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六十一章 局中局(三)

  乌云压顶当遮日月星光,电闪雷鸣响彻神州大地,东方龙角亢之精,吐云郁气,喊雷发声,飞翔八极,周游四冥,来立吾左东方七宿,受命于天,威泽四方,这本说的是青龙出世的景象,但今晚这阵势查文斌也瞧得出有人是要以龙祭天龙头落,风水破,风水学上的青龙可以是龙也可以是幻,先人利用龙脉走势可保风调雨顺,亦可镇邪除魔。

  查文斌安顿好那一屋子被惊了的孤魂野鬼,重新点起长明灯,再看过两位兄弟,未有衰退迹象,这才轻轻锁上门,只留了那枚祖传天师大印搁在屋内镇守 ”有这枚印在,别说那几个野鬼,就是阴差来了也得掂量掂量,凌正阳开山大印岂是一般人能驼得动的?

  走出屋外,已是后半夜凌晨,但这天丝毫没有罢休的意思,一波接着一波的狂风夹杂着大雨猛烈的冲击着,门前那条小河里的水眼看都要过了桥面。

  查文斌抬头看着电闪雷鸣,喃喃道:“东方甲乙木水银,澄之不情,搅之不浊,心箕两宿受困于雷电之中,若是你强行调头来救,则将角亢氐三星完全暴露于视野,以我之力只需三枚灭魂钉便可彻底收服,何况是那几个深不可测的主”他终于明白i了为什么当年马真人会几次三番的叮嘱他别去碰十八弯,能设局抓龙的主是他能惹的起的嘛?

  这里所说的龙可不是想象中高大威猛的真龙,此处所说的龙是指龙气,龙脉,无形隐于江河大川,能以星宿地形风水五行对某一个地方甚至是某一个国家产生影响。

  青龙主东方七宿,乃是为玄武大帝镇守道观山门的神兽,属木,又可掌晴雨天气变化古人求雨都要祭拜东方,以伺青龙,一想起前半夜在十八弯听到的那些经文,查文斌心头涌现出了一个非常让人难以想象的假设,就更加别提让别人相信了,但是似乎又只有这样才能说得通。

  整件事情,从始至终,货郎哥不过是个祭品,把他选作祭品的原因是因为他的那块农家乐能成为这后续所有事情的导火线而我看见的那口黑棺材被一群黑影子抬走也似乎从侧面印证了这一点,他们要的只是求雨环节里头的一个祭品。

  十八弯的主才是这一些列血案背后真正的凶手,一个凌驾于查文斌见识之上的主。

  这个主的来历,马真人肯定知道,不然天正道以除邪镇恶为己任,又怎会下了几道门规把那看似普通的十八弯设为禁地呢?

  如果有机会,如果还有时间,他想再去一次十八弯。

  可是外面的雨真的太大了,大到无法正尘立。

  他还是去了,不去的话他也就不是查文斌了。

  查文斌走后,我们冒着暴雨陆续回了家,那个晚上,我怎么翻来覆去的都睡不着那口黑漆漆的大棺材上面竟然站着的会是我,那个景象真的不像是梦,一切都那么的真实

  我住在二楼,阿爸和阿妈是在一楼,很小的时候我便和他们分开住这个房间我睡了十几年了,从未感觉过害怕,但是那一晚我真的很怕屋里的灯,我不敢关,耳朵里塞着当时流行的卡带式随身听,我想以歌声的方式提醒自己不要睡,只要熬到天亮就一切都会好了。

  磁带是一位当时颇红的香港歌手,是从我堂哥那里借来的,这盘磁带我已经反复听了个把月突然磁带里头就传来了一阵“兹兹”声,我以为是卡带了,打开随身听一看,一切正常原来是没电了,床头有新买的电池给换上,耳塞里头的歌曲又恢复了正常。

  我不敢闭上眼,不想回忆起那个画面,我很想冲到楼下去喊阿爸和阿妈,但是又拉不下那个脸我能感觉到背后的冷汗一阵接着一阵,虽然那一晚的天气很凉爽,天花板上是一盏普通的节能吸顶灯,我怎么都觉得灯光是那样的惨白。

  我的胸口有一块铜钱大小的印记,这块印记很小的时候大人们以为是胎记,只有查文斌见过了才说这块东西的来历不简单,是天眼,将来一定会开的果真如他所料,我见过很多脏东西,也包括带人入地府的阴差,见了多了,也就不觉得怕但是唯独今晚,我的内心很焦躁和不安,盯着那盏发白光的灯,我的眼皮有些不争气的慢慢开始合拢,慢慢的我开始睡着了。

  不知什么时候,磁带里头的男声变成了女声,而且还是那种空洞的幽幽的忽远忽近的声音,不像是歌曲,也不像是说话,而更像是我听过的查文斌嘴中那念经的节奏这个节奏一下子就把我从梦中给拉醒了过来,我依旧靠在床头,只是周围漆黑一片。

  我想起随身听里头的是个男歌手的专辑,怎么可能会有女人唱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扯掉了耳机,但是那女人的声音依旧在耳边,似乎根本就不是从耳机里发出的,更像是她就在这间屋子里!

  我去试着按了几下床头的开关,完全没有反应,透过窗外,原本离着家不到几十米的地方是有路灯的,也已经漆黑一片那种黑是无法看清一切的黑,那个女人的声音让我害怕,我开始不敢动弹,钻进了被子里我用手拼命的捂着自己的耳朵,连大气也不敢喘,我以为这样就可以过去了,但事与愿违的是那女人的声音依旧存在,我甚至能感觉到她就在我的身边,那股从她嘴中传来的丝丝凉气够能够碰到我的头皮。

  憋不住了,也没法再憋了,床单已经被我的汗给湿透了一把掀开被子,我扯着喉咙,用最大的声音喊道:“妈!”但是我得到的回应却是窗外“轰隆”一声炸雷的巨响,一道无比骤亮的闪电瞬间划破了黑暗的夜空,那光白得如昼,那光白得也让我彻底绝望。

  一排黑漆漆的影子此刻正在我窗外的走廊上,一口漆黑的大棺材被四个人抬在肩膀上,一个长发的白衣女子此刻正在我的面前,她的嘴一张一合,那猩红的嘴唇,那白得如同纸一般的脸庞,那散乱的头发遮住了她的眼,也遮住了我的再次大喊的勇气。

  我的枕头底下有一把剑,这把角用纯正的桃木所制,是我很小的时候去查家,查文斌那时候一心想收我做徒弟,为了哄我开心送给我的小时候,我只是把它当做了玩具,后来我知道这东西有辟邪的作用,便一直压在了枕头底下。

  人在极度恐惧过后是会忘记害怕的,虽然那时候的我只是一个懵懂少年,我还是抓起了那把桃木剑,疯了一般的朝着那女人劈砍过去,可是她没有像电影里描述的情节那样一命呜呼,我只觉得脑后跟的脖子一吃痛,接着便一头栽倒在了地板上。

  我的意识还是清醒的,我能清楚的感觉到有人按着我的头,然后蹲下身子,接着我便看见有两个黑影子桥一个跟我差不多大小的人走出了房门屋外的雷电还在继续,不停的闪着炸着,我看见他们把那个人抱上了棺材,让他坐在棺材的前端,然后一阵古老的经文声开始响起,他们抬起棺材准备走了。

  我永远都忘不了那最后一个画面,一道闪电过后,那个坐在棺材上的少年朝着透过钵朝着屋内的我转过了头,看了我一眼两人的目光对接过后,我看清楚了,那个坐在棺材上的人正是我自己!

  他是我?那么这个躺在地板上的又是谁?这是我能思考的最后一个问题,很快已经折腾了一夜的我便昏睡了过去,再也没有醒来,那歌声也消失不见,只剩下随声听里继续传来“嘘嘘”得磁带走动声和耳机里微弱的歌词:“只是为了你一句话我全身摇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