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五十四章 拜会

  盗挖古墓这种现象在我们村近几年也是屡见不鲜的,因为地处偏僻,又多深山老林,再加上历史断代,那些没主的大墓只要是露出地面的,几乎都被撬掉了那些隐藏在大山里头或者是太靠近居民区的才能得一幸免。

  这个大坟,他们早就盯上了,一直以来当地人就拿他叫做滴水坟因为这座坟上面的大石块一年四季都在滴水,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老人们说那是前朝的一个地主坟,偶尔清明节的时候会有路人去顺个清明幡”

  这个坟呢,查文斌也是知道的他来我们村的时候,曾经在路边上见过这座大坟,他只说这座坟葬得有意思,别的就没有多说什么了,谁也没当回事。

  坟都是用上百斤的大石头垒起的,隆起的大包有一米,石头和石头之间用的是糯米熬成的粥混合草灰和石灰,这玩意十分坚固几个人又是撬,又是挖的,丝毫不能撼动这座大坟半分。

  那几年,关于炸药的控制已经加强了,这几个混混手里有一点,但是不敢轻易用几个人喘着粗气靠着那大坟,就好比看见了钵窗里的烧鹅,瞧得见美味却够不着。

  四个人一合计准备先派两个人回去取炸药,剩下两个则在这里打炮眼,那两名工匠就成了留下的混混们迫不及待的跑回了家,取来炸药一看,现场两个工人已经全然不知所踪,撬坟的工具散落一地。

  两个混混一瞅没人,一开始以为他们是去方便了,等了一根烟的功夫也没见有人来,便想着那两货该不是怕了吧。

  少两个人就少分点赃,那就更好,两人一合计就在滴水坟上打了个炮眼,把两节炸药装好雷管用导火线接了出来。

  导火索点完,两个人跑到远处一棵大树下面躲着,就等那“嘣”得一声爆炸,接着就是捞金银元宝的时间暗自得意了两分钟后,那声期待的爆炸依旧没有来临,这导火索按理应该是已经烧了进去的。

  为了防止出现意外,他们两人多等了五分钟,见还是没动静后,胆子大的那个便跑过。

  走近一看,滴水坟果然名不虚传,他们插的炮眼里头此刻正有一股水流往外冒,虽然不大但也足以让这炸药熄火。

  “换个线,这跟湿了,不好使”其中一个混混对自己那个同伴说道。

  “导火索是防水的呀怎么会湿呢”那个混混一边嘀咕着一边走向自己的同伴。

  当他们两人准备换导火索的时候,突然只见那坟头的炮眼上闪出一丝火花,两人“啊”得大叫一声,想跑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那声已经晚到的“嘣”得巨响,把我们整个村子的人全都吵醒了,山头烧起的火光让不断有人开始冲向那里。

  人们看到的是这样一幅景象:滴水坟的上半部分已经被完全掀开,里头有一股清水不停的往外涌着,地上躺着两个残缺的尸体,后来过了好些天有人还在不远处的树上发现了被炸飞上去的内脏。

  货郎哥请人挖坟却出了人命的消息不胫而走,消息是那两个先离开的工人放出去的那两人说是在等待混混们取炸药的时候,看见了坟头上坐着一个穿白色丧服的中年男子,两人知道自己看见的是鬼,立马吓得屁滚尿流,哪里还敢汪。

  这接连出的几件事情让货郎哥再也淡定不住了,死的那两人的家属整日找货郎哥要人,他家的农家乐再也不敢继续有工人,无论他出多少工钱,钱总是没有命重要。

  事情不光如此,接下来那货郎哥在夜里市场听到有个幽幽的声音对他说:你掀掉掉我的屋顶,我就砍掉你的脑袋。

  如此反复几日,货郎哥已经是夜不能寝,食不能安,日渐消瘦,印堂之处开始明显发黑他家媳妇实在急了没办法才找到我阿爸,想托他去请那位鼎鼎有名的查姓道士来给瞧瞧。

  查文斌那段日子每每闭门锁户,自从那两兄弟去了之后,他是更加瞧不得人影寻常人去拜访查家,根本不得进门,只有一个喇嘛时常在村里转悠。

  我阿爸和他是熟人,不巧的还是被那喇嘛给挡在了门外,说是查文斌正在闭门,生人不得入内这边的事也急的很,阿爸又不认得这喇嘛,两人你进我拦的,阿爸便与他吵了起来吵架声引来了卓雄,他是认识我阿爸的,问了事情原由后大骂了那喇嘛一通便引了阿爸去了堂屋坐等,好久才看见查文斌拖着疲惫的身子从侧房里出来。

  两人喝了一杯茶,阿爸说了事情,查文斌听完后说道:“老夏呀那坟头动不得的。”

  “咋了翱。”

  查文斌敲着桌子说道:“那是个青龙出水坟,那坟头要是动了,你们全村的风水都会变你们村不是一直都说有个龙潭可以求雨么,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那坟头的位置葬的好早些年我去将军庙的时候就看过村里的风水局,那坟头位于村的东边,坟包是呈不规则的七边形,每年的七月十五月圆之夜,这七个角落就会对应天上东方的角亢氐房心尾箕共计七个星位,就是我们讲的东方七宿引青龙七月降水注入坟头,只要坟头出水,可保村里一年之内风调雨顺,一直等到下个来年的七月,动什么东西不好,要去动那玩意。”

  “那前阵子不是接二连三死人嘛。”

  “跟那个老坟子没有任何关系,这样,你先把这道符带回去让他贴在自家房门上,我这几天实在没空,等过几天就”说着他便写了一道符,又加了自己那天师道宝的大印我阿爸带着这东西回了家。

  那一晚,货郎哥睡的相当踏实。

  再说查文斌到底是在忙些什么呢?他手上有一本经书叫做《如意册》,这上面记载的都是些奥妙之极的法门,总计七十二个字,据说开天辟地以来还没人能够参透这本奇书一直有一个说法是,只要能悟出这本书里所记载的全部内容,那便能阴阳五行之力随其所用,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在查文斌的家中除了那扇门无人能进之外,还有一个瓶子被他整日带在身上,这瓶子有点像净瓶,双面刻着八卦图案,瓶口有一个细微的裂纹是道士用来收冤魂用的,据说里面有冤魂的时候瓶子上的八卦黑鱼部分便会亮于白鱼,我就是想证实这个问题才在小时候不小心给打翻了在地,留下了一道裂纹,这瓶子名叫聚魂瓶。

  瓶子里头有一个魂,是个女的,查文斌也送她走过,往生咒都不知道念了多少回了,人就是赖在瓶子里头不肯走,查文斌拿她没有办法,只好用黑布包着整日带在身边。

  他每次进那屋子的时间有长有短,快的时候半刻钟就大汗淋漓的出来了,慢的时候则要待上一整夜,时间待的越长,他的脸色也越难看原本他那已经恢复正常的手指又开始渐渐弯曲了起来,每次睡觉的时候总是紧皱着眉头很痛苦的样子,有几次小喇嘛看不下去了,在一旁给他念上几段佛经才能稍稍有些缓解。

  屋子里头还有一盆水,水里头有一块石头,这石头来的可不简单,是卓雄亲自去了一个遥远的地方带回来的每天卓雄的任务就是往这盆里加水,用的必须是子时在户外接的露水,石头上面躺着一只尚有两条腿的蛤蟋仔细看它的前腿有伤口已经结巴,在伤疤出有一个细微的目,这蛤蟆终日趴在水里一动不动不过千万别以为它是死的,当初查文斌也这样以为,仔细看它嘴边的腮部还是会动的,只是伤的太重,已经完全不能动弹了。

  查文斌吃的也越发少,每日只食清粥两碗,比起一年前,他苍老的不是一点半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