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三十章 死八门

  通常八门之中,三门为凶,三门为吉,两门中平这个规律可以运用到建筑生活乃至是军队的布阵,故人有言:吉门被克吉不就,凶门被克凶不起;吉门相生有大利,凶门得生祸难避吉门克宫吉不就,凶门克宫事更凶所以八门凶吉在预测的时候更多的还要考虑宫位,配合九宫记载天象及地象之交错来进行一套复杂的运行规则。

  那这块地儿十分罕见的采用了山势走向和地理走向把八门中的三吉两平门给关了,门如何关呢?既然是门便会有守门的门神,请走门外的门神,那大门自然就关闭了”

  在此地的人,其中五道生门因为大门紧闭是没有路可走的,最终留下唯一可以走出去的两条路则是必死无疑,但这死门也非一般人能进,因为死门在某种程度上就代表着这块区域的鬼门关!

  人间都都城,阴间同样也有鬼城酆都就可以定义为阴间的首都,而其它地方则散落着的是各地的阴间小城真正的黄泉路自然只有一条,但鬼门关却不止一个,因为黄泉路是根据每个人生前的经世构造而成的,而鬼门关则是阴阳相分割的地理交叉线。

  这就造成了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鬼门关,和马头山驿站的道理如出一辙本地的人死后都会在最近区域的鬼门关入门,而后进入黄泉路,最后走向真正的阴曹地府再通向鬼门关之前的这条路也被称为阴阳路,这条路有可能就是附近人来人往的大马路,也有可能是高楼林立的居民区,阴阳不相交,所以道路也就不存在交叉的问题。

  但是某些特殊地方因为阴阳路的重合而会在这些地方经常出现闹鬼,这些地方又通城后来开辟的新路,因为老的道路常年行人走动,阳气极旺,阴间的人也会相应的避开,很多时候政府在规划道路之前都会请风水师看过,避免走上阴阳路。

  而确定阴阳路最好的办法便是八门皆死,无处逃生!这条路是决计不会有活人能走到头的,只能是那个世界的人走动。

  这里便是一条阴阳路,因为马头山是驿站,这附近有阴阳路也在情理之中,可为何这条路上竟然会有一块三生石呢?

  “我说这里是一个局,不识此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你被困在这山中数百年,却不知自己枉费了多少光阴,本就该轮回的你因为一个‘等’字失去了几世做人的机会。”

  那青衣姑娘淡然一笑道:“如果轮回我可能永远不会再见到你,我留在这里却已是第四次再见到你,如果不能再见,重新做人又有何意?”

  查文斌抬头看了一眼星空道:“我不是当年的那个他,你也不必对我拘泥对于你来说,我只是一个长得和他相似的人,一个躯壳罢了。”

  一抹淡淡的忧伤从那姑娘的脸庞闪过,莫名的失落不以言表:“放心,我不会缠着你,当年不会,现在更不会。”

  “那我送你走,呆在这里终有一天你会耗尽阴气,化作青烟,那时候就是想做人也没机会了。”

  那姑娘却摇头道:“不用,我还要继续等,一直等到真正的那个他,你走吧。”

  “你明知道他永远不会再来了,这又是何苦?”

  “因为你不懂”说完,那姑娘便穿上鞋子准备转身离去,查文斌赶紧上前阻拦道:“你我既然前世有缘,我便不会与你不顾。”

  那女子却不回头道:“你既然也说了是前世,那这世又与你何干?”

  真是个倔强的女子,查文斌本就不是个能言善辩之人,这下倒被那姑娘完全给呛住了,就要目送那姑娘将走之际,他说道:“有今生,没来世,纵然你记得,他若忘了,那跟真的忘记又有什么不同?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既然已死,缘分当粳若真想再见,就得修道再续前缘。”

  那姑的脚步娘退下来,身子微微一怔:“再续前缘,我还有机会吗?”

  “事在人为,你已等了几世都是白等,又何必不放手一试?”

  那姑娘再转过身来已是满脸泪:“你带我走吧,这一世你不记得我,我愿跟你续下一世的缘。”

  查文斌从八卦袋里拿出一个小葫芦,不过巴掌大小通体紫色,上头用金漆描了好些字符,这玩意据说是仿造太上老君的紫金葫芦打造的,能有收纳魂魄的作用。

  “你进来吧,等我办完事,明日便可替你超度。”

  姑娘缓缓走近,想进去却又不甘心的问道:“你真的不记得我吗?”

  “不记得”三个字,简单而明了“你可以告诉我,是谁把你带到这儿的嘛?”

  那姑娘用衣袖擦了擦眼泪道:“你愿意听我讲一个故事嘛?”

  “愿闻其详。”

  那姑娘坐在石头上,缓缓道来。

  三世之前,他也叫查文斌,而她叫姜玲珑查家与姜家是世交,两家的子女很早便定了娃娃亲,等到了年纪便可择日成婚玲珑很是喜欢这位翩翩少年,而这位少年也对玲珑呵护有加,这对郎才女貌本是天作之合,却最终只因查家惹了官司,家道中落,姜家因此翻了这门婚事要玲珑再嫁他人。

  可怜那玲珑如何以死相抵也无济于事,两人便偷偷约定双双殉情,跳下那高耸的悬崖之前,玲珑与他约定同赴黄泉,来世再做夫妻。

  比翼鸟,共双飞,无奈造化弄人,年少的他被挂半山腰的树木给挡了一把,只摔断了筋骨昏迷了过去,而那位玲珑则是花落香陨,从此告别人间。

  死后不久,便有阴差拉着玲珑走上阴阳路,行至这片林子却有一白衣人接引阴差将那玲珑交予白衣人之后,便消失的无隐无踪白衣人告诉玲珑此处是三生石畔,只需要她献出一样东西,便可以让她长留与此等待情郎,而那个东西就是玲珑的魇!

  每个人都有不好的一面,包括仇恨愤怒和恐惧,而玲珑是殉情而死,心中自然充满了这种恶,如果没有超度,就很有可能会化作厉鬼而所谓的魇正是指人身上这些负面的情绪,它是可以从魂里面剥离出来的,道家用咒语和经文去化解人身上的魇,而这个白衣人则是要对方主动贡献出自己的魇。

  “你给他了?”

  玲珑点头道:“嗯!”

  查文斌的心头逐渐升起了一个非常不好的预感,是决计不会有人收集魇的,因为自古有九魔一魇的说法,意思是世上能生成九个魔,也不一定形成一个魇,而九个魔的凶厉,也比不上一个魇。

  一个人的魇是绝对不够成形的,诸如杀人如麻的暴君死后最凶也只能成为魔,要想成为真正的魇只有一个办法,那便是收集更多其它人的魇为自己本身所用,一直到完全能够形成实体。

  魇之所以难成形,主要因其生成需要苛刻的外界条件,首先必须是人的惨死,才能保证足够的怨念凝聚不散,而且死者尸体必须原样保存,不能有腐烂和风干,也没经过其他处理,凶灵必须要心甘情愿的剥离出自己的那部分魇让它保持纯净,最终才能被他人所用。

  而这一系列最终的目的就是形成一个真正的魇,传说中可以凌驾在魔之上的魇!

  阴司之中,魂鬼都是需要轮回的,不然就会消亡而魔则可以保持自己永不自然消亡,可以以这种形态继续游走在黑暗世界,更高一级的魇甚至可以来回阴阳两界,古往今来,关于魇的存在一直是一个传说,只知有其物,却从来没有人见过。

  查文斌判断此番自己遇到的很有可能就是一个魇,或者是正在试图修成魇的东西。

  “你先进来,无论发生什么,就留在这葫芦里不要出来。”

  玲珑应了一声便化作一股青烟钻了进去,查文斌迅速掏出纸和笔写了一封信,然后拍了拍黑子的脑袋道:“把这个送到山下去。”

  黑子叼着信件回头看了看查文斌,撒起腿迅速的冲向山下。

  查文斌对着那块石头说道:“八门全死,你可以困的住我,却困不住那条狗,畜生道毕竟还是有别于人道,但我看来,你连畜生都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