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三十二章 幻灭

  这时,查文斌却又想起上山的原本目的,又回省抱拳道:“我还有一事不明,前些日子曾经遇到一个白衣举人,他说他的名字没有上生死簿,敢问这是如何办到的?”

  “天下九幽十类之生死尽归地府管辖,但凡有魂有魄者皆不可逃过生死簿,你我都不例外,何况乎那个举人只不过,这里是由我搭建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他认为生死簿上没有自己的名字那便是没有,他若认为生死簿上有,那么他就会立刻灰飞烟灭。”

  查文斌只知魇在传说中比魔要更强,但却不知他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当真可以划出一片世界完全独立开来:“当真有如此厉害?”

  那道人笑答:“一切皆无又一切皆有,在这里,你想要什么便有事就一如你在梦中,想要吃果子手中便有了果子,若是吃了嘴里又想肉,那嘴中的果子便又成了肉,这便是太虚幻境的无穷道天地变幻皆与我无关,我要变幻那便变幻,对立天命而不相抗,容纳天下万有为己用,逍遥一生,快活一生,这般生活,谁不欢喜?”

  “照你这般说,不光是他,连你自己都是活在梦里生死簿上没有除名,只不是是自己给自己编织了一个谎言告诉自己已经除名了,天总有亮的时候,梦也都会有醒的事hò不过也多谢你的提点,原本我以为我会就此沉沦下去,现在看到你这幅自欺欺人的样子,让我更为坚持我本来的道。”

  “你的道又是什么?”那紫衣道人问道。

  “回到当初,回到本来,回到自然”他走了一步指着那水潭说道:“一如这一潭水,无论里面能倒影出月亮,但实际的月亮终究是挂在天空,与这潭水又有何干?望着井中月,以为井中便有月,殊不知井中的那轮月不过是幻影罢了,给井上加个盖子,井里便什么都没了我曾以为别人叫我一声查道士就以为真的是个道士了,现在看来不过是个笑话,收起符纸,扔掉宝剑,脱掉这身衣服,我只是我,只是一个凡人罢了。”

  那紫衣道人见查文斌执意要走,大声道:“你当真不肯留?”

  查文斌抱拳笑道:“我要走,你还想强留不成?”

  那道人脸色一沉,手中翻出一张招魂幡,那幡上鬼气腾腾,无数个只剩下骷髅的小鬼张牙舞爪,这些都是他这些年在此地收集的魇魇本就是人最原始的邪恶,这张招魂幡可谓是集天下罪恶为一体了。

  “我若真要强留呢?”

  “噌”得一声,七星剑寒光闪过“那你大可以试试。”

  那紫衣道人将手中的招魂幡向着查文斌一挥,只觉有一股滔天怨气直冲门面而来查文斌心里叹道:“好厉害的煞气”连忙举剑御敌,却觉得自己手背忽得吃痛,定睛一看,手中不知何时已然抓着一条三角头型的毒蛇,那蛇正张着血盆大口咬住了自己虎口。

  这一吃痛,他便使劲甩,等到那毒蛇被甩到地上,却分明听见“铛”得一下金属碰撞声低头一看,刚才甩掉的分明就是七星剑,附身准备去拿,那剑柄却又突然窜出一蛇头来,嘶嘶的吐着蛇信子。

  查文斌抬起手,看刚才被咬的虎口之处却并没有留下任何伤痕,再低头,分明就是七星烬在地上。

  那股煞气滔天的袭来,无数恶鬼张牙舞瓜的冲着他来,查文斌闭上眼睛一把抓起地上的七星剑面对前方一扫而过风声骤停,再睁开眼,手中的已然是剑。

  幻境的可怕之处便是你看到的并不是真实的,但是它却能实实在在的伤害到你,但是同样,环境也可被自己所用:既,你想要什么,大可自己幻想。

  举剑向那道人说道:“胜负已决,你输了!”

  “你是我见过唯一一个能破太虚幻境的人,我也真心想留你。”

  “三日之内,此处将重归人间,告辞!”

  查文斌朝着紫衣道人作了个揖,然后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睁开眼,四周却是虫鸣水滴,一副盛夏夜晚的景象,水潭里倒映着一轮明月,那紫衣道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太虚幻境确实为那紫衣道人所化,但这一切与查文斌自己也脱不开干系这就好比我们睡着后进入梦里,梦的确是另外一个三维空间,这个空间并不是自己意志所能支配的,进去了便是进去了但是在这梦里头遇到的事情,如果意志力足够强大,其实是可以强迫自己去支配这些事情的发生的。

  他能进入这太虚幻境,是因为他是道士,他能走出这太虚幻境,同样也是因为他是道士道本无形无态,却又构成世界,非得道者活在现实,得道者进入道的幻境,不然为什么只有道士才能看得见那些牛鬼蛇神,而普通人却啥也看不到呢?所谓风水是幻境,阴阳是幻境,鬼魂是幻境,生死同样是幻境。

  但幻境终究是幻境,虽然它也能影响到现实,唯独走出幻境,返璞归真,才是人间正道所以当他闭上眼感受到此处原来的面貌,才睁开眼,那个紫衣道人,还有那飘荡的魂魄也就随之不见了。

  为何经常说自己见到鬼的人多半都是相信这一套东西的呢?因为不接触这些东西,便不知道这世上原本还有鬼,不知道也就自然不会害怕,一旦害怕了,人的火焰便降低了,那些脏东西也就不请自来了相反,为何屠夫的火焰极高,脏东西都绕着走那是因为他们对于生死看的太淡,每天都在和鲜血与死亡打交道,自然就不知道怕了,那些在殡仪馆工作的人也是这个道理一旦有自我暗示,往往就会真的发生,这是因为我们已经走进了一个设定好的幻境。

  查文斌能进此处,完全是因为那白衣人,在进山之前他的脑海里便对这片林子充满了未知的感觉,以他的职业判断此处必定有凶灵恶鬼之类的在作祟,于是紫衣道人的幻境便真实的展现出来了这完全是一个误打误撞的结果,没有白衣人的暗示,查文斌也发觉不了这世上还真有幻境的存在。

  等他下至半山腰便看见山脚有好多火把在闪耀,原来是黑子叼着查文斌的口信下山前去喊人村里人一听查道士在山上出了事,立马操着家伙连夜赶了山来。

  那时候的查文斌影响力最够之大,因为他的一句话,三天后,村里人将这片林子化为了灰烬,理由是开荒种植高山玉米其实很多人都知道那是因为查文斌说那山上不干净,他们很多的祖辈都被困在那儿不能转世。

  这还了得几个村代表一拍桌子就当即决定按照查文斌说的做这片林子本就是村集体的,但因为地势太高,一直没有做开发在烧山的时候,他们在那片水潭里发现了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的棺椁,足有几十具之多。

  这些棺材被一一打捞起来,有的都已经腐烂的只剩下一个底板,这件事情在当地曾经轰动一时,因为这些棺材并不是来自于同一个时期,时间跨度上下有几百年。

  当那些原本只能有野兽穿越的林子完全被抹去之后,人们才发现这里的地面上到处都是裸露的墓碑,横七竖八的躺着的,这片林子原来就是一个乱葬岗。

  如果那白衣举人知道自家的宅基地下面都是坟窝子,不知道当年他还会不会听“高人”的指点搬到那里去。

  任何幻境都是见不得光的,只要地面上茂密的林子被去除,这幻境也就不破自解了而那些诸如白衣人一类以为自己在生死簿上已经除名了的,当晚便会被阴差们押解回了地府烧完的那个夜里,村里跟我这般大的孩子几乎没有一个是敢睡觉的,挨家挨户的狗都在狂吠,那些幽长的哭声,从远处的山里不断的传出。

  魇是不会消除的,查文斌也没有能力去消除他,只是这个地方已经不再适合他的幻境,他又需要再重新找一处地方,或许这个地方就是你家的屋子后面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