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四十章 红色的水

  扎褐无法用语言描绘出那是怎样一张脸,在西藏,也有鬼怪,但是西藏的鬼怪都是纳入喇嘛教系统的,无论是人还是鬼怪都信奉喇嘛教,也就是藏传佛教所以西藏的喇嘛是不怕鬼怪的,但是这张脸着实把扎褐给吓得不轻。

  他用双手比划着:“有这么大”想了想,他又在空中画了一个更大的圈道:“不对不对,有这么大嗯,可能还要大!”

  超子怕他是胡说的,这气氛本来就紧张,便没好气的道:“唬谁呢?”

  扎褐连忙挥舞着自己的佛袍解释道:“我们喇嘛是不可以讲瞎话的,真的有那么大!”

  查文斌深思了一会儿道:“你们见过的脸,最大的能有多大?”

  卓雄想了想,他见过的最大的可能也就是大山的那张横肉脸,跟一中号脸盆的底差不多. ”“可跟扎褐比划的那也差了远了,扎褐比划的那个可比洗澡盆的都要大了。

  “似乎,这里是有一张不寻常的脸”联想起之前的种种,每一个看到的人都重复着那一句‘好大的脸’,但是那些人不是疯了,就是已经离世,唯一一个看见倒影的扎褐竟然还无法用语言描绘,这究竟该是怎样的一张脸?

  原来学校里打算修建的新食堂还在打桩阶段,这段工程被查文斌他们接了下来,对外面是说这里在施工,其实不然第二天,超子就托人从省城弄来了几台挖机,必备的雷管和炸药也已经到位,比起几年前,现在这东西可难弄多了。

  开挖土机的师傅是几个年轻的小伙子,他们常年干工程的,也经常从地下挖出些古怪的东西,棺材之类的很是常见,胆子都挺大杨村中学这泥巴,一挖下去,厚厚的一层骨头混着黄土,还有各类陶片夹杂着烂木头。

  那些出来的陶片,超子看过,年代跨度很大,但清一色的都是民用品,并没见到什么珍贵的官窑那说明,这片地里埋得大多数也是平民。

  连续往下挖了三天后,深度已经接近十米,无一例外的是黄土,脸一块像样的石头都没碰到,这时泥土的颜色开始由黄逐渐便成了红色。

  南方山区出现红色土壤并不算什么奇怪事儿,那是因为土中的氧化铁含量高但是那些从土壤中渗出的水也是红色,到了后来,就像新鲜的血一般,一爪子抓下去,都能舀起半爪子水。

  他们又调来了抽水泵,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一直往下挖,要挖到哪里,谁也说不好,谁也不知道。

  到了第五天头上,周围的泥土就跟泼了红漆一般,挖土机的挡风钵上已经完全是血红一片,这水也开始出现了异样。

  腥味,浓重的腥味开始出现了不光杨村中学,就是中学所在的杨村老百姓都能闻到空气开始出现了一股腥味那种味道,如果是农村地区家里养过猪,见过猪被杀之时放血的人都会知道那种腥味。

  腥味是一夜之后忽然有的,睡梦中的几个人被腥味熏醒了过来土坑里的水开始往外不停的冒,停在下面的两台挖掘机都已经被完全被淹没,抽水泵根本来不及作业,整个杨村中学的操场上成了一片红色,漫天的血腥气让人头皮发麻,直教人作呕。

  扎褐不停的转着他那刻着六字真言的转经筒口中念着““嗡嘛呢叭咪吽”,直言这里是人间修罗,他要把这些妖魔鬼怪全部送入阿鼻地狱。

  查文斌皱着眉头一言不发,那些请来的工人全部逃之夭夭,这种活儿他们不敢再接了那个坑里的水白天不冒,夜里冒白天水位下降的极快,可到夜里,那个大坑就跟喷泉一样,血红色的水最高可以喷射出地面两三米。

  超子又去借了几台抽水泵,可到了夜里,那些红色水的照样喷涌,白天又自行退去如此这般的折腾,一直持续了三天,整个杨村的人都关门关窗,被那腥味实在给熏怕了。

  那几天里,没有脏东西出现,他们在屋子里也睡不着,只有扎褐整天嚷嚷着这里魔鬼太多。

  第四天,水停止喷涌了,坑里的水位也开始逐渐下退,坑洞的下方已经塌了很大一个洞出来,那两台挖掘机就卡在这洞口,黑漆漆的看不清楚。

  坑洞内的地质因为连续遭到水压的冲击,此时是及其不稳定的,但是谁又不敢保证接下来这水还会不会继续,因为天气预报显示一周后这西北将会有大范围降水杨村中学所在的位置本来就是山坳,强降水加上不稳定的地陷,也许这个坑洞会被再次掩埋。

  几经权衡,他们决定下去走一遭。

  黄土的黏性极大,而红土则更大,但是遇水过后,这些土壤就变得十分脆弱,因为含水量会让土壤的重量倍增,能否支撑地表的压力就成了关键。

  洞内的腥气比外面的要大一些,超子捂着鼻子是第一个下去的因为这里无处着力,所以装备都被先放在卡在洞口的挖掘机上洞口很大,有半个挖掘机那么大,超子在整理行装的时候发现挖掘机的铁耙子卡在了一处金属物上,那金属物有着明显的断痕。

  那是一根断裂的粗大水管,有平时用的水桶粗细,表面的断痕还是新的,水管的断裂处还零星的滴着红色的水滴超子想凑过去闻一闻,马上就被那股腥味给熏了回来,他意识到这根管子恐怕没那么简单。

  剩下几个人也都陆续下到了挖机的位置,超子跟他们说了自己的发现这根管子的表面已经布满了铜锈,红色的土壤有着极强的腐蚀性,已经完全分辨不出管子表面的状态,倒是那断裂的切割面足有五六公分厚,依旧光亮如新。

  超子指着身后说道:“那些水就是从这里排出来的,应该是挖机师傅挖断了这根管子,但是好像这管子到这里就结束了,那一头并没有。”

  “是古人埋的下水道吗?”卓雄问道。

  查文斌心想就算是下水道或者某种底下排水设施,那管子也不可能到了这儿就没了,否则那水排到哪里去呢?他说道:“应该不是,看样子,这管子就到这儿便是到头了,挖机断坑洞的那一边并没有管子接着,如果是管道,就应该有出口,而不是半途而废,不过能下去找到被撞断的部分,或许会清楚点。”

  下面就是塌方的部分,露出的巨大坑洞让站在这挖机上的人们心里没底,就像一只张开巨嘴的野兽,下一秒就能吞噬整个地面。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一直是这群人的行事风格,扎褐对于这种未知有说不出的兴奋感,拿着转经轮的他不停的催促超子带着他先下去,他说这下面肯定就是魔鬼的老巢。

  超子不敢轻易拿定主意,下整个坑,风险实在是太大了,就算是不塌方,万一这管子突然出水,下面的人肯定得被活活淹死,他问道:“文斌哥,你看呢?”

  查文斌拿起一颗石子投了下去,下面传来“啪”得一声“是干的,没水位的话,我们至少可以进去呆到傍晚,这挖机的重量可是足足几吨,它都能卡得赚应该还能撑些事hò。”

  从这儿往下,距离并没有他们想的那样深,不过十来米就到了底部底部的情况有些出乎他们意料,整个下层十分干燥,除了旁边有一个低洼处还残留着些许红色水迹。

  很快,他们就找到了那根被撞断的管子,那东西让所有人都大呼吃惊这根管子的另外一头并不是管子,而是一件器物!

  说是器物也不确切,超子在低洼处发现了它他们几个成年男子硬是不能搬动分毫,那是一根巨大的龙头,被撞断的位置是脖子,整个龙的头部掉下了深坑清除掉上面的附着的泥土之后,他们发现这龙头都大得有些过分。

  超子用手丈量了一圈后叹道:“我的天,这是头的话,那整条龙得有多大?”

  “起码超过一百米!”查文斌肯定的说道,“这材质,这重量和体积,绝不是一座寺庙能浇筑的这也不是龙,它是鳌。”

  “骺”其它几人都以为这是龙头,龙的图案在中国随处可见,大人小孩都认识,可查文斌为什么说这是鳌呢?

  “你们仔细看这断裂的部分,如果是龙的话,脖子的鳞片纹路应该是龙鳞,呈块状,而这根则是竖条纹,波浪状这种纹路是模仿龟的脖子,所以,我断定这是鳌头,而不是龙头,我们现在在的这个地方恐怕就是传说中的鳌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