,他们几人完全失去了意识。

  而守在棺材边的几个村民也发现了异常,那口井里开始不断传出“吼吼”得声音,脚下的大地都开始颤抖,他们以为这是要发地震了,纷纷选择往回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巨大的水柱从那口井里一泻而出,顺着顶端那个最大的洞口直接冲向了地面,下面的人们躲避不及,四处逃窜,乱作了一团。

  “咚!”“咚咚!”一个,接着是两个,当四个人全部都被冲出来的时候,这股水突然又卸去了劲,只听“咕噜咕噜”得往回吞水声有胆子的村民上前去查看,翻来一瞧,正是那丢了的三人,外加一个他们的老熟人:货郎哥!有人已经吓的不轻了,哆嗦道:“是死人嘛?”

  那个胆子大的拿手指探了探道:“还有气儿,像是活的”一群人一拥而上,又是压胸,又被捶背,好歹一个个都接连的醒了过来,吐了不知道多少清水后,这群人时隔二十四小时候总算重建天日了,但是一个个身上都是伤面对这群村民的疑问,货郎哥选择了沉默,他面如死灰,当查文斌取下那枚属于大山的铜铃时他只说了一句话:“成败由命,胜负在天!”

  下山后,雨已经退,天空露出了久违的太阳,从那以后,我再回梁家沟的时候怎样都感觉不到那股子清新的味道,更多的是了无生气和越来越干旱的土地如他所料,梁家沟从那天起整整干旱了三年,不久后,梁家沟就被划为了自然保护区,而我们也是在那段时间整体进行了外迁。

  货郎哥很快便被一群制服给连夜接走了,而至于为什么他死了又复活,知道的人全都守口如瓶,没有人愿意在这件事自寻麻烦查文斌很快便接到了省城的通知,第二天阿爸和卓雄便被安排到了最好的医院,而查文斌则消失了一周有余后来,通过不断的寻访和拼凑,我陆续知道了一些真相,试图把这些碎片进行拼组,还原出了一个历经了三十年的局:从事国家分裂活动的组织一直存在,在武装分裂无望的情况下,他们想到了古老的风水学,妄图从龙脉入手货郎哥便是属于这种分裂组织的一员,他的任务是找到传说中南龙的干支,并最终锁定在了梁家沟一代因为历史原因,梁家沟在我们国家的记载中几乎可以被忽略,但这不代表着没有人掌握这里的信息。

  三十年前,货郎哥奉命进入梁家沟,他发现了清水坟这座龙头的指向标为了查看金井的存在,清水坟早在三十年前就被他给开了瓢,但是并没有收获他又以制造意外杀害本村村民梁文才,并在下葬的过后,玩了一个掉包的把戏,把梁文才给葬进了清水坟因为梁文才是死于非命,又在水中,所以困在清水坟中一直不能投胎而这份有些通灵的工作需要一些特殊本事的人,白莲教就成了他的帮凶。

  还要从更早的时候说起,我们村有很多寺庙,其中或毁于自然灾害,或毁于人为因素最终得以濒的两座分别是:将军庙和龙王庙这两座庙相隔不过两百米,其中龙王庙是保风调雨顺的,建国后被当成了集体仓库得以濒了一部分,将军庙则是查文斌刚出山时便接触过的一座邪庙,其和白莲教有很深的渊源龙王庙最为传奇的部分是有一批懂求雨术的人,这些人从哪里来的早已不得而知,他们死后被葬在了十八弯,但凡后人来求雨,只要祭拜便有求必应而白莲教则以将军庙作为掩护得以喘息,并大肆修炼邪术,蛊惑人心,并成功的驱使了十八弯的那些亡魂,通过求雨活动大肆敛财,但终在清末太平天国运动时期衰败并出走梁家沟。

  但是这个曾经作为江南一代的总坛的将军庙依旧让白莲教的余孽为之膜拜,并不断有人来此地修炼货郎哥以做山货生意为由,早已把整个梁家沟的地面情况摸了一个遍,但终究是没能发现真正的金井,一直到那支开矿部队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