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七十一章 密码

  黑袍人哈哈一笑道:“所以,我要你帮我打开金井!”

  查文斌虽然贯穿古今,道学满腹,但这六十组天干地支的排序实在过于复杂,而且这种密码锁都有对应的开启口诀作为匹配,靠蛮力或者猜想是永远都打不开的他不是一个信口雌黄的人,便照实说道:“在下无才,你若非要强逼我开,我也没有办法,但的确无能为力。”

  那黑袍人根本不听查文斌的辩解,只是生硬的下了个死命令道:“打不开的话,这龙嘴里出多少水,外面就会下多大的雨,等到这个地方被水灌满之时,也就是水漫梁庒之日 ”。”

  查文斌并不想与你黑袍人再多话,只是淡淡说道:“把那铜铃还于我。”

  黑袍人也不让,口气强硬道:“打开金井先!”

  查文斌不再理睬那人,径直朝着那龙头走去,伸手作势就要摘下那铜铃,只听背后有风声“呼呼”作响,一道黑影飞一般的朝他飞了过去。

  鬼气!强烈的鬼气,这鬼气查文斌十分熟悉,十八弯的黑影!

  右手赶紧拔出七星剑向后一挡,只听“叮”得一声,巾一颤,撞得他身子微微向前一倾再次稳准身形之时,总计一十八道黑影已经把他团团围住。

  瞧那黑袍人手中已经多了一杆硕大的黑色招魂幡,幡上画了一个“卍”字标记,这正是?莲教独有的“驱邪”看家本事,他们能够驱动神鬼为自己所用。

  看见道家所用的幡上竟然画着佛家的标记,查文斌冷笑道:“还真是个不伦不类的吃菜灭魔之徒!”

  “再问你一次,这金井你是开还是不开?”黑袍人恶狠狠的语气已经是****裸的死亡ēixié了,只要查文斌不照做,那么他便会挥动手中的招魂幡,十八个黑影便会一涌而上把查文斌撕成碎片。

  闭眼,右脚轻轻抬起,以左脚为支点,用脚尖轻轻在地上画了一个圆七星剑朝地以左脚为中心划了一道“S”曲线,双脚再分开站立于圆的于线之间,巾缓缓往起一挑做了个防御的姿势。

  “太极?”黑袍人喝道:“你就是再加上两个圆也破不掉十八弯的幡,今天就叫你领教我白莲教画了数百年心血才能驱动的魔!”黑袍一抖,那十八道黑影瞬间身子一低,只能幡动便会出击。

  查文斌睁开眼道:“区区几个雨师作怪,我还真没放在眼里,刚好破了你这一场大雨!”

  “不知死活的东西!”黑袍人手中的招魂幡往前一挥,幡上似乎有无边的鬼气喷涌而出,那十八道黑影尽数出击,直朝那圈中的查文斌扑去。

  查文斌不拿剑来挡,反倒将舰于身前是盘膝而坐,左手拿了一张符捏了个指决道:“以天地太虚为鼎,以太极为炉,以清净为丹基,以无为为丹田,以性命为凝结日月阴阳化机,三清神灵再上,聚顶赐我真火,急急如律令!”

  只见他手中“轰”得冒出一团火光,那符片刻之间便燃烧了起来,捏在手中也不觉得烧得痛查文斌站起身来,拔起七星剑架到左手那一团燃烧着的符上,右手轻轻往回一拉,七星禁个从左手掌心抹过。

  “嗞!”得一声,那是因为掌心被割破后血将符打湿后发出的声音整个巾全部走?之时,火也一同熄灭,此时的七星建体红色,像级了是一根刚从锅炉里拉出来的烧红的铁条。

  那古朴的虫鸟文在巾之上依旧泛着黑色的光,乍隐乍现之间无不透露出一股邪气瞬时间那招魂幡上的气势就被这股邪气压倒了一半,查文斌举着七星剑只轻轻往前一刺,一道黑影便消失了。

  第二剑第三剑……每一次挥动着七星剑都会消失一条黑影,而那道招魂幡上也相应的多出一条划痕,当第十八近下过后,那黑袍人手中的招魂幡已经彻底成了一块破抹布。

  黑袍人看着破烂不堪的招魂幡,语无伦次的说道:“你……你怎么可能,明明你的天雷都被他们挡住了,怎么可能。”

  查文斌双眼通红的站立在黑袍人跟前,只要再一剑,这位白莲教徒便会阴阳两隔了:“忘了告诉你,你们祖先花了千辛万苦带出来的铜铃是我亲手造的!”

  三千年前,蕲封山上,一个青衣人缓缓拂过那支挂满了铃铛的青铜神树“叮”得一声,接着漫山遍野的铜铃都开始响了,一段属于巴蜀神话的乐章开始奏响。

  的确不是现在的查文斌做造,但是三千年前的那个人不就是他嘛?说是他亲手造的,有错嘛?

  “你到底是谁?”他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了,那是因为害怕而发出的颤抖,那是因为和死神靠得太近而发出的颤抖,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不管是人还是鬼,唯一能做的便是臣服!

  “文斌哥!他是人,不要……”是卓雄的叫声,那个黑袍者是人,对于鬼,查文斌有生杀大权,但是人,他没有。

  瞬间,七星较的红色黯淡了下去,他的双眼也逐渐恢复了正痴起剑,查文斌淡淡的说道:“你走吧,永远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那黑袍人提着自己的招魂幡连爬带滚的迅速消失在了这片黑暗里,一边跑一边大叫着:“不是人,他不是人!”

  查文斌觉得身体有些虚弱,便扶着那口棺材坐了下来问道:“我刚才怎么了?”

  卓雄擦了擦头上的冷汗道:“你刚才有点吓人……”的确,跟了查文斌这么久,从未见过他露出过这般的杀气,那股杀气能让不在其中的卓雄都觉得可怕,那是一种绝对死亡的感觉。

  “我只是求了一道三昧真火,那群十八弯的黑影是一群死去的雨师,专门求雨的后来者于此地求雨都要通过他们的神祗,因为只有他们才知道这片山真正的龙位所在不过刚才的一瞬间我的确好像是失去了意识,只是看到了漫山遍野的铜铃。”

  “只是一道符?你仔细看看你的手”卓雄抓着查文斌的左手往上一翻,却见掌心纹路清晰,没有半条疤痕,他有些不解道:“我刚才明明看你拿着剑从这里划过,那些血让整把剑都给染红了呀怎么没见口子啊。”

  查文斌怔怔看着自己的手掌心,刚才他的脑海里就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拿着剑从掌心抹过吧,是谁在暗示自己?

  低头的一瞬间,他看见那块有着六十组天干地支排列得圆盘上洒满了滴滴血迹,那是自己的血嘛?

  那些血迹像芝麻粒一般大小不规则的分布在这张圆盘上,而自己画的那个太极图案恰好把它套在了中间当查文斌的手指轻轻划过那些血迹的时候,一股说不出的热流从指间轻轻传入了心底,瞬间让他有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不知是出于什么目的,查文斌轻轻的转动着磨盘,当两滴血迹被他排列到一条线的时候,脚下传来了“咔嚓”一声。

  “密码!找到了!”他的话中带着一丝惊讶,冥冥之中就像是有人在指引着他在做这一切,这些血迹竟然就是开启这把钥匙的密码!原本对于这口金井,查文斌没有半点兴趣,可就是这样一个不经意间的动作,竟然让他发现了这口金井的开启密码!

  “什么密码?”卓雄问道。

  查文斌抬起头看着那道石刻青龙的脑袋,那对铜铃毫无疑问是来自于巴蜀的蕲封山,南龙恰好起源于四川,而这条干龙又是南龙中被发现的现存最大的一条支龙,有了这对铜铃做眼睛,不就是恰好点醒了这条沉睡了数千年的龙脉吗?

  要开启吗?金井不得见日月星光,一旦见光则立马飞升,下一次出现在何方谁也不会知道,看着头顶那些黑暗弯曲的坑洞,是不可能有光能进来的,要打开吗?

  指尖那股热就像是不唾唤他的精灵,放佛说:“开吧开吧,只要开了,就会有你想要的。”

  “罢了,既然命中注定要我来,那我便做了个这个恶人龙若飞升,则往后百年内天下必定会有变数”说着,他便按照那些血迹不停的转动着磨盘,一条条红色的由血挤成的直线开始逐渐组合起来。

  看着磨盘上的线条不停的被组合,查文斌的口中也不停的念道:“甲为栋梁之木,东方;乙为花果之木,东方;丙为太阳之火,南方;丁为灯烛之火,南方;戊为城墙之土,中方;己为田园之土,中方;庚为斧钺之金,西方;辛为首饰之金,西方;壬为江河之水,北方;癸为雨露之水,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