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四十一章 断头鳌背

  一龙生九子,九子各不同,九子之中只有一条是真命天子而鳌也是龙子之一鳌也叫作赑屃,民间有人叫它龟跌它有一个巨大的乌龟壳,而头部又是龙形,更加特殊的是它的尾巴,它有一条麒麟尾在很多的寺庙前面,通常都用这玩意做雕塑,然后在龟背上加一块碑,据说它最大的本事就是负重。

  也正因为它的负重本事,所以鳌是没有四肢的传说女娲补天的时候,就砍了鳌的四肢作为天地间支撑的四根柱子,所以鳌永远都是一副趴在那儿的样子 ”“因为没有了腿,所以鳌也就成不了真命天子,但是它对天地间做的贡献和牺牲却是很大。

  为了感谢鳌的牺牲,所以它便得到了天地间最长的寿命,它与天地同寿所以民间也一直有千年乌龟万年王八的说法现在天安门的华表上还有一条鳌龙,在皇帝庙的门口也有一条是乌龟身龙头的龙,这种神奇的图腾象征着长寿和永生。

  这里出现了鳌头,本来倒也好解释,寺庙前面的碑多半是放在这玩意的身上但那些体积最大的也不过一头黄牛,材料也只是石制的,哪里会有这么大的青铜制鳌头,而且还埋在地下。

  那边卓雄说道:“你们看这些土呢,似乎有火烧过的痕迹。”

  下面的空间并没有很大,半间屋子大小但是这些土的表面干燥的异常,而且十分光滑红土在民间有一个十分重要的用处便是烧砖,这种土的黏性极大,用火高温窑烧之后会非常坚固。

  查文斌摸着那些光滑的土,突然脑子里有了一个想法,这里会不会是一个窑厂,因为土的颜色已经成了深黑色他试着用利器去刮土层,发现土壤里面还夹杂着稻草的痕迹,这些东西都是用来增加泥土只见的黏性的,绝不可能凭空出现在离地二十米深的地下层,这里是人工故意安排的。

  超子摸着那些土,心中突然想起秦岭山沟里那无名火,他问道:“文斌哥,你不觉得这墙壁光溜溜的,跟打蜡了一样么?”

  查文斌心中本来就有了一点这个想法,只是没有说出口,他用刀剑细细的挂下一层表面的土,那是一种和石蜡非常接近的东西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里头有一股淡淡的酸味。

  “你说的应该是对的,这是尸蜡,这个坑八成是个窑场。”

  “烧什么的?瓷器吗?”扎褐对于中土的文化了解的并不多,那只鳌头就让他研究了好久,最后他得出一个结论:中土的魔鬼造型太花哨!

  “烧人的!”超子阴着脸突然这么一句,吓得扎褐赶紧用降魔杵挡在胸前,这个举动逗的超子哈哈大笑。

  查文斌没有理睬他们的打闹,反而在墙壁上画了一个圈儿道:“超子,你和卓雄在这个位置往里面打个洞试试”又叮嘱道:不能用炸药,只能靠人工。”

  “好!”在过去,这种事都是交给大山的,现在他不在了,就交给那哥俩了。

  黄土用火烧过之后本来就坚硬,加上上面土地的重压,这方墙壁只能用匕首凿见过窑场的人都知道,那种泥土是被极高温硬生生熏出来的,坚硬的程度可以和石块媲美两个人干了半天也才掏出一个直径不到半米的洞,深度不过一米,再往里面,就不行了。

  “掏不动了,像是碰到石头了。”

  “是石头么?”卓雄觉得不像石头,因为匕首发出的声音有些刺耳。

  “好像真不是”超子用手抹去那外面的一层黄土,慢慢的,一块金属露了出来,敲击有声。

  查文斌道:“继续挖,看看有多大。”

  一直到下午六点多,一块面积接近五平米的金属块状物露了出来,而且这远远还是冰山一角,这块金属物的体积要比他们想的大很多。

  露出的金属物上有着明显的巨大菱形图案,并且还在向两边延展开来,带有一定的弧度这种地方出现了大型金属器物,而且还在地表深度十余米的地下,这个发现是非常让人震惊的。

  回到地面,几个人将就的煮了一些面条,对于今天的发现每个人心里都有不同的想法超子认为这里是一座贵族墓,下面那个金属器物是大型陪葬品虽然浙西北一带曾经出土过春秋时期的青铜器,但体积都很小就拿国内最大的司母戊鼎来说,跟这个比也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查文斌则有另外一个想法,他认为:这里是一座窑超烧制青铜需要用泥土先制作磨具,然后把融化了的青铜水倒入泥制磨具进行浇筑坑下的泥土从坚硬程度上看,一定是经过了长时间的大火烘烤,把外面那层坚硬的泥土看做胚,那么里面露出的金属器物就是成品只是这个成品并没有被取出,就直接被一座寺庙所覆盖了。

  他的判断来源于那只断了鳌头上,根据那只鳌头来推断体型,整个底下就非常有可能存在一只大到无法让人想象的青铜鳜而他们看见的那些露出的金属物便是鳌的身体,那些菱形图案就是鳌的甲。

  完全清理出所有的器物是来不及了,工程量实在太大,他们人手和时间都不够,于是他们决定从那根断了的管子处开始入手,那里离地面比较近,面积也相对较小。

  当晚,查文斌睡在宿舍里做了一个梦,他梦见有一群穿着红色衣裳的女人抬了一顶白色轿子在杨村中学的操场上走了过来他去拦那轿子,那些红衣女人又突然不见了,掀开轿子一看,里面没有人,只有一口漆黑的大棺材他打开棺材,里面躺着的也不是人,而是一只大鳌。

  鳌十分凶狠,张口就要来咬他的手,查文斌挥蕉断了鳌头,便伸手去抓那鳌的背却不想,那鳌背之上突然出现了一张人脸,露出一口黑漆漆的牙齿死死的咬住了他的手,怎样甩都甩不开。

  也许是梦得太逼真,查文斌用力一甩手,“哐当”一下砸在了床档子上,人一吃痛,也就醒了过来,这时他才知道自己做了一个梦。

  开灯揉着有些肿的手背,查文斌突然发现在自己的手背横向出现了一排淡淡的牙印那些牙印就像是刚刚被人咬的联想到刚才做的那个梦,查文斌心头一惊,外面已经想起来敲门声。

  敲门的是超子,一块儿进来的还有扎褐和卓雄,三个人一脸丧气的坐在查文斌的身边。

  查文斌见他们三个的脸色不是很好,便问道:“怎么都不睡翱。”

  扎褐一本正经的说道:“这地方有很多魔鬼。”

  超子瞪了一眼扎褐,心想道,你不是号称自己是活佛转世,怎么也怕魔鬼了:“文斌哥,我们三个好像都做了噩梦,一起吓醒了反正天也快要亮了,睡不着,就来找你了。”

  查文斌的心头咯噔了一下,他自己方才才做了个噩梦,难道大家都一起梦了?他问道:“梦见什么了,把你们三个都给吓到这里来了。”

  “一群唱戏的红衣女子,抬着个白轿子!”扎褐抢先说道,超子也跟着点点头查文斌再看向卓雄,卓雄道:“我跟他们一样,也梦到了。”

  “继续说”查文斌并没有打断,而是示意扎褐继续。

  “我看见那轿子就停在前面空地上,就伸手去掀开帘子,一瞧,里面不是人,而是一口棺材,正想撬开棺材看看,就听见‘咚’得一声,接着我就醒了。”

  查文斌看向超子和卓雄问道:“你们两个呢,也一样?”

  那两人都点点头,他们三个梦到的的确是一样的场景,都是看见了棺材,然后就醒了。

  查文斌这才伸出手来道:“我也梦到了,和你们一样,不同的是我打开了那口棺材。”

  “里面有什么?”三个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一只鳜然后鳌的背上有好大一张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