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四十四章 对决(一)

  一失算则万劫不复,跟神鬼打交道的人是决计不能出错的,查文斌这么些年一只脚永远是跨在地府里,不是阎王不收他,而是一只没机会收他。

  这回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栽倒在几个小鬼手里,眼下他是陷入了孤立无援,有力无处使的危险境地道士和鬼打交道久了,自然也会掉以轻心,路边游荡着的野鬼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个路人甲,只要不危害,便由他们去鬼也分好坏,也分善恶,小鬼纵使是难缠了一点但也不会伤到他性命”

  靠着那口棺材,查文斌的呼吸开始变得越来越急促,眼皮子也开始上下松动,这会儿已经是眯着眼了他不停的提醒着自己:千万别睡着,千万别合眼,可是胸口的疼痛感已经开始麻痹了大脑,他的意识也开始模糊起来,眼前开始飘飘然的看见了一丝白光,这是黄泉路上的彼岸花的光,那是死神再向他招手了……。

  这外面的超子听见里头半天没个动静,便使劲去敲那铜壁,按照他们之间的默契,查文斌应该会给个回应没有得到回应的超子心里觉得事情有些不妙,的的说道:“文斌哥在里面莫不是出了什么岔子吧。”

  卓雄安慰道:“别瞎说,他指不定是在布阵做法,不能断了香头,过会儿你再试试。”

  超子总觉得自己心里头有些不安,情绪也开始焦躁起来,又砸了几下继续没反应他有些急了:“我们得进去瞧瞧。”

  其实不光超子急,卓雄心里也急,他们三个是一块儿出生入死的,互相之间还真有那么点心理感应,他不过比超子更能沉住气罢了:“怎么进去翱这玩意,没有破甲弹是打不开的,就这点炸药,把我们全给埋了也不能伤这铜皮半寸。”

  扎褐转了一下手中的转经桶,摸了摸那铜皮道:“吉人自有天相!”

  现在是进退两难,外头的人不知里头的生死,里头的人却已经命悬一线那十二个红衣女子并不难对付,若是查文斌身体还好的,只需挥挥七星剑,贴上两道符,这些女子也都乖乖就范可如今,他动弹不得,那些女子反其道而行之专攻他的命符这是很反常的,因为灵符本身是纸,并不具备招惹阴灵的作用,而且这些女子采用的是针刺而不是强行破阵,这要没有人指点,她们是决计想不到的。

  查文斌已经奄奄一息了,人倒在地上,吸进去的气儿还没有出来的气儿多,开始“哼哧哼哧”了那些女子已经在疯狂的扎针,灵符之上现在已经是万针穿孔了,查文斌苦不堪言紧急关头,一声清脆的“咕呱”声传来,小三足蟾从兜里蹦了出来。

  看着查文斌痛苦的表情,它试着学着祖辈们去舔舐他的脸,清凉的感觉只能让查文斌得到片刻的缓解他受的不是外伤,而是内伤,况且三足蟾尚且年幼,显然灵气还十分弱小它不过是一只体型有些特殊的蛤蟆罢了。

  要说灵物就是灵物,跟在查文斌的身边久了,日日听道,也沾染了一些道意它用力顶开八卦袋,鼓着小脑袋从袋子里面翻来翻去,没一会儿,它从袋里拖出了一根细细长长的东西:火折子!

  它要火折子干嘛呢?接下来,这只蛤蟆十分聪明的用舌头卷着火折子的盖子,用一对大脚踩住了火折子,然后大舌头猛的用力一拉“噗”得一声,那火折子的盖子还真叫它给拔下来了。

  火折子作为传统的引火源,里头塞着的都是易燃物品,但要想点着它必须有一个动作:对着前端的着火点用嘴吹风现在查文斌哪里还有多余的力气吹火折子,三足蟾叼着火折子对着查文斌看了几眼,然后它开始用力的在原地转圈。

  别看它只有三条腿,可它转圈的速度可是一点也不慢,虽然动作看起来十分的滑稽随着它转圈速度的加快,三足蟾口中叼着的火折子已经隐约有了白烟出现。

  查文斌看在眼里,却又无能为力,他只要这只跟了自己好些年的蛤蟆要干什么,要想救他其实真的很简单。

  灵符为人所画,把自己的三魂强行调动,他本想以此获得更强的能力却不想因为仁慈而让人掏了自己大后方,这也不能说是他失策,所有的道士大概都不会想到脏东西还会跳过他的本体而去攻击看似根本无用的纸符。

  道士可以用灵符来达到自己施法的目的,用来镇宅镇恶,灵符中都含有道士的精血和灵气即使是普通人按照道士的符依葫芦画瓢也做了同样的天师符,但这种符是绝对不会有任何作用的,道教讲究的是意念即道义的修行,从而让自己的灵符可以调动自然力或是神力同样,如果灵符遭到了破坏,道士一样也会受到反噬,因为灵符本就和他的心血相通。

  三足蟾转圈的速度越来越快,它本来就没有脖子,但还使劲的两边甩着甩着甩着,那火就慢慢起来了,最终这火折子就让它用这个办法给点着了。

  它的个头还不大,火折子几乎有它身体那么长,三足蟾就叼着火折子朝着那几张符咒蹦了过去那些女?显然没有注意到一只有些滑稽的蛤蟆想干什么,但是马上,这只蛤蟆就做出了一个足以让查文斌对它顶礼膜拜的动作。

  三足蟾直扑那张被扎的最凶的命魂符,然后翘起嘴巴把火折子往上一凑,一丝火苗燃起,命魂符开始逐渐变焦,然后开始卷,再然后就燃起了黄绿色的火一折的功夫,符就燃成了一堆灰。

  那些女衣女子霎时就失去了目标,转而想去攻击另外两张符,不想三足蟾也一并把它们给烧了那柱本来已经快要熄灭了的本命香瞬间火光大增,终于又开始冒出缕缕青烟。

  查文斌方才觉得命都要没了,突然胸口一松,?***煌蛘朐耐纯喽偈毕У奈抻拔拮伲艘擦⒖汤戳司裾馊泱富倭怂恼螅涣耍杲愿髯怨槲唬槲谋蟛还殖闪嗽吹牟槲谋蠖眩簿兔挥惺裁创蟀恕?/p>

  三足蟾叼着火折子一蹦一跳的跑了回来,它依旧是钻回了它原来呆着的袋子,继续呼呼的睡它的大觉。

  查文斌轻轻拍了拍口袋,算是道了谢,但是不由得他也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对手:一个会反其道而行之破解道法的对手!

  那十二个女子全部都看不到面部,此刻正汪在原地,不知是失去了目标还是在等到新的指令,对于她们,查文斌依旧不忍下手,但也不能就此放任。

  七星角何等的镇邪利器,巾所指,鬼怪无不下跪,灭魂二字岂是浪得虚名?

  左手凌空画圆,右手以剑为笔,脚踏天罡步,口念降魔咒那一个个难懂也不懂的虫鸟文被虚空一笔一画的勾勒在圆里,强大的压力之下,那些女子开始互相靠拢,并卷缩在了一起查文斌并没有如以往那般直接引决劈杀,而是走到那些女子的身边轻轻说道:“都是些苦命人儿,待我了结了这里,一并送还你们早日投胎重新做人眼下??还要委屈姑娘们在这里呆着。”

  用剑绕着那些女子画了一个圈,又在圆环的外围东南西北四个角的方向各用剑在地上画了一道符,这四道符是请神符,请得乃是南天门四大天王有这四符在,圈内的人起码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出不来,他也打算在这个时间内处理掉眼前的那口棺材。

  道士遇到极恶的凶灵,就像是高手遇到了高手,对决是不需要太久时间的收得了就是能收得了古往今来,倒在魔道之下的道士数不甚数,同样死在桃木剑下的凶灵也更多。

  大步走到棺木前,查文斌一反常态的飞起一脚踹在棺材板上有句古话叫:棺盖落地,起尸无疑意思是开馆的时候,棺盖一定要反过来放,否则棺材盖上的尸气一旦沾到泥土,就会让棺材里头的主起尸,可查文斌就是要让他起,他倒想好好看看究竟是有多大的一张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