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七十章 当朝天下

  接过卓雄给的铜铃,查文斌紧紧握在手里,这枚铜铃对他来说很重要,因为里头有一个他的兄弟。

  查文斌握着铜铃觉得这铃铛在动,很轻微的在动摸着那古朴的铃,查文斌轻轻说道:“你是在我们的么?”那铃像是听懂了,发出脆耳得“叮”的一声。

  一阵微风轻轻摆动过后,查文斌这手中的铃铛就不见了,是谁在黑暗中抢走了他的铃铛,能做到这般无声无息?

  拍了拍卓雄的肩膀,查文斌站了起来,看着不远处的那一抹黑说道:“是该到见见的时候了”

  “啪”得一声,无数个火把亮起,短暂的失明过后,那口漆黑的大棺材就放在不远处的两块石头上,一条龙头造型的石刻正对着棺材,像是突然从岩石里钻出来的,只有龙的前半个身子。

  那龙的嘴里有一小股清水正在往外吐,很快整个棺材都被淋得透湿,而那条龙上只有一只眼睛,另外一只则没有了去向。

  一个身材颇为高大的黑衣人在棺材前头半跪着,他的手上托着一枚造型古朴的铜铃,那铜铃在火把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很是好看。

  仔细辨别就不难发现,那龙形石刻的另外一只眼睛正是一枚和这个一样的铜铃!

  查文斌缓缓走近说道:“不管你是谁,这枚铜铃你都不能拿走。”

  那黑衣人的脖子微微动了一下又继续看着前方,嘴里“叽里咕噜”得念叨着让人听不懂的文字,完全没有理会其他人的存在。

  等到他念完这一长串的咒语后,只见他衣袖微微一甩,一个白色的东西飞向了查文斌查文斌眼疾手快一把握赚这是一个造型相当优美的白色净瓶,瓶口还用火漆封着瓶子上面刻画了一个穿着肚兜的男孩童,尤其是那双调皮的眼睛真有要活过来的意思这瓶子的质地相当好,透过外面的瓷胎,瓶身之内竟隐约有一股绿色之气在缓缓涌动。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黑袍子里头发出:“拿走,这是那个娃娃的魂魄。”

  查文斌收好瓶子冷冷道:“我要那枚铜铃。”

  黑袍子拖着手中的铜铃一步一步走向那只龙头,轻轻一按,那枚铜铃便刚刚好的一般嵌入了龙头上的那只眼窝子,这头龙顿时像有了一股生气,从龙嘴之中吐出的水也一下子增大了好多,转眼间,地面上就形成了一个水潭。

  黑袍子转过身来,也看不清他的脸,只是缓缓道:“清风道人马肃风是你师傅吧。”

  “是家师”在这一代能叫出他师傅名号的寥寥无几,马肃风可不像查文斌这样,他七天里头恨不得有五天是醉的,整天邋里邋遢疯疯癫癫的,我爷爷那一代的人多半都叫他疯道士。

  “他没告诉过你不准去十八弯嘛?”

  查文斌照实回答:“说过。”

  “很多年前,我和你师傅之间也曾经像今天和你一样面对面我们之间有一个约定,我不去五里铺,他不来十八弯五里铺是我的禁地,十八弯你们天正道也不能踏入半步,我遵守了这个约定,可是你们却破戒了。”

  查文斌面不改色的答道:“你若有违天理,我想家师也不会袖手旁观吧。”

  一枚黑色的东西飞一般的射向查文斌,查文斌根本来不及闪躲,只是一阵风过后,他便感觉到脸颊上火辣辣的痛转身一看,一枚黑色的三角旗子已经有半寸没入了后面的岩石,旗子上画着一枚白色的莲花,花瓣之上有点点血迹,想必是刚才从查文斌脸上划过留下的。

  那黑袍人冷冷道:“口出狂言,清风小儿也不敢这般跟我说话!”

  “白莲教?”查文斌看着那枚滴血的莲花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

  黑袍人双手往后一放道:“算你有点见识。”

  这究竟是什么个事情,白莲教不是早在清末的时候就灭了么,怎么还有余孽!史书中的确记载过白莲教徒得左道之书,人能役鬼神,言能鉴人终身,曾经活跃于大半个中国,其中浙皖两省更是其重中之重。

  查文斌不屑的说道:“邪魔歪道!”的确,白莲教在闯教的时候吸取了琐罗亚斯德教佛教道教等诸家之长后建立的,根本没有自己的修行体系,而是一锅大杂烩,不伦不类而道教的人更是称他们为“吃菜灭魔”,吃菜本是吃斋的意思,主为佛教修行者,而灭魔则是道教,尤其以茅山一派作为代表如此称呼,不过是认为白莲教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被视为魔教歪道,不入正教的范畴。

  那黑袍人不怒反哈哈大笑道:“若是三十年前说这话,你已经死了,不过现在我想和你做一笔交易。”

  查文斌的回答也很干脆:“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取了铃铛走了便是,还有棺材里那个人的死,你要有个交代。”

  “铜铃你可以拿走,两个都拿走也行,交代我也可以给你,我愿意一命偿一命这些都是我跟你做交易的筹码,包括外面下得这场雨和村子里的几百口人,你考虑考虑。”

  这份筹码的分量绝对不轻,尤其是后两个,查文斌不得不想着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天罚出世,那不是凡人可以左右的,一如天命所归,谁能阻止?

  “什么交易?”

  “帮我打开金井,然后毁掉它,在这片地方我找了都快六十年了,今天才确定位置我虽然能驱神鬼,但是这毕竟是你们道家的东西,你可以过来看看。”

  查文斌走到黑袍人的身边,只见他的脚下有一块磨盘大的石头,上面刻满了各种符号,那些符号查文斌一点也不陌生。

  黑袍人用脚点着那个磨盘道:“这是六十组天干地支,磨盘是两个圆环组成的,只要还原这里原本的排列,这口金井自然就能开。”

  查文斌问道:“有口诀吗?”

  “没有。”

  “没有怎么可能打得开?”

  “所以才要你来试试,只要你能打开,我的话立马兑现!”

  这就像是一把由六十个密码组成的锁,只要把这六十个符号按照设定好的顺序排列开来,这把锁就能开这是一种非常古老的密码防盗技术,其结构的复杂性比现有的任何一种机械电子防盗箱都要高,每增加一个符号,其难度就会呈几何倍数的增长。

  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

  查文斌凝视了那块磨盘好久问道:“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嘛?”

  黑袍人指着那个龙头说道:“每一个朝代都有一条龙脉,到今天一共出现了二十四条龙脉,历经了二十四朝天子古人早就把整个龙脉布局摸得一清二楚,为了维持朝代的稳固,他们会把每一条会ēixié到自己的新龙脉给斩断,所以,现存能够影响到朝代更迭的龙脉已经消失殆尽了但是唯独有一条龙脉,至今未曾被人发现,你可知道是哪一条?”

  查文斌回答道:“南龙!”

  黑袍人大笑道:“我果真没有看错人,没错,正是南龙!当年刘伯温定天下龙脉便断言:南龙一脉,从峨眉山沿江东行后,一开始不知结局,右挟黟浙,左带苕水,直到何长墙秦驻之间才恍若终止但是这条龙脉却始终未能有人发现其真正走势,依你看,这条龙现在何方?”

  查文斌说道:“南龙出自巴蜀,入何确为主龙,刘伯温自是不会看走眼的南北中三大主龙脉中的中北两龙气数已粳中龙亡于明,北龙亡于清,唯独南龙一脉尚有余息,就是当下这条最大的支龙天下不合,则这条龙不可断,合则飞升,断则全断此支龙以景冈山为少祖又生南北二支:北为九岭山,九岭山生庐山,庐山之气贯于安徽又生发黄山;过安徽到浙江派生出东天目山莫干山和欧山三条小龙;而南的那一支便是如今大家都在找的。”

  “不错,当朝能够得天下,不过得益于这出自井冈山的北支龙,但是这天下还不能是天下,只要南支龙未归,终究是盘散沙。”

  “南支龙由西天目福建入海,到台湾!”瞬间,查文斌就明白i了那支开矿的部队真正的意义是什么,这条南龙中最大的干龙在左右着当今天下的走势,而干龙在天目山脉一分为二,那条入了台湾的南支龙如果能和北支龙在东西天目山合二为一的话,则能平定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