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五十章 番外篇(桥)三

  这时我手上的一只的蟋蟀跳到了地上,我便低头去抓,那只蟋蟀一蹦便蹦到了婆婆身边,我往地上一扑便死死的捏住了,这时我发现这个婆婆和我们穿的鞋子不一样,是那种很小的,尖尖的,大约只有那时候我的手掌大小我觉得很奇怪,便想去摸摸看,可是当我的手触摸到那个看似有形有质的鞋子时,却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捏住。

  我有点不可思议的抬头一看,婆婆已经不在了,等我再转头时,她出现在了那个坟包上,还在那里托着自己的下巴看着我 ” 虽然我年纪还小但也知道坟包这玩意儿是埋死人的,心里莫名的就有了一个感觉,她会不会就是大人嘴里常说的“鬼”!

  但是我一点都不害怕,依旧在那玩着自己的蟋蟀,玩了一会儿觉得无聊了,便想回去了这时我发现地上有我长长的影子,小时候我很淘气,最喜欢走在大人的后头踩他们的影子,阿妈老是骂我说影子不能踩,可大人越不让做的事情,我越是想去做。

  于是我就开始追逐自己的影子,婆婆看着满道疯玩的我,又开始笑了,这时候我便想去踩她的影子,也不知是哪里来的胆子,或者说我根本就不知道害怕,我跑向了那个坟包。

  可是仍凭我怎么找,我都找不到这位阿婆的影子,便问道:“你的影子呢?”

  阿婆轻声说道:“那我带你去找我的影子好不好?”

  “好!”我点点头道。

  然后阿婆便起身要来牵我的手,我把觉得自己的右手一直在玩蟋蟀,肯定很脏,那样是非常不礼貌的,便伸出了自己的左手。

  阿婆抓起我的左手才一捏便“啊”得一声大叫,然后我的手一松,“叮”一声,那枚铜钱随之落地,我赶紧去找,等我把那枚铜钱重新捡起来的时候,阿婆不见了,但是查文斌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我了身边。

  他一把抱起我,然后说道:“好了,已经很晚了,我们回去吧。”

  “可是那个阿婆,她说她要带我去找影子的,怎么不见了”我嘟囔道。

  查文斌指了指那个坟包说:“她已经回去了,我们也要回去了”然后他便抱着我回家了,在阿妈紧张的眼神中,我睡得很香很香。

  第二天,阿爸就去叫了很多人,说是要挖掉那座老坟那座坟立在那儿已经好多年了,我爷爷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太爷爷那一辈迁徙到这儿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有的人已经习惯了它的存在,但因为是我家里要造桥,谁也不愿意自家桥头顶个大坟包,都挺理解。

  挖坟的那一天,我被大人们关在了家里没让去,后来听说他们在那座老坟下面挖出了一具老棺材,棺材里面是一具已经腐烂了的白骨,负责拣骨头的人说那应该是一个裹脚的老太太,因为她的脚趾骨头已经完全变形了,还有一个被传的很神的说法就是那具白骨的手掌心上多出了一枚铜钱的烙印被烧的黑漆漆的。

  后来那些白骨和棺材都被运到了外面一把火给烧了个精光,原来的老坟头按照查文斌的吩咐都种上了竹子,现在那里已经是一片小竹林了,桥从竹林里头穿过,别有一番味道。

  第二天查文斌就问我要回了那枚铜钱,然后用红绳子穿上挂在我的脖子上,那时候有条件人家的孩子都会挂个玉坠,而我不同,就挂着铜钱后来有的孩子见着新鲜,便也学我样回去也弄个铜钱挂着。

  建桥的时候,我已经是在幼儿园的暑假里,那个暑假,我被接到了查文斌家,我不知道是阿爸的安排还是查文斌的安排,我就这样被他带走了。

  查文斌的家距离外婆家不远,那个村子里也有好多小朋友,他的家很大,也有很多人,其中有一个很大块头的人时常把我丢在他的脖子上让我骑马,我只记得他叫“大山叔叔”还有个叔叔总是捉弄我,我生气的时候他又会变着戏法一样给我零食或是玩具,很早的时候我在外婆家也见过他,那时候他还骑着一辆侉子在收“破烂”另外一个叔叔,我喊他桌子叔叔,他很少笑,但也会带着我出去玩儿,每天早上他都会在院子里练功,我很是崇拜他,有时候他的胸口会有一条红色的龙,但是有时候又看不到。

  查文斌那时候把我带回去,第一件事便是让我朝着他家里一个牌位磕头,然后便让我朝着墙上挂着的那些神仙跪拜,有一个神仙跟将军庙里的那个老头很像,那时候我还叫不出他的名字。

  他的儿子比我大,据说在省城里读书,连暑假也很少回来,听说是文斌叔不让他回来,有一次他偷着回来了,又被发了很大脾气的文斌叔给撵走了。

  我刚去的时候,文斌叔很高兴,家里来人的时候,人家问他这小娃娃是谁,他就会跟人说这是他徒弟。

  可是我从来不喊他喊师傅,也从来没有给他行过师徒大礼,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有人让我喊他喊师傅的时候,我就觉得开不了口,会觉得很难为情,可能这跟小时候我性格内向有关系。

  那时候查文斌常常跟我讲一些关于道士的东西,我压根听不进去,总想着下午可以跟他们几个一块儿去玩水,或者去钓鱼,总之我的兴趣完全不在他那些画的歪歪扭扭的文字上面或许是我真的跟道无缘,或者说是跟他无缘,等我明白i他是想把毕生所学传授给我的时候,已经晚了。

  总之那个暑假我呆的还是挺开心的,回去的时候,查文斌解下了那枚挂在我胸口的铜钱,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我的身上就多了一块胎记,一块原型的黑色的胎记,很小但是位置确是处在以前铜钱的位置。

  查文斌把我送到家的时候对着我阿爸说:“可能是太心急了,这孩子还小等过些年再试试吧。”

  后来那几年我就很少再看见查文斌了,村里有些白事需要请人来做法事,查文斌也往往是不在家,没有人知道他去哪里了。

  第二年的冬天,阿爸在山上打了一条麂子,便喊来几个朋友到家里来吃野味吃完了,他们便要打麻将,那一晚忽然就下起了小雨,但是在屋子里搓麻将的人们都没有发觉,等到发现雨有点大了,天色已经很晚了。

  当时家里的伞也不够这么多人借,他们便商量着再多打几圈,等雨小点了再走。

  麻将一直搓到将近十二点,雨才开始暂停,阿爸的这几个朋友便要散场回家那会儿农村里用的都是上电池那种铝制手电筒,黄黄的光,照的不是很远。

  等他们走了,阿爸也就准备去睡觉了,门才没关上一会儿,就有人来敲门了。

  “咚咚咚”很急切的敲门声伴随着的是几乎要崩溃的求救,阿爸赶紧穿起衣服,连我都被惊醒了,开门一开,刚才打麻将的那三个朋友又回来了,其中一人手里还抱着一个湿漉漉的女人,女人的手中一把已经撑开的涩另外一把则是没撑开的。

  “怎么回事啊这是?”阿爸问道。

  “我们也不知道,我们还没过桥,就发现老李他老婆倒在桥上,浑身冰冷。”

  这个女人是阿爸一个朋友的老婆,那一晚她见自己男人还没回来,天又在下雨,便想送把伞过来,结果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倒在了桥上,一直到他们下去的时候才发现。

  我阿妈给她换了身干衣服,无论怎样叫还是掐人中,那个女人都没有反应,就跟昏死过去了一样,我阿爸知道查文斌曾经说过,这桥如果是下雨天就最好别过,他不是没想过去加那石狮子,刚开始是没条件,后来这一忙就给忘记了,反正也没出过事儿,没想到今天倒是真出事了,他便问道:“这两天附近有没有谁家死过人?”

  阿爸一个朋友说道:“听说今早岩头村死了个老太太,喝农药死的。”

  阿爸当时心里就一凉知道八成是给撞上了,但是他又不能说,这话要是说出去那可就完了,农村里头嘴巴又快,以后谁还敢上咱家来,他也急得没办法,赶紧把人往医院送。

  那时候我被大人关在房间里,不让出来,可总觉得好奇,就爬上了写字台,透过窗户,我隐约看见了那个女人的身上有一团黑漆漆的东西缠着她的脚。

  后来睡觉的时候,我就告诉我了阿妈,那时候阿爸也跟着去医院了,家里就剩下我们两人,阿妈吓的够呛,灯也没敢光,就那么把我抱在怀里一整夜在床头坐了一整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