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四十三章 心脏病

  那红色轿子的顶部几个角都挂着招魂幡,就是死人的时候用白纸剪成的长条,七星剑一出,那几根招魂幡也随之动了起来,接着便是铺天盖地的鬼气开始涌现。

  昏暗中,有一队身着红色衣服的女子面部全部被长发遮盖开始出现,不用说,这些人都是没有脸的四个女子蹲下身去抬起轿子,前面有四个女子手持花篮,不停的往外撒着花瓣,后面有四个女子手持各种乐器,让人听着有些悲伤的曲子开始充斥着查文斌的耳朵。

  这十二个女子抬着轿子开始缓缓向他走来,查文斌拔剑在身前地面迅速划了一道横线,取出红绿小旗各两面插在线的两端,再翻出香炉一只摆在自己跟前,炉子里竖了一面黄旗,在黄旗的边上又插了一根长香。

  三旗一香是最简单也是最快捷的护体阵法:红旗代表自己的天魂,绿旗代表地魂,而那面黄旗则是命魂,那一炷香则是自己的魄旗子不倒,三魂不散;长香不熄,七魄不灭旗倒魂飞,香灭人亡。

  这个阵法是由天正道师祖凌正阳所创,以魂守魄,以魄镇魂,魂魄二者相辅相成,动其一则其二补全若想破此阵,唯独命魂黄旗先倒,也就是说除非查文斌的身体受到了直接的致命外伤才能让他失去做法的能力,一旦黄旗倒,则魂魄皆飞,永世不得翻身,死后也不能轮回投胎这个阵法的巧妙之处正在于,命魂看似是最脆弱的,但天地二魂又不会轻易让它离去,因为它的离去将直接导致另外两魂消失命魂在身,可以随意支配,天地二魂则无法直接感应,却可以用这种互相将军的方法让三者紧密联系,从而可以让自己的命魂也就是本体变的更为强大。

  这十二个女子里面肯定有康敏,还有那位在去年服毒自杀的杨丽这些人都是被冤死的女子,查文斌不会伤害他们,也不忍伤害他们天正虽源源自茅山,但是对待脏东西确要宽容的多。

  毫不畏惧那些没有脸的人,查文斌举剑大喊道:“孽障,今天我就要替天行道!”

  那顶轿子不退反而走的更快了,查文斌一个箭步向前,完全无视了那些女子,径直冲向轿子,朝着那门帘刺了过去。

  道家法器,其厉害之处并不是何等锋利,这柄七星皆被那人所创之后,经历无数高人的道法熏陶,本就是当世无二的镇邪之物,加之灭魂咒的倾注,有斩杀神魔之力,剑锋所向无人敢拦。

  查文斌如入无人之境,椒“嗖”得一身穿过门帘,碰到前方的硬物之后又往里进了一寸有余灭魂钉是何等霸气之物,棺材头部是盛放尸首头部的地方,有同样作用的七星剑遇邪则强,一股浩然正气直接撕碎了门帘。

  再一看,剑已然插到那棺木之上,查文斌心想这回你还能怎样,于是便上前准备开馆验尸过去的棺材门板和棺体之间都是用木榫互相连接,做的巧妙的甚至无法用外力打开,而道士作为入殓的人,自然对这玩意了如指掌,所以道士的身上都带着一样东西:开棺勾。

  开棺勾不过人的手掌大小形状和鱼钩很类似,一般也就是用建筑钢筋所制,唯一的区别是它的手柄是横向的,可以用两根手指卡赚除了一头是钩的,另外一边还多了一根直的尖头柄上刻有道家符印持开棺勾开馆的,一般棺材里头的尸体不会起尸,因为道士开馆多半是为了替其收捡残含另寻新坟。

  查文斌拿出开馆勾,这棺材密封的很好,几乎找不到一丝可以撬进去的缝隙但是所有的额棺材都会在身上留下一个明榫,这个榫头是防止万一棺材里的人活过来了,外头的人可以及时抢救打开的这种盖棺后再活的例子古往今来已经数不甚数了,但是这个榫头的位置又只有定制这口棺材的工匠才知道,这也是为了防止棺材在下葬期间被人打开盗取了里面的陪葬品好的工匠,每一口棺材所用的活榫都不一样的,不停的变化位置,所以在正式入土之前,工匠在逝者家属的眼中地位都是很高的,因为只有他才知道确切的活榫。

  开馆最为忌讳的便是强开,拿着斧头劈,直接用火烧虽然也能打开棺材,但是这样做必定会惊扰到死者,最容易引起诈尸或是冤魂复仇虽然现在七星剑已经钉在了棺材前头,可这里的鬼气之大绝不亚于封渊之地,他也不敢太掉以轻心。

  做道士的,还有一个习惯,就是做什么事儿都得按照祖上的规矩来据说这些规矩都是祖师爷们和脏东西达成的协议,只要按照这个套路走,脏东西才不会反抗,这些可都是用命换来的经验教训。

  这口棺材的木质极为坚硬,敲击“吭吭”有声,厚度自然不小那些红衣女子不止是畏惧七星剑还是另有原因,纷纷抛下轿子扑向那三面小旗,因为在脏东西的眼里,魂魄所在的地方才是他们的目标,纸人和肉身对于他们而言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要想发现活榫,最简单的办法便是用鼻子闻道士都有这个本事,他们的鼻子远比常人灵敏的多,尤其是对死人的味道活榫的密封程度在整口棺材上是最薄弱的,所以这个位置所散发出的死人味也是最大的虽然这种味道对于我们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对于查文斌来说,就会异常明显。

  绕着这口暂时还没动静的棺材整整一圈后,查文斌在棺材的右侧靠近尾部的地方找到了那枚活榫拿着开棺勾的直尖头在棺材下部轻轻一磕,“啪嗒”一声,一根筷子头粗细的小木棍便掉到了地上,只有香烟屁股那么点长度这玩意越小就代表工艺越精湛,我外公做了一辈子棺材也只能做到完整的粉笔那么长。

  活榫被取出,接着便是弹线为了防止里头的主突然蹦起来伤人,查文斌拿出墨斗线在棺盖上梳着弹了三道黑线,接着又横向总计弹了七下,把整个棺盖分成了二十个一个小块儿,这也叫天罗地网。

  正式开馆还要更加讲究技巧,先开尾部后开头,两边各开一条缝。

  用开馆勾勾住棺材盖的尾部,往里头一别,再用力向上一提,整个棺材别传来“滋啦啦”得一阵木头分离声所有的榫头都被拔起来之后,推着棺材的尾部向前移动,露出的空隙以看到寿鞋上部的脚踝处为准。

  脚踝露出来之后,齐着这条缝隙,查文斌在棺材上面紧紧的系了一条麻绳,这条绳子就是绊脚绳,万一这里头的主要起尸,双脚就会被麻神绊赚留给道士有足够的时间反应。

  绑好身子之后,再轻轻的把棺盖拉回原位,接着他又走到了棺材的前部用力向前推,这个位置留的缝隙要以看见尸体的颈部为准推开棺盖,这里头黑漆漆的,查文斌手上有灯,他屏住呼吸,为的是不让自己的活气儿碰到里面的尸朝着棺材里头瞧了一眼,只见那尸的头部盖着一张丝织的帛,也瞧不见长的是个什么样,但是脖子的位置还是可以找到的。

  在齐着脖子的位置,他又在这儿捆了一道麻绳,这个也同理是为了防止起尸他心想有了一前一后两道麻索,这口棺材里的主只要不是金甲道尸,就决计冲不破。

  全部布置妥当之后,他才准备开始一鼓作气彻底掀掉这口棺材,却不想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出现了变化,胸口隐约开始传来疼痛这股疼痛在他寻找活榫的时候已经有了,只是还轻微,这会儿已经严重了,他扶着棺材盖准备稍稍休息,突然一股如万针穿刺般的疼痛就势袭来,那就跟剧烈心绞痛发作了一般,身子慢慢顺着棺材开始往下滑。

  靠在棺材上查文斌艰难的喘着气儿,他从来没有得过心脏病不经意的回头一看才看到,那些红衣女子手中都有一枚绣花针,此刻正在朝着那黄色小旗猛扎那柱梳着的长香忽明忽暗,烟也开始变小的很多,而红绿两旗不知何时也已经开始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