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六十二章 羊毛痧

  黑夜中,狂风暴雨,但是雨点丝毫都没有把我打湿的迹象,那些看似黄豆大的雨点纷纷扬扬,但是我的四周就像是一张无形的墙,把这风雨全部都给挡在了外面。

  我想跳下那口棺材,但是却发现除了意识存在之外,手脚完全都不会动我想喊,喉咙也已经失去了发声的作用,就如同一个木偶被人放在了棺材上,前前后后都有一些人,他们穿着黑色的大袍子,把整个人都包在里头,我感觉他们不是在走,而是在飘的”

  伴随一路上除了那不停念着的经文就是风雨声,他们抬着棺材一直往村子的后面走去我们村不大,百来户人家,走着走着就到了没人的地方。

  路过将军庙再往里头那就是一段山路,沿着山路往上是一个水库水库再往里头走个两里路就是荒山老林子,那地方平时基本就没什么人会去了。

  看他们的方向是要进山,很小的时候,我还跟在大人的屁股后面进去过一次这地方之所以有水库,是因为再往里头有一条河,谁也不知道水的源头在哪里,总之都是从很高的悬崖上挂成的瀑布,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水潭子这里的水特别凉,就是盛夏的时节成年人在这条河里也呆不了几分钟,水温会让人冻成抖糠的筛子。

  其中里头有个最大的水潭位于峡谷下面,大概是解放后开始不断有来自外地的人排成长队过来大搞求雨活动求雨仪式的地点就是在这个最大的水潭里,当地人也就把这儿叫做大龙潭那些求雨者是不跟我们当地人做任何交流的,吹着唢呐敲着鼓的来,挥着彩旗诵着经的回去这些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谁也不知道,但是自从改革开放后,来求雨的人就越来越少一直到了九十年代中后期,已经没有人再来了,不来的原因据说是懂这种仪式和会念经文的人都不在了,这种类似于萨满巫术的神奇仪式也就这般消失在了我们的记忆里。

  路越来越小开始不断有树枝从身边划过,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些小树杈割到我的皮肤,能留下伤痕,但是没有任何疼痛感路越走越弯,林子越来越密,很快我就在这片黑夜里迷盟。

  再说查文斌出门直扑那十八弯而去,等他到了的时候,整个十八弯一片狼藉,那是焦土遍地,棺木到处散落,几个几乎被移平了的坟窝子上面还冒着缕缕青烟能搞出这么大动静的吗,只有雷,但这个雷也不是查文斌的五雷咒所劈,这是天雷才该有的威力,也就是平常我们见到的雷所谓的五雷咒还是真雷咒都借助了自然中雷的力量早就了阵法,其威力无法同九天真雷相比,真雷一道闪电可是几十万伏的电压,谁能驱使得了?

  十八弯不知是何时有了这十八座坟,如今天罚已经出世,查文斌心知一二,一场灾难即将降临。

  但是今夜星光全无,要凭借星宿确定青龙走势已经完全行不通,若想破此局,唯一的办法便是找到头龙,释放所有的龙气。

  青龙掌管晴雨天气变化,所以很早之前才会不断有人来到此地求雨雨可大可小适时降雨那是甘露,天降狂雨,那便是洪灾有人发现了这条青龙所在,非成妙的用几座大墓构建了这道御龙风水局,从此梁家湾便接着龙气风调雨顺一代又一代。

  万物皆可被用,但万物又皆有灵性,龙这东西一般人驾驭不了,一旦被它翻身,那便是天灾降临就和药能救人也能杀人的道理一样,因为风水局的一头被破,这条青龙此时已成了一条暴龙主导这一切的背后,究竟是什么原因,查文斌目前还不得知,他能做的只有尽快找到另外一口金井然后开井见日月星光,让龙气一泻千里重归自然。

  如此一来,我们村将从此告别龙的庇护,恢复到一个再也普通不过的小村庄,龙气一泄,雨水自然而然就停止了,一切就会回到最初的开始。

  回到家中查看卓雄和扎褐两人已经有所好转,又点了香烛替他们请命驱邪,到了天明两人总算是清醒了过来,而我则是彻底的昏睡了过去。

  关于那段事情我是记忆全无的,只能是事后听我阿妈跟我讲述了那一段让她差点急疯了往事。

  我的家教比较严格,阿妈从小就不让我睡懒觉,他们起床之后便会照例在一楼客厅喊我的名字起床换做往日,我顶多在床上赖个四五分钟,一旦超过这个点还没下楼,老妈是会上来拧我耳朵的。

  联想到昨晚熬夜,阿妈破天荒的让我多睡了一小时等她一小时后准备抓我起床时却发现了躺在地板上的我脸色惨白,毫无血色,无论怎么喊我都没有反应,身边的随身听还在播放着卡带,地上有一把桃木剑,木制的巾已经开裂。

  阿妈抱着我下楼,外面的雨依旧没有停,他们想把我送去医院,但是能通车的路都被淹了他们就用雨披包着我的身体,然后用肩膀用双腿,翻山路,走小路,一直到镇上才拦到了车子给送去了县医院。

  所有的检查指标都是正常,唯独体温偏高,没有医生能说出个所以然,我就那样昏迷着胸口那块铜钱印记格外的红,像是刚被铁钳烙印上去的一般一直到了后半夜,我才醒过来,我的情况和当年小姨如出一辙不肯在医院待,乱发脾气,嘴里经常说一些让他们也听不明白i的话,我阿妈说那就和唱戏的戏文一样,两只眼睛里冒着和我那个年纪不相符的凶光。

  因为有了前车之鉴,所以他们猜想我是不是那晚碰到什么脏东西了,但持续的高烧让他们又不敢把我从医院接走那时候来的人不是查文斌,而是外婆。

  我的外婆是懂一些路数的,一来年轻的时候她和外公经营的是棺材铺,和脏东西打得交道并不比查文斌少在外婆的老家有一种民间巫术,叫“念米”,这套东西后来我也曾跟着外婆学过,但是那种奇怪的语言实在是太难懂了,其实外婆自己也不懂她说的到底是什么,而是靠死记硬背下来的。

  “念米”是一种已经要失传了的民间巫术,这种巫术从哪里来,是谁开创的都无从考证她所需要的东西也很简单,一枚蜡烛,一根绣花针,一个用旧衣服布料做的小包,一把炒的半生的米,一只碗,一双筷子,一杯水,这些材料在任何一户人家都可以找到。

  筷子要先立碗中,碗里头装着半碗水,关于这东西的解释后来电视里头都给出了答案,但是我试过,没有成功当时我的病房是单独安排的,这个是托了查文斌的关系,所以外婆就在我的病房里做了这场“土法事。”

  立完筷子后,外婆点燃蜡烛然后把那把半生的米放进了布袋子里,米要放得刚刚把布袋子撑圆起来,不能多也不能少,大约是平时吃饭用的碗一碗整米放完后,把包的口子用针线缝起来,然后把这个包压在我的脑袋下面,接着就是对着那双立在碗里的筷子念经。

  一边念经,一边要绕着那碗转圈,左三圈又三圈,如此反复念的经文很长很难记,绝不是她老家那种金华方言,也不是现在居住的洪村方言,或者根本就属于这个世界上的语言。

  经文念完之后,外婆把压在我脑袋下面的包取出来,这时再把布包里头的米全部倒入小碗里头会发现米已经只剩下半碗了,还有半碗米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外婆跟我解释是那半碗里已经被脏东西拿走了,她拿走了米,也带走了晦气。

  如果米剩下的超过了半碗,则要重新装回去继续念经,一直念到只剩下半碗后就不会再少了这半碗里米要拿去煮成饭,还不能熟透了,略微带点夹生,我吃下去后立马就开始吐,各种难闻的味道让当时医院里的医生都不愿意进来。

  吐完了,人就觉得舒服,这时外婆又拿了一把糯米混着着白酒在我全身推,反复推了之后,那些糯米上开始出现了白色的如线头一般的东西,这玩意叫做“羊毛痧”外婆说这东西是受到了时疫秽浊之气,只能用老祖宗留下的办法,不过确实也是,中医上的确有关于这个“羊毛痧”的记载,并且西医方便至今未能解释其原因。

  搓完之后,我身上最红的那块地方已经不是铜钱印了,而是位于肚脐眼上方一寸的位置外婆就用绣花针在蜡烛上烘烤过后直接刺破皮肤,她就那么随便拨弄几下,一根长约两厘米左右的黑色毛发状东西便被轻轻拉扯了出来,外婆说这就是“主痧”,只要取出这东西,烧就能退了。

  果不其然,第二天我的高烧就退了,但是人依旧是在游离状态,跟丢了魂一样那时候,阿爸他们才准备把我先接回家去找查文斌,可是查文斌已经离家一晚未归,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而我们村几乎已经被洪水开始包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