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四十五章 对决(二)

  棺盖落地,起尸无疑。

  那是一张怎样形容的脸,如果把人的头部比喻为一个长方体的话,那么这张脸合起来就刚好是一个长方体两只已经干瘪下陷的眼窝占据了整个面部,一直延续到了太阳穴的位置,宽大的嘴巴裂到了腮部鼻子和老牛的相差无几,尸体起身的时候是背对着查文斌的,没有后脑勺,只有脸,无论从哪个方位看,整个头颅就是一张脸。

  这是一个畸形人!一个没有侧脸,没有后脑勺,整个头颅就是一张脸构成的畸形!这张脸可以让人作呕,也可以让人不寒而栗,这是一张丑陋到无比的脸 ”“ 试想一下,把自己的前脸无限的拉长然后包住整个头颅的感觉吧。

  难怪会有如此滔天的怨气,畸形儿是道士里头最不愿意碰到的一种,因为他们有别于常人,生平多受到不公待遇,怨气纵生畸形儿自古就有,在前朝时期,畸形儿会被视为是不详之物有的一生下来就会被直接处死,但在更早的时期,畸形儿一度曾被认为是神的使者,他们被供养起来,用作和神明之间的沟通。

  此人的头颅是扁形,脸就像是一张摊开的大饼,浑身上下的肌肤已经干瘪,但是指甲和毛发都要明显长于常人,这是典型的僵尸。

  关于僵尸的事情一直很神秘,查文斌见过的僵尸也是少之又少,铜甲道尸只是其一一般民间和道家说法里都普遍的认为,僵尸在经过变形之后成为无思考没有自制力,只会杀人饮血的活死人。

  他们集天地怨气,晦气而生不老,不死,不灭,被天地人三界屏弃在众生六道之外,浪荡无依,流离失所身体僵硬,在人世间以怨为力,以血为食,用众生鲜血宣泄无尽的孤寂。

  但此人可以勾魂,可以操控女子为他破阵,他就是有思维的,这又明显和僵尸无脑的说法有冲突(过去无论是小说还是电视剧题材里,对付僵尸都是用符咒贴在脑门上即可,但是真正的僵尸凭人力是根本无法靠近的因为他的形成概率不到千万分之一,需要极其复杂的过程,多数道士终身都不会见到一次真正的僵尸,又何谈去制服他呢?

  查文斌不敢轻举妄动,若说金甲道尸是人在修炼道法中发现的一种极端形成,那么眼前这个则是真正由尸体修炼而成的因为他知道,金甲道尸入土之前人是活的,而僵尸入土时就已经是气绝身亡的死尸前者是有思维的修炼,后者则是通过不断的修炼而重新获得行动的能力,乃至到最后开始获得思维。

  这就好比:一个人坐化成石头和石头修炼成人之间的差距!

  眼前这个巨大的脸有一个名字叫做:犼!佛教中,观音大士的坐骑就是一只犼,据说僵尸修炼到一定程度之后,就可以以龙为食,吃过三条龙后,就可以化成犼这种神物当然这是一个传说,真正的犼只是一个高级僵尸,一种有思维的僵尸。

  那僵尸嘴里不停的发出“呼呼”的声音,几千年都没刷过牙,一开口那股臭气瞬间在这接近密封的空间里散发开来很显然,对于有人来打扰他的清梦,他很愤怒。

  起符,双指一夹,乘着那僵尸刚起还没完全适应的时候,查文斌一个箭步窜到他跟前按照师傅所说的,只要贴在僵尸的额头上,定住他的命门天眼,就能让他成为一具死尸。

  符是贴上去了,那僵尸也果真不动了,查文斌心想道还好,祖传的符还是有点作用的不料才一折的功夫,那僵尸就发出一声怒吼,只一只手就将贴在自己脸上的符纸给撕了下来,顺势伸出手臂往身前一戳那五根手指,不亚于五枚锋利的匕首,查文斌躲避不及,只要身子直挺挺的往后一倒,结结实实摔在了地上才勉强逃过这致命一击。

  对付这种东西,灵符是不管用的,因为他的魂魄早在死去的时候就已经回归地府,后天生成的思维是完全在三界之外的,依五行之力而起克制镇邪作用的符咒对其完全不会有任何作用。

  道士避邪镇鬼有三大法宝:咒符和器眼下这符算是不管用了,查文斌翻起身子又祭出七星剑,离那僵尸也就不过三米远的距离,口中念道:”毛体毛体,孟及诸侯;上禀花厥,下念九洲;头戴金冠,身穿甲衣;牙如利剑,手似金钩”脚下踩出一套星珠熠耀罡步,脑中急唤三清祖师速速下凡,护佑弟子降妖除魔。

  若是瞧他走的步子确实不大,查文斌这一套步子配合这句咒总共才走了九步,离那僵尸的距离只退后了不到两米,但是这九步那可厉害了这套九州星珠熠耀罡步乃是凌正阳当年所创,以天山的星光移到凡间,照耀整个大地,九步分别踩着的是雍梁兖扬青徐豫冀总计九州,象征着整个神州大地都被踩在脚下,是何等的霸气以星光之力指引大地之气,天地人三界合一,其威力在查文斌平生所学的法术中也是顶尖佼佼者。

  罡步走完,手中的七星宝剑遥指北斗方向,凌空朝着那僵尸挥劈过去,大喝道:“逢邪便斩,遇虎擒收;强鬼斩首,活鬼不留;吾奉天师真人到,神兵火急如律令!”

  这一蕉落,带起的剑风“呼呼”作响,那些被圈起的女子无不嚎啕大哭,似乎有无数天兵天将要将她们拉扯走,又要将她们撕碎这仅仅是外围的震慑之力,可想当中那僵尸索要承受的咒法该有何等压力。

  七星剑的来历本就不凡,数千年来的杀妖除魔让它有一股天生嗜血的兴奋,自从被查文斌滴血成了灭魂剑之后,克邪之力更上一层楼,当是中竭必定魂飞魄散,永世不得翻身这一剑,他劈得信心满满。

  “铛”得一声,查文斌虎口镇的发麻,并没有他梦中劈飞了鳌头那样,而是结结实实的被震了回来,那僵尸被这一击过后,身子只是微微颤了颤,不停的怒吼显得他更加愤怒而已。

  七星剑竟然配合咒法竟然不能伤他分毫!自己一身本事几乎都使了出来,对方不仅没有倒下,倒是自己落了个狼狈不堪的样子。

  查文斌脑子里还在想着下一种阵法,可是那僵尸已经不准备再给他机会了墨斗线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个渣渣,强横无比的身体瞬间撕碎了棺材,“轰”得一声,木头的碎片炸的到处都是。

  接着,那张巨大的脸张着巨大的嘴,怪叫着冲向查文斌,那速度之快让人无法反应。

  “咚”得一声,查文斌的身体倒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了铜壁上,就像寺庙里的撞钟外面的超子他们听的心惊胆战,里面的人只受到了这一击就几乎要昏死了过去。

  犼,那是传说中的僵尸成魔,是可以跟神抗衡的存在,一个道士对他而言的确就是一盘菜,否则当年童坤卜老人为何会连夜带着家眷逃离犼不出世则已,一出世,必会毁掉一方!

  如今,这只犼已经提前出世了,虽还没成魔,但其厉害,已不亚于魔。

  查文斌终于明白,这地面之上为何会有一座规模宏大的寺庙了,可是他明白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以鳌为棺,集天地灵气不死不灭;以万骨为柴,阴火日夜锤炼;这火烧穿了三界,也烧穿了生死的极限。

  死后再生,魂散重聚,这是何等的霸道阴阳太极,物极必反,死的尽头是什么?从来没有人探讨过,死后要么轮回,要么烟消云散,可有的人死到透彻,死到了极致,然后他又能生了那才是真正的生,无惧于三界,无惧于五行的生,强横之极的生!犼就是这样生成的,可怜早就有人发现了其中的秘密,想以千年香火佛法镇住这下面的恶主,不想香烛也有燃尽的一天,过多的人为活动让这片不毛死地下面沉睡的人终于有了苏醒的欲望,一旦开始苏醒,他便是不世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