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五十七章 结梁子

  那白茫茫的林子里出现了几个斑驳的黑影,那不是林子里的板栗树,树是不会动的(那些黑影分明是在按照一定的次序先后排列,一个跟着一个,断断续续的经文正是从这些黑影处发出的。

  “什么鬼东西?”后面有一个人嘀咕了一句,那些黑影立马停止了移动,查文斌暗道一声不好。

  一条黑影以极快的速度向他们靠了过来,矿灯的光线一下子就被遮挡住了,光竟然穿不透它!

  以任何意识形态存在的鬼魂都可以被被光穿透,因为鬼魂是没有实体的,或幻化成像,或是聚气成形,这是一个基本的扯 ”“ 只有一种情况例外,就是能够在白天活动的脏东西,这类东西可以在阳光下出现,但是它们不会有影子,因为没有命魂就不会有倒影这类东西是最为可怕的,它们都是修成了精的,如果真有一天在街上看见了一个没有影子的人,那最好还是离得远远地。

  迄今为止,查文斌只遇到过一个,那便是在鬼城酆都的时候戴着帽子来找他算命的那个“人”如今这条黑影只扑他而来,查文斌只好立刻站起身子,抄起手中的七星剑随手粘了一道天师符上去大声喝道:“何方妖孽在此横行,还不速速跪下待擒!”

  这是不得已而为之,越是害怕,对方反而气焰越是高涨就和我们看见了脏东西一样,最简单的处理办法并不是捂着眼睛瞎跑或是关上门躲进被子里,反而应该顺势朝着脏东西大声呵斥。

  俗话说: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若不是那些与你有仇或是急着投胎的主,它们也轻易不会招惹到常人。

  那黑影果真是退下来,雾气很浓,两人相隔不过也就三四米的距离,可查文斌就是看不清那黑影的真面目,犹如一般隐藏在雾里,一半又被一层黑色笼罩在夜里(凭借着多年的经验,前方那暴涨起来的滔天鬼气都告诉他,今晚是遇到强主了,但是眼前这一个比起阴差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七星剑依旧在兴奋的颤抖着,贴着的那道符也跟着“沙沙”抖动着,身后包括我阿爸在内的人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喘,这年头见到活生生的鬼那还真是头一次呢。

  黑影和查文斌对持了约莫有十来秒,开始慢慢向后退去,查文斌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换做是以前,他八成已经一近了上去,但是今时不同往日,连日来忙于超子和大山的事也让他分心不少,他还得顾忌到身后还有几个普通人再一个,当年他师傅马真人曾经几次三番的告诫过他十八弯的主别去招惹,师命难违,除非对方存心要挑事端。

  查文斌见那人退,自己心中也长舒了一口气,若是井水不犯河水那便最好今晚他的目的可不是来砸这十八弯的老窝子,天下哪里没鬼魂,只要不生乱子,道士又何来强行收服之理。

  那条黑影逐渐又重新归到板栗林子里面,刚才响起的吟诵节奏也继续开始了,黑影们又开始缓缓移动查文斌知道这是它们在进行仪式,而让他有些纳闷的是为何这经文咒语会是他道家都开始失传的“请雨咒。”

  查文斌的心头突然又隐隐约约的闪现出一丝不好的预感来,近来天无大旱,这群东西为何要在这个时候请雨呢?他的心头对刚才那个黑影一直有一个模糊的印象,但是一时间又不起到底是什么东西。

  就在他陷入了这个短暂的思考之时,背后突然传来“噗”得一声一个一同来的村民晚上吃的是番薯,一个响屁没有憋住被他放了出来。

  不等阿爸他们有任何反应,查文斌朝着身后大声喊道:“快跑,朝着一个方向跑,不要回头!”阿爸他们哪里还敢问原因,在这地方见到鬼吓都吓死了,只听查文斌的喊叫,扭头就跑,撒开脚丫子一口气凭着大概的方向拼命跑出去二里地。

  为何查文斌会突然这么喊叫,因为他知道对方是进行仪式,而在仪式上六根不净,有污秽之物是极为不敬的坏了人家一次再坏第二次,再好脾气的人都会发火,何况是鬼?

  那黑影果然停止了,顿了不过几秒钟的时间,从林子里头一涌而出,这是查文斌最后用眼睛看到的画面,因为马上他那盏矿灯就熄灭了,后来才知道是灯丝烧掉了。

  这回不止一个,是很多和黑影夜晚,对于查文斌而言是熟悉的,他没有夜视功能,但是和神鬼打交道靠的不是眼睛,而是感觉他能够感觉到对方因为愤怒而产生的凶恶之气,他也能清晰的感觉到它们已经被把自己围在了中间。

  查文斌并没有先动手,抛开人鬼界限不谈,这事的确是自己理亏在先他想着,若是对方肯罢手,自己也就此算了,这种不必要的争斗只会浪费他的时间。

  收起剑,查文斌朝着四周做了揖道:“六道轮回,三界朝纲,人鬼殊途,阴阳两隔各位在此地安息,我们绝不是有心打扰,事出有因,想要借贵宝地同行如果今日给个方便,明日查某人定备金银元宝,好酒好菜一并奉上”中国人自古讲究一个先礼后兵,查文斌先是摆出自己的姿态,我不想和你们结怨,继而他话锋一转又道:“若是各位执意要生事端,在下手中有一柄七星宝剑,嗜鬼如命,若是不认得我手中这方印我也会让他知道坟头上头戳个大印会是什么滋味!”

  “呵呵”一个略带沙哑的笑声在查文斌的耳边响起,这声音听上去很散却又很有穿透力,直传入查文斌的心坎,这是鬼语“你家马道长在世也不敢口出这等狂言,十八弯向来和你们是阴阳两道泾渭分明,如今却几次三番坏了我们大事,是何用意?”

  这种鬼语是道士和脏东西之间交流的语言,常人是听不见的,所以经常可以看见道士再做法的时候会进入入定状态,其实他们是在和脏东西进行交谈鬼语也是天正道入门必学之术,它是由当年师祖凌正阳从茅山一脉所带出来的。

  查文斌冷哼一声,我有心与你求和,你却咄咄逼人,自古道士降魔除怪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尤其是从茅山一派出来的,讲究的就是一个见鬼灭鬼,因为他们觉得鬼魂这东西就该在阴间,阳间只属于凡人,你留在这里就是不对的。

  “我走的是人间道,你借的是我阳间的超我要走便走,还需与你商量?”说着,天师道宝大印往外一翻,双指贴着巾往下一抹,那张贴于前端的天师符“轰”得一声化作了一团火焰。

  就着这烧着的纸,以纸灰为墨,以剑为笔,以大地为纸,脚踩天罡步一步一笔,总计起步,用七星剑在地上画了一道五雷判官天师符,因为此符的顶端有点像一顶帽子,又称为铁帽符这道符可不简单,这也是当年师祖凌正阳能够传下来的为数不多的经典正统符,乃是景霄洞真雷法中开启神霄雷法中的一脉,此时外部天雷电闪,正是用此符的绝佳时机。

  查文斌心中已知这梁子算是结下来了,也不管师傅当初的告诫,调转椒往那电闪雷鸣的黑夜当空一举然后退了个丁字步而立,面朝雷响之方,左手紧握七星剑喝道:“上天赐我威震万灵,地降震雷入吾腹盛,鬼闻脑裂,出语惊神,急急如律令!”

  “轰隆”一声巨响从西方天际传来,接着一道华丽的闪电划过了大半个天空,巾之上有一丝不易感觉闪光从头传入查文斌的掌心,他只觉得自己腹中有一股电火烈焰再翻滚。

  此刻的他浑身上下的毛发都开始树立起来,嘴唇微微发紫,那是由于电的力量,查文斌一口咬破自己的嘴唇,朝着地上的符印猛的碰了一口血水,左手的七星靳上再用力一举,而后西方边际隐隐约约之中有一道巨大无比的闪电已经结成,只等有人召唤便会向着大地奋力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