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六十三章 开矿部队

  98年那一次全国范围的特大洪水几乎影响了浙江全境,但是梁家沟却能幸免,这一次整个浙西北,貌似也就梁家沟是最严重的,那几块乌云哪儿也没去,整日整夜的笼罩在梁家沟的天空上头,跟不要命似得漫天洒水,距离我们村不过十几公里的地方却滴雨未下。

  村里的好多老人们抽着闷烟都说这是龙王爷发怒了,开始有人不断往河里倒蒸熟的馒头,上面还用红纸戳着章,过去都用这玩意作为神灵的祭司用品 ”“ 随着水位的持续升高,后来已经有人朝河里丢活鸡活鸭,可是老天爷终究是没有怜悯可怜的人们。

  那一次的洪水,我们村的房子几乎被冲毁了三分之一因为梁家沟是沿河生成的村落,所以几乎每家都有一道自己建造的桥,当年,超过一半的桥都被洪水击垮,地里的庄家全部被一扫而光,无数良田就此成了河沙滩而我的老家因为地势高,所以才能躲过一劫,等那天我被接回家时,洪水就已经和桥面持平,等到中午的时候,桥已经看不见了,完全被水淹没。

  似乎梁家沟百年风调雨顺就此结束了,而我的状况也一直没有好转,虽然不再发热,可是人却和之前大不一样,眼神呆滞空洞,除了发呆还是发呆家里人也急的没办法,该用的招都用了,偏偏查文斌又不知去向,雨水又大,只能在家中硬挺着。

  我似乎是睡了一个好长好长的觉,梦中的那个我被几个黑影架在棺材上抬进了老林子梁家沟地处天目山脉,天目山的最高峰就是坐落在梁家沟的范围内,我们当地人都把它叫做点睛山。

  点睛山很高,说是在梁家沟,其实离我们却很远,走路的话得四五个小时才能到山脚,至于山顶那是更加没有人去过,平时在家门口院子里坐着都能瞧见那座山,但是这百来年还从未有人进去过每次梁家沟要下雨,我们都能提前把晒在外面的衣服啊草药啊之类的东西先收回家,那是因为梁家沟下雨有一个规律:必定是从点睛山的主峰上先下,然后雨势才会朝着外面慢慢靠过来要是赶上夏天打雷暴的时候,雨点子大来的猛,就可以清晰的看见一道白色的雨帘子从山上缓缓走来。

  解放前后,村里的粮食不够吃,村民们就会进山种植玉米选一块荒山,放一把大火,烧剩下的柴灰就成了天然肥料,在这种高山上种植出来的玉米棒槌极大,颗粒饱满,味道也香但是最远的地方也就是到那点睛山的山脚,据我爷爷那辈的人说,点睛山从远处看是绿色的,从山脚往上看确是黑色的,让人压抑的很。

  山间荆棘丛生,毒蛇猛兽出没,他们还时常看到山岭之间有浓烟升起那时候都说山上住着流窜的土匪,也有人说那是国民党残留下来的小股部队,这样一来,反倒是更加没人敢进山了。

  到了七十年代中后期,随着四人帮的瓦解,整个国家处于一片建设大潮中我们那个地处偏僻的小村也引来了一批新的客人:解放军某部地质大队。

  因为梁家沟是个山谷地形,缺乏大面积的平地给部队驻扎,所以这些军人们采用当年知青下乡的慕,分组住在当地村民的家中他们有纪律,自己带伙食,也给村民们提供房租,空闲的时候更会来上几场电影,梁家沟所接触到的东西可以说在当时的浙西北绝对属于领先水平。

  这支部队的主要任务是替当时急需资源的矿产资源,而我们村经过矿产普竟然发现蕴藏有两种矿产:锑矿和铀矿!其中第二种铀矿就是用来制造原子核能的原料,所以当时直接进驻了一支部队,其中有一个五人组成的小队就驻扎在我祖上的老宅子中,现在那块地已经成了菜园子。

  当时这支部队对于铀矿的重视程度要高于锑矿,因为铀矿属于重要战略物资,他们运来了先进的钻探设备,打下去的矿孔深达千米至今在我老家对面那块山上仍然分布着大大小小的不明金属管,这些管材埋入地下数百上千米,风吹雨打都不曾有半点锈迹。

  还有一支小分队被派去查探锑矿,锑矿分布的位置是在点睛山的半山腰,这支小分队就是住宅在我家老宅里的那五个人。

  当年负责带这五人进山的是爷爷,其实他只能带到山脚,再往上就是这几个兵的事儿这五个兵中有四个是娃娃兵,刚分进连队的新兵蛋子,带头的班长也不过是两年的兵,年纪才二十出头。

  开矿是个苦力活,尤其是在野外探矿,这种深山老林里头光一个收集样本所需的设备运输就要花上个把月,只能靠人力背他们把设备拆分搬上去重新组装,营地就建在半山腰,每隔一周有两个人会下山拿钻探机所需的柴油和他们的口粮。

  偶尔天气不好的时候,他们也会全部下来,住在我家的老宅子里头听我爷爷讲这里的一些老故事,他们都没有留下名字,阿爸也只知道叫他们解放军这些十八九岁的娃娃兵们来自全国各地,经常也会拿一些饼干给还是个孩子的阿爸解馋。

  这些人在山上一共呆了半年左右,期间也有人抱怨点睛山上时常有地方钻不动,往下打了几十米钻头就没法再继续了,但是半年后两个负责下山拿必需品的人说他们已经找到矿脉,带下来的样本证明这是一块纯度很高的锑矿那时候关于铀矿的勘探进展一直不是很顺利,所以连队决定把这个消息送到上级,想多抽调一些人手先行开采锑矿,并让那两个兵回去通知其它几人扩大营地,准备进驻更多的人员。

  这两个兵带着领导的指示欢天喜地的进了山,一周后再也没有见他们继续下山拿物资,十天后,一支十人左右的队伍进了点睛山,十五天后我们村突然开了大批部队,二十天后整个勘探部队一夜之间全部撤离,丢下的那些线缆,发电机等等设备都没来得及拿走我的老家至今还留有两把铁锹,用了将近三十年都没半点问题,质量那叫一个好,这两把铁锹就是那时候留下的。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这支部队为何在一夜之间撤离,这是军方的秘密,平头百姓自然无权得知但是每一年的清明,都会有挂着军方牌照的小车来到我们村,在通向点睛山的路口放上一个花圈,这个地方就位于水库往里两公里处。

  梁家沟那时候捡了一大批军落,尤其是那几台柴油机,曾经在后面好长一段时间里为农田灌溉做出了贡献但是也正是从那个时候起,梁家沟开始与世隔绝,一条省道线明明从梁家沟走是最近也是最方便的,可是施工方宁可绕道数十公里挖隧道。

  往后的二十年里,梁家沟再也没有得到任何有关现代化建设的扶持,这个村庄就放佛被遗弃了一般,那些曾经让部队出动的优质矿藏也就此被埋入地下后来也曾经有企业想来开发锑矿,但不知是什么原因,这些企业都没有被批准开采资格,而每一个熟知中国地理的老师都会告诫梁家沟的学生,不要离那些露出地面半截的管子太近。

  铀矿的放射性何其强烈,一直持续到九十年代中后期,梁家沟的村民基本都是死于癌症一份全体村民的报告被层层递上了高层,终于上面来了一支部队把当年铀矿的几个入口封死,梁家沟这些年才有所好转,但是更多的像我家这样的人已经迁移了出来。

  当年那个我睡了好久好久,在梦里,我就被抬上了点睛山,在那里,我见到了废弃的营地,也见到了数个深不见底的大坑,更加重要的是,我还见到了查文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