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五十三章 染血的农家乐(二)

  起初,谁都没有在意,这只是一场普通的交通意外,我那个堂房表叔也因此蹲了大狱农家乐的新建工程依旧在如火如荼的开展着,为了赶上夏天的那一拨客人,工期延展的很快,货郎哥美滋滋的盘算着农家乐开起之后源源不断的收入。

  施工半个月以后,他的农家乐第二层的钢箍已经在浇筑了,交钢箍对于农村建房来说是一件大事,仅次于上梁和打地基,这一天东家也特地的请了好些村里的人去帮忙农村建房有这个传统,凡是重要施工的阶段都会通知村里人来帮忙,这是过去沿袭下来的。

  一栋房子,大家都出过力,代表着村民互帮互助,也代表着东家人缘好为了图这个彩头,所以这一天货郎哥请了好些人。

  交钢箍并不是什么危险的工作,用钢筋网扎好后,向内填充混泥土,再用木板固定在外面成型,这是房屋建筑中比较关键的一环,它的稳定直接决定着上层建筑牢固所以村民们一般都是在地面上负责传递水泥桶,真正负责浇筑的则是专业的建筑工人。

  砖墙码得也不过就六米左右的高度,人们用梯子搭在砖墙上用接力的方式将一桶桶的混泥土往上运,有说有笑的,谁也没曾想到惨案会发生在数分钟后。

  梯子上站着的是两个人,一老一少,是村里一户人家的爷孙,跟货郎哥的老婆算起来也是亲戚老的在下面一点,少的那个则在上面一桶混泥土的重量约莫二十斤,一个成年男子单手提拿是绝对没问题的。

  那位爷爷拿着装满混泥土的桶往上递,上面的孙子单手一拿,只听“嘎嘣”一声泥桶的提手是用钢筋弯的,两边各有一个小扣固定在泥桶上这玩意有个缺点,泥桶是塑料制的,容易变形,这“嘎嘣”一下,就是泥桶裂开了。

  满满一桶的水泥倾泻而下,下面的老爷子当场就被砸滚落到了地上这老爷子离地面不过两米高,跌下来这会儿其实是没什么大碍的,周围的人也在往过去赶可是他的孙子见爷爷被自己给砸下了梯子便慌了神,这个十七岁的少年一心想着爷爷的安危,全然没有顾忌到自己锁在的高度,立刻就跟着跳了下去。

  五米的高度,正常人落地都很难站稳,何况是一个慌张的少年更加要命的是,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手中的那个泥桶,这个泥桶即将在几秒钟后成为他一辈子的噩梦!

  只见那少年飞身一跃落地,一个趔趄没有站稳,身子径直往前趴下人在忽然落地之时都有一个本能的自我保护反应,那就是双掌撑地他的手中还拿着一头完全裸露在外的泥桶提手,那可是用零点五毫米的钢筋所制。

  几米远的人都听到了“噗嗤”一声,接着便是鲜红的血液往上射了一米多高,那少年手中的钢制泥桶提手直接扎进了他爷爷的喉咙。

  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这位老爷子当场便归了天,他的孙子满脸都是斑斑点点的血迹,那是动脉被刺破后造成的血喷溅射。

  这是一件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意外,接着各种版本的谣言开始四起有人说这位老爷子是前世欠他孙子的,也有人说是货郎哥家的那片地不好但是最为流传的一个版本是,货郎哥的农家乐是靠山的,但是如果有人爬到山头往下看便会发现,有一座老坟的位置恰好位于这农家乐的中轴线上。

  如果再按照坟墓棺材的下葬位置上看,这棺材现在不偏不倚的恰好躺在农家乐的正中心,也就是俗称的堂屋里一座老坟落座在屋顶上,这就是没出事也会被人说出事端来,货郎哥虽然不信邪,但不免也有些怕,这房子还没建好,自家门口就有人血溅当超不吉利的开端是肯定的了。

  不过他坚持还要继续开工,当然那位老爷子的死,以货郎哥的赔偿作为了结束,这毕竟是在给他家里帮忙出了这档子事儿后,他那个农家乐也就没人敢在继续去帮忙了,他只好多花些钱请工人。

  一直到这会儿,还没有人把这件事与先前那起事故联系到一起,很快第三件事就发生了。

  老爷子死后的第七天头上,他家里人便想来出事的地方祭拜一下,但那毕竟现在是人家的农家乐,所以祭拜的地方就选在了河对岸最后一个道士。

  货郎哥请的几个工人都是管吃管喝的,傍晚十分,一群工人和货郎哥在工地的外面喝着啤酒吃着菜,对面的哭哭啼啼声吵的人心烦最后一个道士农村里这种事谁摊上谁倒霉,货郎哥是有苦说不出,还没开业呢,大门口又是死人又是烧纸的最后一个道士。

  这群吃饭的工人里头,其中一个工人家住隔壁镇,来他家上工需要骑摩托最后一个道士这酒一喝多了,人就会讲糊话,胆子也大了起来,那个工人便嘴巴不怎么干净的骂道:“人死在这儿就够让东家倒霉的了,赔了钱你们还嫌不够,还要到这里来烧纸,是不是存心要来添晦气啊最后一个道士!”

  人家家里死了人,你还起冲,那不是存心找茬?先前是碍于都是村里亲戚没有闹大,这会儿人还能憋得卓那边披麻戴孝的一帮子人浩浩荡荡的就跑过河坝要打那名工人,货郎哥只好一边阻拦一边骂那工人道:“你还不快点走,一会儿逮着得让人给打死了最后一个道士!”

  一看对方那要拼命的架势,那工人的酒也醒了一半,慌慌张张的爬上摩托一加油门就准备跑最后一个道士从货郎哥这儿出去十米左右拐个弯就是笔直的大公路,那个工人是左转回家的,按理速度应该减慢,也许是心里发慌怕被人追上来挨揍,也许是酒喝多了最后一个道士。

  到了那个路口他压根没减速,只听见“嘣”的一声巨响,追着要揍他的人都纷纷停下来了,正在吃喝的工人们转过头一看全都傻眼了,而货郎哥则是彻底瘫软在了地上最后一个道士。

  一辆正常直行的桥车直接将突然蹿出来的摩托直接撞飞出去二十来米最后一个道士那名工人光着膀子也没戴头盔,脑袋先把挡风钵给砸碎,又被弹飞了出去最后一个道士人们跑过去的时候,他的头部已经被鲜红色所浸染,人倒在地上还在微微抽搐着最后一个道士。

  医生赶到后当即宣布人已经没了,这起事故那名工人因为是酒驾在先,违反交通规则在后,自己负了个全责最后一个道士人家家中是上有老下大小没办法,这事只能找东家,说是东家给酒喝在前,帮东家出头被人撵再后最后一个道士货郎哥就是全身都是嘴也没法说得清,只好依旧赔钱了事最后一个道士。

  短短半个月内,三条人命,其中他一人就赔了两条人命的钱最后一个道士货郎哥做了半辈子的小生意,攒了点本钱准备起个农家乐,几天功夫房子没起来,全搭在看似跟自己无关的人命上了最后一个道士。

  这屋子还能建么?村里不断有人开始劝他放弃,这地方太邪门了,当年梁文才就是在这里淹死的,现在还接二连三的死着人,不是再找替死鬼是什么?

  这么一说,货郎哥也是真怕了,就去托人找了几个懂行的人来给瞧瞧最后一个道士找是找了两个懂地理的,罗盘一架起来,都是风水绝对没问题,依山伴水,前面一片开阔地最后一个道士这地方做生意那叫一个八方迎客,财源广进呐,只是这接二连三的出事么,都说恐怕是后面那老坟子占了他的财路最后一个道士。

  事儿闹到这一步,要停工货郎哥又舍不得;要继续他又不敢继续最后一个道士有句话叫病急乱投医,传言传的多了,他也就当成真的了最后一个道士不是说后面那老坟子坐在屋顶上么,那我去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去撬了这老坟子最后一个道士。

  货郎哥说干就干,替他干这活的除了他两个胆子比较大的工人外,还有两个是我们村有名的小混混最后一个道士货郎哥出了一个价,让这四人晚上替他平了那老坟子最后一个道士。

  那老坟子我倒是去过,小时候漫山遍野的钻,对那地方印象颇深最后一个道士坟是个无主的坟,外头是用大石块垒的坟包,占地有十五平米的样子,绝对不小最后一个道士那地方常年晒不到太阳,阴冷的很,坟包子上都是苔藓,有时候还能渗水出来最后一个道士。

  那个坟包子这两个混混是很早就想打它的主意了,年份久,规模大,无主,还好找最后一个道士这种坟墓的窝子不掏那是白不掏,就怕被村里人给举报了,这会儿刚好打着给货郎哥家消灾的名头,一举两得,这两混混接这单生意是笑的嘴巴都合不骂后一个道士。

  四个人当天夜里就迫不及待的拿着钢钎铁锤铲子摸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