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五十六章 十八弯的咒

  查文斌前脚刚走,屋子里头立马就闹腾开了,“呯呯”得敲门声,“呜呜”得哭泣声,还有因为焦躁而发出的怒吼声这些关在屋子里的野鬼平城安分的,有吃有喝还能听查文斌讲讲道,戾气比起之前有减无增,今天这般闹腾是在查文斌意料之中的。

  东边乌云起,西方万鬼哭,天降电雷火,人间变炼狱!这段话说的正是应对现在的这种天象,虽说风云变幻无常,但朗朗乾坤忽有黑云压顶,不是要起灾祸,那便是要有极大的力量动了一方水土天地之气被打破平衡之后,必定会有异象,观天象是一门极为深奥的学问,也是道家必学之技。

  屋内的野鬼们是出不来的,屋子四周都设了阵法,四道金刚符咒分守东南西北四个方位,鬼哭狼嚎的片刻让人不得安宁超子照着查文斌的吩咐想进去给他们添点香油,却不料发现几盏长眠灯尽数已经熄灭。

  长眠灯照黄泉,一盏灯火阴阳间,烧的是人间的油,照的确是阴间的路这灯是点给大山和超子的,查文斌生怕他们哪天想要回来去找不到路,这是他们的指路明灯,如今不明不白的却给熄灭了。

  卓雄不懂那些个门道,用洋火点了一次没有点着寻思着等查文斌回来再行商讨,不过屋子里头实在太过闹腾,他就叫了扎褐进来。

  扎褐知道这里头关的都是些魔鬼,找了个蒲团,打个坐,排出法器两三件,口里默念着教人也听不懂的藏传佛教典籍,这倒也稍稍让那群野鬼们安静了也许。

  查文斌心里知道今晚有事要发生,而且天象所指地点就是在我们村的东头天降异象道士也知道推测有事会发生,至于是发生什么事,他们其实也不知道的,如果什么都能推算,也就真的和神仙差不多了。

  他往去的路上,我阿爸已经和几个村里人往他家里赶,几个人在半道上碰了面,原来是那货郎哥家中出了大事。

  阿爸急匆匆的说道:“查先生,你给的那道符不知怎地自己烧了起来,接着他就一头栽倒在院子里头,口吐白沫。”

  查文斌救人从不耽误时间,他从心里明白i有些时候自己也是无能无力,便问道:“送医院去没?”

  那符烧的太蹊跷了,谁都知道这事不是简单的身体出了问题,阿爸说道:“叫车了,说是在来的路上,但是大家都说这事肯定是鬼找了,医生管用嘛?”

  “先不管有用没用,出了意外先去医院都是没错的,我们也。”

  阿爸用的是早些年打猎买的高亮度矿灯,穿透力极强,这会儿拿在手中能照出去的光景不过四五米,远处都是一片雾茫茫的,他嘀咕道:“才六点钟的光景,怎么得就什么都看不到了”搁在这个季节,六点钟正是人们在自家院子里纳凉吃晚饭的时间,货郎哥也是连日都闷在屋中特地被抬出来透气的,想在天黑之前进屋,可没想到这天说黑便也就黑了,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我们两个地方之间相隔也有十来里路,其中有一段小山路是没有人家的,也就是那片板栗林子,当年外公就是穿过那片林子去找查文斌才在那儿摔了一跤,落下了个病根那片林子算是个老坟窝子,以前公路没通的时候还有些人走动,现在有大路了,那块地界也就慢慢荒了但是这条路是两个村之间最近的小路,两边的人都急,所以查文斌决定走那条小道,这样距离可以缩短一半。

  阿爸他们是骑车来的,查文斌是步行的,他便坐在阿爸后座上那条道原本就是个羊肠小道,最窄的地方不到二十公分,弯曲来回穿梭有得地方野草长的高了,根本就看不见路,这地方也叫十八弯,是我们当地人眼中的一个禁地。

  为什么说是禁地呢?十八弯名字真正的来历并不是说它有十八道弯,而是这个地方葬有十八座大坟,清一色的大土包,最大的那个得有四分之一个篮球场大小这地方是出了名的闹凶,以前有人家里受了惊吓或是触了霉头,只要曾经走过十八弯的,都得准备好香烛纸钱荤素菜碗到这里来请愿,灵光的很。

  所以,这十八弯晚上是极少有人会走的,就连阿爸他们打猎的也从不在晚上踏入这块地界一分,即使这里的野兔能多到一盏灯照两只当地人都说这十八弯里头埋着十八个人头,分别位于十八层地狱,各个都是凶神恶煞的主,就连这里的鸟儿都比别的地方邪门。

  查文斌也是知道这地方的,很小的时候他师傅就告诫过他,哪个坟窝子都可以去睡,但是十八弯别去摸以前的道士讲话很不喜欢解释,他们不会告诉你为什么,即使是自己的徒弟而徒弟也不会问师傅,只当是个门规戒律,不去破便是了虽然这十八弯离家是最近的,但查文斌平时极少会路过这儿,今天算是个例外了。

  他在背后拍了拍阿爸的肩膀提醒道:“老夏呀前头慢一点。”

  阿爸笑笑道:“知道的,十八弯么,有你在我还怕事”我阿爸的胆子也是极大的,从小就敢在棺材里头睡觉,十几岁就独自一人乘黑打猎,早些年村里有个白事丧事,都是派他去请查文斌,两人算是老相识了。

  板栗林子配坟包,似乎这是一个野外最常见的搭配一个是因为板栗喜好在黄泥土里生长,而黄土最适合的就是下葬;二是板栗树在落叶之后也确实够得上鬼气森森,那一根根的枝桠活像是鬼爪子一般,跟坟窝子所需的那种荒凉背景很是般配。

  阿爸是走在最前头的,他后面还跟着两辆车,行至十八弯的时候,查文斌背上的七星结微的抖动了一下,那觉不是因为颠簸发出的震动,而是七星剑特有的那种兴奋的颤动这把剑就犹如一个报警器,它见过的脏东西实在太多了,所以它在第一时间的反应迅速提醒了查文斌。

  “停下!”他带着有一丝命令的口吻说道。

  “怎么了?”

  “都躲在我后面蹲在地上,前面有点状况”黑暗中,雾气实在是太浓,后来他们才知道,这根本不是雾,而是云乌云的高度已经几乎下到了地面,方圆十几里地的居民已经完全被笼盖在了这样的大雾里,那辆接到报警的救护车就是在这样的雾气里开进了深沟,其中一个驾驶员当场送了命。

  “灯借我用一下”查文斌拿过阿爸的矿灯往前面的十八弯板栗林里照了一下这矿灯的色温并不高,是黄色的,黄色的光有一种好处就是穿透力要比白光强的多,而且不容易散打出去的是黄光,但是林子里却透着白,一种让人觉得恐惧和阴森的惨白。

  接着,当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一阵阵的吟诵声,那声音很像是一群人在念着让人听不懂的某种经文,“嗯嗯啊啊”得富有节奏感和调子。

  这调子查文斌听过,但是他却不会念,也不明白i其中的意思这是用一种极为古老的道家语言编辑的咒语经文,声调和古羌族的语言有些类似,叫做“请雨咒”这种咒,早些年还有极少的一两个人会使,但是近些年早就已经失传,最初是用来做法求雨时念的。

  在这荒无人烟的十八弯听到这个的确有些匪夷所思,难不成这晚上会有人来十八弯请雨?

  查文斌不敢走的太远,他怕身后这几个人出什么意外,只能耐心的按着七星剑越来越兴奋的颤抖,那种颤抖只能他自己感受到,那是滔天的战意,是正义要消灭邪恶之前奏响的凯歌,七星晋来避邪,如今又多了个灭魔的称号,戾气已是越来越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