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六十七章 谜一般的坑

  那乌鸦始终离着他们头顶不高的位置盘旋着,遇上难走的路,它还会停下来等等他们两人走着走着发现雨越来越小到最后竟然是退,但外围的雨势依旧凶险,他们就像是进了台风眼一般风平浪静。

  两人稍作了整理了一番,那乌鸦就像是等不及了怪叫一声,然后朝着山顶越飞越高,一直到变成一个小黑点消失不见。

  看着河图那一脸狼狈的样子,一整晚他都没睡了,卓雄有些的的问道:“估计这就是点睛山了,看着不高,估计走走要阵子,你还吃得消不?”

  河图毕竟还是个大孩子,嘴上可以逞能但是身体却不由他,小腿已经开始微微颤抖,大口喘着气道:“叔,没问题!”

  “拉倒吧你,这样,我先上去,沿路呢会折断树枝作为记号,你跟着记号慢慢走 ”“我怕再拖拖就来不及了,铃铛我先带上去。”

  以卓雄的身体素质很快便把河图给甩在了后面,跟随查文斌这么多年,他知道有的话不信也得信,全村人的命可就搭在他手上的这枚铜铃上头了。

  再说查文斌见了那些黑影尽数跳下坑洞,只留了一口孤零零的棺材在地面他等了一会儿没啥动静,便打算先过,这辈子见过的风浪也够大了,不差这一回。

  看着那棺材离自己不过百来米路,地上到处都是坑洞,各个都是黑漆漆的不见底,哪个随意踩下去都可能粉身碎骨,查文斌绕着那些坑洞走,不料走了一会儿发现自己离那棺材还有百十来米的距离作为一个懂得奇门遁甲的人,他立刻就意识到自己着道了,这些看似分布杂乱的坑洞都是按照一定的路数排列的!

  要破奇门遁甲最好的办法便是居高临下,可是他在这点上彻底大意了,谁也想不到这么一座山头上还有这玩意的存在有道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若是已经入了局再想出就很难了。

  若是给他多一点点的时间,他还是有把握破局的,无论怎么样的鬼打墙,终究离不开奇门遁甲所综,只要从死门入,找到生门出,自然便可以了但是查文斌的脑海里浮现出的这幅坑洞组成部分又不像是普通的奇门套路,就在他苦思冥想之际,突然听到有人在叫喊自己的名字,抬头一看,原来是卓雄来了。

  卓雄瞧见查文斌,是又喜又惊喜的是他终于找到了失踪两天的文斌哥,惊的是那乌鸦果然是带路的,若真如此,那句话岂不是要成真的他迫不及待的想把这件事告诉查文斌,还没下去就听见查文斌喊道:“先别动,你站在那儿,这里挺危险的,我被困了。”

  “咋了?”

  “你站得高,看的清楚,你数数这上面抛去中间那个大坑,总共有多少个洞?”

  卓雄一瞧那些密密麻麻的坑就觉得脑袋大了,但是眼下查文斌被困他也不得不打起精神来数道:“一二三……。”

  “一百零五一百零六,好像是一百零六个。”

  “你别好像,得确定!”对于奇门术数而言,错一个数字就是满盘皆错,绝不能大意。

  “那你等等,我再数一遍……。”

  “一百零五一百零六一百零七!是一百零七个坑洞,这回没错。”

  一百零七,加上中间那颗最大的就是一百零八!查文斌的脑海里瞬间就把这幅坑洞的画面显现了出来,怪不得觉得这些洞看似杂乱分布又觉得眼熟,这是按照天罡地煞一百零八个星位作为阵眼,以奇门遁甲之术将其打乱,若想出这个阵,若是不懂这天罡地煞的排列,是绝对走不到中间去的!

  放到现在来说,这也是一个巨大而复杂的数学题加上心理题一百零八个天罡地煞是对应了天干地支所排,本就可以演变出无数种变化,可以说保罗了整幅道家千百年来在星象上的所有,再加上奇门遁甲的变化,这幅图若没有半年的时间,查文斌根本没有把握解开!

  看似平淡的一个山凹,出现了如此复杂而玄妙的东西,查文斌因为一时的大意而命悬一线此种图的厉害之处便是让人产生幻觉,眼前看似是路的地方也许是坑洞,看似是坑洞的地方又有可能是平地,一脚往前就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查文斌有点急了,他可没时间耗在这种解图的无聊事情上。

  看出异样的卓雄喊道:“文斌哥,你咋了?”

  “我被困在里头了,左右不能动。”

  “咋个不能动了?”

  “四周都是坑,哪一脚错了就得跌下去。”

  卓雄有些不明白i,这在他看来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呀不就是绕过那些坑洞么。

  “这又啥难的,你不是看得见地上的坑么?”

  “我看到的未必是真的,这个阵能让人有幻觉。”

  卓雄反问道:“那我都能数得出有一百零八个坑,那也是幻觉?”这要是幻觉,那不是坑死查文斌了么,他也有些急了。

  查文斌一想,对呀卓雄不在这阵里,那么他就可以不受影响瞬间,他就想到了一个破阵的办法,用最简单的方法解决最复杂的事情,寻找一双看得见的眼睛!卓雄不就是那双眼睛嘛!这个办法值得一试!

  查文斌喊道:“你可以看到从我这儿怎样到中间那口棺材那儿去吗?”

  卓雄仔细看了看道:“可以”可他就是觉得看久了有些恶心。

  “那好,你指挥我走,现在开始。”

  “左进一步再向前三步。”

  查文斌照着卓雄的说法,很快就到了一个坑洞的前方。

  “右进两步,再向前两步。”

  查文斌现在就像是棋盘上的一枚棋子,只能任凭卓雄的指挥,很快他就发现右进两步过后再向前走一步就是无底深渊的坑洞,他退下来问道:“我的前面不是个坑吗?”

  “没坑呀你的右边才是个坑,后面也是坑,可别乱动。”

  查文斌低头看了一下,发现自己的右边和后面是平地!这时候是该选择相信卓雄还是自己的眼睛?前面那一脚踩下去若真是踩空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他深深了吸了一口气叹道:“罢了罢了,若真是踏空也算是把命交到自己兄弟手上了”他索性闭上了眼睛不去看,抬起左脚轻轻往前跨了一步,身子也往前挪动了一步当和鞋底接触的时候传来的是踏实的大地时,查文斌开始庆幸自己选择对了他睁开眼睛一看,果然自己是踩在了平地上,刚才那个坑不见了,而自己的身后和右后方各有一个大坑,若是自己独自一人,想必刚才早就选择了往右,那样的话,迎接他的就是黑白无常的锁魂勾了!

  阵法杀人于无形,所以诸葛亮用几个破石头就困住了对方几万大军,这其中的奥妙那说上几天几夜也说不完查文斌开始不看地面,完全按照卓雄的指挥挪动着自己的脚步,当卓雄说他已经到了中央的时候,他才睁开眼睛,眼前就是那根长形石条上摆放的那口黑棺材。

  这棺材外形普通,木料做工都是普通货,查文斌敲击了几下,里面传来“咚咚”得回声,听得出是有东西埋在里头的。

  “文斌哥,我要过来不?”卓雄在上面等的有些急了。

  查文斌背对着他说道:“你别动,你要过来了,我们就出不去了。”

  接着他就没听见卓雄的声音却听到了河图的叫声:“师傅!”

  查文斌一听是徒弟,连忙转过身来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跟瞎子叔一起来的,咦,他人呢?他应该比我快啊。”

  查文斌抬手一指道:“不就在你边上吗?”

  河图四下一看,哪里有卓雄的影子,那四周的地面连人踩踏过的痕迹都没正找着呢,突然河图身后有人喊道:“你小子怎么比我跑的还快啊。”

  河图转身一看,是卓雄在后面哼哧哼哧的上来了,身上全都是划痕,脸上的皮都破了好几处,他一瞧见查文斌便喊道:“文斌哥,可找到你了!”

  查文斌的脑子当时就“嗡”了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你刚才去哪了?”他问道。

  卓雄说道:“我一直在找你呀都找了一整夜了,一只乌鸦把我们带上来的刚才我上山的时候冲出来一只花豹扑我,差点没滚到山脚去,咦,那只乌鸦呢?”

  查文斌暗道一声:不好,上当了。

  “刚才那个不是你?”

  “什么刚才?”说着,卓雄和河图就准备下去找他,却听见查文斌大声喊道:“别过来!”

  接着,卓雄和河图便同时看见了让他们伤心欲绝的一幕,查文斌站着的那根横在大坑洞上的长条石断然断裂,一瞬间,查文斌便和那口棺材跌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