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四十六章 打不死的犼

  赵元宵这老小子几天没见查文斌,特地从省城带来了些酒肉驱车到杨村中学,才下车就看见平地出现的大坑,探头探脑的朝下面喊了几句。

  卓雄耳朵尖,立刻就听到了这救命的声音,立刻在下面回应让赵云霄赶紧找人方式绳子赵云霄一听出了事,立刻派人去动员,村里能用的大绳,麻绳几乎全都在第一时间给找来了。

  超子灰头土脑的爬了上来,急着就想从那个口子往里头钻,无奈的是那个卡口始终是要比他的肩膀窄上那么一点”

  查文斌现在身死未卜,他能不急,一急他就想到了笨办法:“瞎子,上炸药,我们炸开这口子!”

  这里土质非常酥松,已经经受过连日的水泡,哪里还受得了二次冲击,卓雄马上否定道:“不行,炸了这里下面怕要塌,到时候就真给埋进去了。”

  “让我试试吧”说话的是扎褐,他的个头在几个人里的确算小一边说他一边脱去外面的僧袍,怕是有几年都没洗过了。

  “你?也好,带条绳子下去,先把人救上来再说”超子不分由说的给扎褐腰上栓了一条绳子,便推着他赶快下去。

  先朝着管子里丢进一包自己的法器,然后便头向内的爬了进去,才一进管子,这小子就嘀咕道:“魔鬼的气息。”

  等他摸到自己的包袱再打亮手电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那张巨大的脸,这可把扎褐给吓坏了,他跟着老喇嘛守在寺庙里就没出过门,这还是他头一回看见真正的鬼不过自称是活佛的他马上就反应过来了,朝着那张扭曲的脸就是一降魔杵砸了过去,接着马上后退捏了一个莲花恒河印大声念道:“洽加千坡!”

  那张脸一愣,呆滞了半秒,扎褐以为自己的手印凑效,颇为得意的笑道:“中原魔鬼不过如此,让我送你去阿鼻地狱吧!”

  结完大印随即手指凌空戳向那张脸,不料一张巨大的手瞬间朝着他的脑门拍了过来,扎褐心叹道:不好!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他倒飞着狠狠撞向了铜壁,瘫软着身子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被震碎了。

  扎褐是有天赋的,只是他跟从老喇嘛这么多年来,就学了这一招平日里全跟着那些野狼打滚,对于老喇嘛交代的经文手决一概不理,偷偷跟着超子跑到中原还没亮相就吃了大亏。

  不过他这一来倒是给了查文斌看到克制的办法,刚才他被那犼击倒之后昏死了过去,本以为就这样要追随师傅的脚步而去,却不料那犼全然对他失去了兴趣,而是追着一只不到巴掌大的蛤蟆到处跑。

  三足蟾是天地灵物,蕲封山的蛇都对他垂涎三尺,更何况这样一只传说中以龙为食的犼?吃了它,犼必将道行大增,所以这难得的仙丹美味,如何能够放弃?

  也就是乘着这个间隙,查文斌才醒来就看见扎褐结印和那犼缠斗,不料才一个照面,扎褐就被击飞,但是这却给他看到了消,因为犼的弱点已经暴露了。

  自己七星剑的劈斩并未能伤到犼的半寸毛发,但是扎褐刚才胡乱的用降魔杵那么一砸,反而让那张脸上多出了一个创口,这个创口深可见骨要知道喇嘛的法器平日里是放在寺庙里供奉的,哪里可以随意带到外面来,,扎褐的降魔杵不过是自己花了几百块钱临时从摊子上买的,目的是为了不让中原的道士瞧不起他。

  一件普通器物反而可以伤到犼,自己真宗的道家法印符咒道器却不能伤他分毫查文斌片刻之间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这就好比道士的符拿来贴在普通人脸上毫无作用一样,桃木剑能够穿过鬼魂的心脏,却刺不穿常人的皮肤鬼神会害怕降魔咒,但常人听起来不过是一堆莫名其妙的闲话罢了。

  犼是后天重生的魂,以阴阳三界五行八卦九宫衍生出来的道家法门自然是对他无效的,因为他本来就不再三界中但是他却又有血肉之躯,虽然那身皮囊已经完全干瘪,但是从某种角度来上来讲,他不过是人在死后又重生的“人”,僵尸到了一定程度也就不再是尸了,只要他有意识,那么他就是“人”,而不是尸。

  对付尸自然是有道士来,那么对付人呢?自然就是得用对付人的办法了,只可惜查文斌学的是道士,并不是武士,犼这玩意的身体强硬程度远超常人,他照样还是打不过。

  此刻的犼已经完全是一只野生,三足蟾就是他眼中的猎物虽然只有三条腿,可那蛤蟆灵活的要紧,四处躲藏蹦跶,那犼几次都险些抓到却又被它逃脱。

  扎褐只觉得呼吸困难,嗓子眼里不往外鼓着鲜甜的东西,他知道那是血,这小子心里不停的咒骂着中原的魔鬼都是地狱里的魔王,根本不是什么奴隶,一改他前几日的那副大师风范。

  再说地面上,扎褐下去后,他们就开始用氧焊机切割那跟露出的管子,超子再一旁不停的催促,好歹是切掉了外面的一圈他实在是等不及了,又叫人从外面弄来一些菜油摸到身上,这才勉强吸着气钻了进去这管子是外头细,里面粗,完全就是按照王八的脖子形状打造的,等这小子也落了地,一瞧两个人都嘴角都在冒血,那头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正在满道跑着追只蛤蟋他真心不明白到底了发生了事。

  犼的注意力现在已经完全集中在三足蟾上,对于陌生人的到来他完全没有兴趣。

  查文斌靠在铜壁上喘着粗气说道:“那东西叫犼,不是鬼也不是人,你带家伙了没。”

  超子浑身光溜溜的,一身菜油,就脱了剩下一条裤衩了,哪有什么家伙。

  “先上去再说!”他解下自己身上的绳子困在查文斌身上,使劲扯动了两下,这是他和卓雄这么多年来的暗号上面的人收到消息,赶紧往外拉,这才把扎褐和查文斌给扯出了该死的地狱魔窟。

  他们两个上来之后,卓雄又赶紧丢了一根绳子下去准备拉超子超子抓着绳子赶紧往回撤,才往上爬了不过两米,就觉得自己裆部一凉,原来是那三足蟾跟着跳了上来,直接窜进了他的裤裆里,这小家伙可灵光着呢。

  超子吓了一大跳,以为是自己被那东西给追上来,死命用力往上蹬,可那铜壁滑不溜秋的,越是用力就越是爬不上来那只犼见自己的猎物再往上跑,也开始使劲往上跳,有好几下都险些抓到了他的命根子那坚硬的指甲,只要不小心戳到一下,超子这辈子就算交代了。

  “瞎子!救我!”

  上面的人赶紧用力拉扯,离那犼的距离也开始越来越远,超子好歹松了一口气,胡乱蹬了几脚后就到了管子处连爬带拽的好歹是把他也给弄了出来,才露出半个脑袋,他大吸了一口气心想总算是给出来了。

  谁也没想到,犼也会跟着出来,超子的绳子拖的太长了,还有很大一截就在下面犼很聪明的学着人样抓着绳子往上爬,可是超子的大半个身体还留在管子里头,人以为自己逃脱死亡之后就会放松。

  “妈的,可给老子吓坏了,你要再慢一点,我估计就成太监了。”

  “别说你急,我都急,我们就已经准备爆破了”卓雄手里捏着的确是黑乎乎的炸药,查文斌说下面的东西不是他能搞的定的,谁能不怕?

  “你是想公报私仇吧,还炸我,拉我出来”说着,超子伸出了自己的手。

  卓雄的手刚刚伸过去,超子就只觉得自己的脚踝被什么东西一扯,外面的人就只看见他又迅速的消失在管子里头,随着“啊”得一声大叫,超子重新跌回了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