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三十八章 好大的脸

  查文斌什么样的怪事没见过?但就这个没脸的女子着实把他也给吓了一跳,但现在还不是打草惊蛇的时候,他只好轻轻吸了一口气提着灯笼缓缓往前走。

  学羞廊的灯是声控的,有脚步走动便会亮,一盏接着一盏的这么走过去,亮起来又熄灭空荡荡的学校里每一个角落都能听到他的走动声,只有一个人的声音。

  走到寝室门口的时候,查文斌把那灯笼挂在窗栏之上,然后默默的继续往前走,离着约莫有十几米的距离他才退下来,再转身一瞧,那红衣女子果然已经侧着身子停在灯笼处”

  那女子并没有向里头走,只要她多走一步,便会进入查文斌设好的泰山符下见她在那儿半天没动静,查文斌张手拿出八卦袋,准备索性来个强收还没等他走近,那女子便蹲了下来发出“呜呜”得声音。

  那声音很像是人的嘴巴被胶带给封住了,声音堵在里面出不来联想起这女子前后两边都是后脑勺,她还哪里来的嘴巴张口说话?

  查文斌这人也确实是好心,这女子好端端的吊死在自己寝室门口,如今故地重回,心中定是有千言万语想说收起手中的杀器,查文斌一改常态的点了一根香立在跟前,缓缓走了过去说道:“姑娘,你别怕,我不愿伤你,那门上挂着一个纸人,原是你的本体你若能走进那纸人里头,或许我便能帮你开口说话。”

  那红衣女子站起身来面向着查文斌,只见一个黑漆漆的后脑勺,查文斌见了心里那叫一个不自在这个后脑勺向着他微微鞠了一躬,慢慢向前走了一步,只听一声蒙着的尖叫过后,那纸人微微晃动了一下。

  查文斌赶忙取下压在上头的泰山府,纸人只是前后晃动着,查文斌取出毛笔,沾上朱砂,给那纸人的脸上画了一个嘴,古有画龙点睛,今有查文斌画人点嘴只没一会儿,就听见寝室里头传来一个女生“嘤嘤”的哭声。

  哭了好一阵子,声音才开始变成小声的啜泣,查文斌站在门口也不进去就说道:“你为什么想不开呢?”

  好一阵子里面那个女生才说道:“你是谁,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可以看见我?”她的声音有些警惕,带着那么一丝的害怕和恐惧。

  “我只是一个可以帮你解脱的人,人死灯灭,回魂返照,等了过了今晚,我会送你一程。”

  “送我去哪?”里面的女生问道。

  查文斌回道:“当然是进入六道轮回,重新投胎做人。”

  “我不去”接着那声音沉默了好一会儿又继续说道:“我出不去,这里之前还有一个学姐也跟我一样,只能在这片地方飘荡,哪儿也去不了。”

  “那个女生也在?”查文斌大吃一惊,他以为这个女生不过是做了去年那个喝药死的女生的替死鬼而已,却没想到事情完全不是他所想的那个样子。

  “她一直都在,只是今晚她出不来”女生说这话的时候声音特别小像是生怕被外人给听见了,接着她又哭道:“你能不能帮我走出去,我只想再看看我妈妈,求求你,帮帮我。”

  杨村中学这地方查文斌是看过的,出了地底下可能有些不为人知的东西之外,这些建筑完全都是后人根据扯所建,并没有人为的设下任何能够困住亡魂的禁忌这里白天有孩子读书,校园本就是阳气最旺盛的地方,也是正气最为凛然的场所所以学修建在老坟场是不足为奇的,风水学上认为只有积极向上的莘莘学子们才能镇压住那些骚动的邪魔歪道。

  如今杨村中学接二连三的出事,似乎这也出事的人还另有隐情。

  查文斌察觉到了其中的关键点,连忙问道:“为什么你们俩都走不出去?”

  “因为……”那女生的声音已经压的很低了:“因为我们的脸被拿走了。”

  “谁把你们的脸拿走了?”查文斌追问道。

  “那个人,好大的脸”突然那女孩一声尖叫,接着那枚悬挂在窗栏上的纸人烧成了一团火查文斌一个箭步闪进了女生宿舍,只见在那里面的窗户上有一对绿油油的眼睛正盯着自己。

  他的手中没有光源,便去按那墙壁上的开关,灯亮的瞬间,传来一声“呱”得怪叫,一只身子巨大的猫头鹰一挥翅膀直扑过来查文斌赶紧拿起手中的七星剑来挡,却还是被那猛禽贴着身子飞了过去,在他手臂上留了一串血红的抓痕。

  纸人烧的只剩下带着火星的灰烬,那个女生就这样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有人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带走了她!

  第二天我们来上课的时候,校长慷慨激昂的表示要挑选几位同学代表去看那女生的家长,而我就是被选中的其中之一,压根也没提对我的处分事情坐在他那辆125雅马哈摩托后座上,我第一次觉得校长大人也挺可爱。

  那个女生叫康敏,家里条件并不是很好,有姐弟两个弟弟还在念小学,因为这桩案子的离奇性,所以康敏的遗体并没有按照三天下葬的规矩,而是就放在她原来的房间里。

  要说着天气也算不上很凉,十月中,放了一个多星期,这人硬是一点味儿都没发出来所以七里八乡的人都说这孩子死的太冤,不肯走康敏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活了半辈子,白发人送黑发人,整天以泪洗脸,一口一个我的心肝女儿,哭得让人心碎。

  我们去的时候,查文斌和童河图也在,康敏生前就很水灵,躺在那儿除了脸色苍白一点就跟睡着的似得,我们几个同学见了也不害怕若不是那些哭声,还真不会注意到她已经去了有一周了。

  校长看见查文斌在,连忙对他点头哈腰的,查文斌却把他单独叫了出去对他说道:“最近都不要开夜课,原本留宿在学校的老师最好也让他们回家,如果路远的就近借宿在农户家里,总之晚上,学校里一个人不要留。”

  校长的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得,这自己头上的乌纱帽全看这位道爷了,哪里还敢不从?

  查文斌今天过来是打算劝说康敏的父母把尸体下葬的,人摆的久了,一个是对死者不好,再一个对自己也不好,毕竟是个死物,容易惹麻烦学校也送来了慰问金,加上村里诸多人的劝说,康敏的父母总算答应了下葬的事儿,主事人就落在了查文斌的头上。

  因为康敏还未成年,所以她的丧事不能按照普通的流程,而是选择在夜里出殡选了一口棺材,又打了电话通知金馆长,原本殡仪馆晚上是不烧炉子的,查文斌开口,他那边夜里特地安排了人。

  康敏的妈妈给她擦了身子,又换了一套新裙子,一边哭一边给女儿梳了最后一次头连夜里,查文斌挑了五谷种子放了进去,又加了一套文具搁在棺材里头就当做了陪葬品夜里灵车直接开到门口,查文斌亲自护送去了县城,金馆长那边已经等着了。

  烧了约莫一个小时之后,金馆长又特地安排了几辆小车把他们送回去,康敏的爸爸手捧着骨灰盒没有回家,下车后按照查文斌的吩咐直接绕到坟山。

  那时候村里已经有了公墓,村民下葬在公墓里还能给奖励,墓地是尚好的大理石,下面是一方黄土坑,把骨灰盒放在坑里,盖上大理石就算完事,比过去简单了很多。

  也不知是这块地的大理石有问题还是下面的坑不平,这骨灰盒怎么放上头的大理石都盖不严实,折腾了几次过后,康敏的妈妈便大哭起来,说是她女儿不愿意一个人冷冰冰的躺在这儿,她要把她带回去之类的。

  搁着一个骨灰盒在家里总是有点渗人的,劝她的人很多,不料查文斌却说道:“既然她还不愿意走,那就一定还有遗愿未完,你要是相信我,这个盒子我带回去,过些日子必定亲自挑一块好地给她厚葬。”

  康敏的爸妈都对查文斌十分信任,这盒子当晚就交给了查文斌,查文斌拿了几尺大红布给包了起来,连夜就下山直奔杨村中学亏我们第二天念书的学生们一个都不知道,康敏的骨灰盒就放在原本她寝室睡的那张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