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三十四章 我的眼睛见到鬼

  中学时代,男女之间已经开始有了朦胧的初恋情结,于是校园里开始出现了情侣,比不了现在,那个时候牵个手已经是非乘不起的事情,最出格的也便是接吻了公开的有那么几对,据说常常活跃在后半夜,二楼的女生顺着漏水管爬到一楼,然后和情郎一块儿去学校后面那片林子里头幽会这种场景,对于我们来说是新鲜的,于是便多出了一支所谓的校园“捉奸队”,其实就是去****一下别人恋爱的场景,以开开眼界,我便是当初这支队伍里头的一员。

  杨村中学里头最多的便是枫树,但在那些枫树之中还有一颗约莫一人半高的槐树,那槐树被种在一处破败的花园里,原来是用些石头砖块垒起来的,后来人们嫌难看,就用白瓷砖给贴了一个边,也就半张乒乓球桌大小的面积学校的操场那时候还是泥巴地,那个地方既安静又偏僻,也就成了小情侣们幽会的最佳去处。

  前几次所谓??“捉奸”行动我都没有参加,那是因为我睡的太死了,合伙的几个见叫不醒也就自行去了,听着他们回来描述那些让人觉得脸红的场景,我决定一定也要亲自去瞅瞅幽会的事情可不是每天都上演,第一次参加这活动的我便扑了个空难得有这样一次机会,我自然也不愿意早早离去,执意要在那片林子里头多等一会儿,跟我一起来的,还有两个男生等着等着,几个人都开始犯瞌睡了,迷迷糊糊的我听见一个男生在小声的喊道:“来了,来了,要来了。”

  我立马就来的精神,问道:“哪儿呢?”

  “那儿呢,女生宿舍206门口,看见没,那个女生出来了,她肯定是要下楼了。”

  如他所说,我们果然发现了二楼走廊上有一位女生,身着红色衣服,从这里到那边有半个操场的距离,约莫有六七十米夜里,只能凭借对面宿舍二楼的一盏走廊灯看个大概,我们在讨论着这是哪个班级的,叫什么名字,她的情郎又会是谁等等无聊的问题也就在我们激烈讨论着的时候,再抬头看,那位女生已经不见了。

  我们有些失望,她是不是只是出来透个气的,于是便打算收兵回宿舍睡觉几个男生一块儿猥琐的低头迅速穿越操超要知道我们这学校里的老师也经常半夜起来巡逻,如果被他们逮着了,明儿少不了得吃教训。

  那时候的宿舍一共有两把钥匙,分别在两位寝室长手中,我便是其中之一回到宿舍门口的时候,发现兜里的钥匙不见了一拍口袋道:“糟了,钥匙不知道去哪了。”

  “不是掉那边林子里了吧。”

  “有可能”于是我们仨又回头去找钥匙,我发誓,在我过去的路上什么人都有看到,空荡荡的操场就我们仨个毛孩子钥匙最终在刚才蹲着的地上找到了,准备回头的时候,那棵槐树下面的花坛边多了一个红衣女子,背对着我们。

  我那同学捅了捅我小声道:“看见没,终于还是来幽会了,也让我们逮着一次了。”

  “嘘!”我轻声道:“别急,再等等看是哪个班的男生”这可是头条大新闻。第一次“捉奸”就要成功了,那种紧张和兴奋不以言表等了有一会儿了,那个红衣女子依旧坐在那儿没有动,也没见有哪个男生过来有点沉不住气的我们开始烦躁起来,其中一个同学故意咳嗽了一声,想逗逗这个半夜出来的女生就是这么一咳嗽,再看,花坛上已经没有人了。

  “咦,人呢,见鬼了啊!”

  “估计让你给吓跑了吧,要不过?”就在我们三个鬼头鬼脑的商量之际,我觉得背后突然有一股冷飕飕的风在轻轻吹,吹的我后脖子上的汗毛都在往起竖我一回头,只见一个脸色苍白的红衣女子正在我们后面,她的脸几乎就要贴到我的鼻子,我闻到一股浓烈的甲胺磷气味。

  刹那间,我的整个身体都开始颤抖起来,整个女生,我认识,她就是杨丽!她的一只手慢慢抬了起来,去抚摸遮住半边脸的刘海,我看见了她手腕上那已经翻向两边的肌肉,微微还带着一丝丝红。我“啊”得一声尖叫几乎把整个续熟睡的人们都从梦中惊醒,他们两个还没明白是什么事情,便被我拖着拼命往回跑。

  宿管科的老师已经披着衣服打着手电起来了,在进入寝室前,我们仨全部都被抓个正着。我用起床上厕所这个理由搪塞住了,我告诉那位老师我的尖叫是因为看见了鬼,他能信吗?被告知第二天准备写一份检查之后,我们仨才被放进了宿舍。没有人相信我看见了鬼,就连他们两个都说我是在恶作剧而已,那个红衣女子肯定是某某班的某某,因为他们两个既没有闻到农药味,也没有看见那张雪白的脸。

  我有阴阳眼,查文斌在我很小的时候便这样告诉过外婆,我能看见很多别人看不见也不愿意看见的东西。生活中也有很多类似我这样的人,他们总是会说自己看见了鬼魂,那是因为他们的眼睛很特殊。最早的时候,三界还是能互通的,人界天界和冥界只见可以随意往来,因此凡人也可以看得见所谓的神仙和鬼魂。

  后来,三界之门因为那次事故被关闭在山海经中人与神灵非匙近,能够看到到那些魑魅魍魉,后来而随着人贪欲的增加,人的器官也在逐渐退化,一些本能也就随之消失了,其中以直觉为最快,其次就是视觉直觉后来能够得以濒下来的那部分逐渐也演化成了占卜算命术,而视觉便是洞察非凡人的存在,既阴阳眼可以观察万物的视觉消失这并不代表没有神灵或鬼魂了,它们依旧存在。

  到了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三道九流中的阴阳道将历代阴阳五行风水相术作为学派研究的主要内容,因为秦代焚烧坑儒汉代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所以阴阳道开始逐渐衰败那时候以五斗米道的农民起义团登上历史舞台,取代阴阳教,并以老子为祖师,这也便是现代道教的崛起。

  原本的阴阳教的阴阳师随机没落,大部分在汉唐随日本来华学者东渡,也有很小一部分得以继续苟延喘残。现在很多电影小说所表现的日本”阴阳师“其实是源自中国,因为才有相同的符咒结印神术式神等等阴阳教的人。

  相比于传统道教更加精通风水和占卜,他们往往直接和神鬼们打交道,借助它们的力量来完成自己的意愿,所有的阴阳师都有一项专业的技能:开阴阳眼在道教中阴阳眼也被称作夺魂眼,因为过去道教里也有奴役饲养鬼神的法术,一般静修的道士不会开阴阳眼,开阴阳眼的道士一般都阳寿不多,以现有的阳气开阴阳眼,之后饲养各种小鬼,以此来延长自己的实际寿命,这些方法也被叫做降头巫术。

  但是这种法术在后来逐渐被归到邪教类,不是正统,便在道教中逐渐消失,现在南洋一带还有这种职业查文斌也可以开天眼,但是他是借助外力,用牛泪这种法术是源自远古的萨满巫术,后来被那位闯道始祖吸收到道教里作为辅助法门,每次开天眼的时间都很有限,道士们更多的靠的是自己的直觉或是罗盘符咒来发现鬼魂的存在。

  而我则是属于那一种先天就带阴阳眼的人,据说我们这类人的眼角膜移植给普通人,普通人也能看见那些脏东西所以现在在香港台湾泰国印度日本有在黑市上买阴阳眼人角膜的情况,将有阴阳眼的人,通过非法方法得到对方眼睛,之后剥离出角膜,用作移植用阴阳眼的一对角膜在黑市上被卖到一百多万美金。

  在宗教界拥有阴阳眼代表着死亡和痛苦,所以很早的时候查文斌便帮我去除这种与生俱来的能力,我已经有些年头没有看见过脏东西了,或许是很久没和他接触了,不知怎的,这一次竟然又让我看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