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二十九章 遇“故人”

  山路漫漫,夜间更加难走,人常说“蛇有蛇路,鼠有鼠路”同理,人亦有人的路,鬼亦有鬼的路,这种深山老林子里头随时都会飘着你所不想见到的东西。

  何为人路,何为鬼路?若是在马路走,那尽量挑中间,马路的两边是留给阴间的那些人走的;若是在巷子里头,也请尽量别靠着墙壁,因为灵异的事多半是你会看见墙壁上多出了一个人影在走,那个影子便是属于另外一个世界的人。

  像查文斌今晚走的这种林道,根本就没有路可言,如果想要避开那些不愿意碰到的东西,最好的办法是尽量绕开那些树冠下方,走在能够看见星光的开阔地若是林子过份密集,那只能是用法器开路,没有法器的也可以佩戴一些开光的护身符。

  不过他可不在乎什么鬼路人路,就算是阴阳黄泉路,查文斌照样一条道走到黑,不怕被碰到鬼,就怕碰不到鬼!

  夜晚的林子的点点亮光,有的是萤火虫,有的则是鬼火,也就是鬼灯笼最好的甄别办法便是萤火虫的光是闪动的,光体明亮度较高,偏黄色,个体比较小游动的方向比较无序而鬼火则明显要更大一点,颜色主要为青绿色暗光,远远看着外层光线比较朦胧,要么突然熄灭否则更像是死光,既不会闪动的光。

  本来鬼不犯我,我不犯鬼的态度,查文斌桥一直保持警惕和不安的黑子沿着小水沟慢慢往上走,一直走到了半山腰,觉得嘴里有些渴了便俯下身去捧水喝。

  这山里的溪水原本是甘甜无比的,可查文斌才放到嘴边便嗅到这水里有一股尸味儿,虽然很小但依旧不能逃过他这个跟死人打了数年交道的道士。

  查文斌面不改色的双手一搓,假装做了个洗手的动作,一旁的黑子以及急不可耐的在嘴中发出哼哧哼哧的威胁声,查文斌却拍了拍示意它要安静一点,然后便就地找了一块石头坐下休息。

  这时身后一个女人的声音幽幽响起:“这块石头不是你可以坐的。”

  查文斌回眸一看,一个穿着青色纱裙的妙龄女子正在自己身后站着,苗条婀娜的身姿,精致不带一点瑕疵的脸庞,尤其是那一双带着点点游离之情的眼睛处处透露着哀伤之情,让人直觉得怜悯。

  这份美,就一如查文斌也呆立了一会儿,回过神后的他立刻起身带着歉意道:“哦?那是在下无礼了,不知姑娘在此多有打搅。”

  那女人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便坐到了方才查文斌坐的石头上,脱下鞋子露出一双白嫩的双脚轻轻荡入溪水里托着腮沉思起来。

  这女人自然不会是“人”了,有哪家姑娘会这幅打扮半夜摸到老林子里头来发呆,单是这份气质也不是常人所有,就连一向对脏东西最为警惕的黑子这会儿也绕着那姑娘不停的摇着尾巴,看来这好色也不光是男人的事儿,狗也一样。

  查文斌忍不住问了一句:“不知姑娘在此要做何事?”

  不料那姑娘却抬起头道:“等你。”

  “等我?”查文斌有些吃惊。

  那姑娘幽幽的看着查文斌,带着一丝自嘲的口吻说道:“不,应该说是等他。”

  这两句对话可彻底把查文斌给搅糊涂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呀但有一点,只要这个女人敢露出一丝害人的心,查文斌当即就会给她来个灰飞烟灭。

  “你不应该到这儿来的”那女子闷了一会儿又继续说道。

  “为何?”

  “因为你还活着,活人到死人的地方来干嘛呢?”

  查文斌四处转头看看,这里哪哪也不像是阴曹地府呀再说了就他的眼力劲儿不可能会踏入死地而不知。

  “那敢问姑娘这里是什么地方呢?”

  那姑娘的双脚在水中荡了一下,抬起头看着查文斌道:“等人的地方,我等了你数百年了,你从这儿也已经过了三次我知道你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他了,你忘记了我,但是我没有忘记你,原本以为这样就可以守着你了,却不想到头来连想忘都忘不了。”

  “你认识我?”

  “查文斌!四世同名同姓,你这么做又是为了谁呢?为了让我可以找到你吗?”

  这席话那姑娘说的很镇定,查文斌听的心里却有点发毛:“你认识前世的我?”

  “你看那儿”姑娘把手指一瞧,指着身后的一块巨大石头,只见石头上面写个四个巨大的红色字迹。

  “早登彼岸”当查文斌一个字一个字的念了出来,心头那个震惊启是用话语所能表明的。

  据说人死之后,先过鬼门关,入了鬼门关便从此阴阳相隔,这道门便是阴阳两界的分割处,是通向幽冥地府的大门。

  过了鬼门关,前面便是黄泉路,这条路,一百人走过便会有一百种风景,单唯一不变的是这条路的两边会有一片火红色的花,这花也叫做彼岸花。

  彼岸花,开花一千年,落叶一千年开花时叶落,叶生时花谢,花叶永不相见这种花也告示着死去的人从此应该阴阳两隔,无论前世有多难忘的东西,也应该早进轮回,而不是痴迷过去,因为永不再见。

  可偏偏就有很多人舍不得,放不下前世的因因果果,有的人强留在世人化作了冤鬼,有的人则在这条路上苦苦挣扎不肯走于是为了拯救世人因为死后带来的相思之苦,才有孟婆手中的那碗汤,喝下孟婆汤,便忘记的一干二净。

  这套过程是很早便定下来的,否则即使是神仙也得走这一遭在奈何桥下的忘川河边也有着大片的彼岸花,在桥的这里头立着一块巨大的石碑,这块石碑便是三生石,记载着每一个人三世的因因果果,让人死后能够明白为何这世会遭遇的那些林林总总前世造的什么因,这世便会有何果,让人能够死个明白,不做枉死鬼,不留执念。

  同样,在桥的那一段也有一块大石碑,石碑上就写着四个红色大字:早登彼岸!在这块石碑的下方一片无际的彼岸花开的火红火红,微风吹过,花丛之中有一株白色的花格外的高,据说只要有谁能拿到这朵花便能轮回后还能记得前世的因但是要想拿到这朵花,除非跳入忘川河受尽万鬼啃噬,再游过无比汹涌的忘川河古往今来,不知多少痴情人想要拿到那多白色的花,可数千年来,这朵白色花依旧在怒放,任凭是谁也不曾沾得它半点余香。

  如今此地出现了彼岸石,要么就是到了阴曹地府,要么就是有人刻意为之而此处明明是村后深山,既无黄泉路,也无奈何桥,那便是有人造了这么一块石头。

  想到这儿,查文斌便问道:“你可知道这里是哪里?”

  “三生石畔,忘川河边”那个姑娘幽幽的答道。

  “姑娘,我不管我们前世是否相识,但是你既然能叫出我的名字,我也不妨告诉你,这里决计不是什么黄泉路,只是一片深山老林子,你可以告诉我是谁把你引到这儿的嘛?”

  那姑娘的眼神里头闪过一次错愕,说道:“不可能!若不是黄泉路,我又怎能见过你几世亡魂从这儿走过!”

  查文斌反过来问道:“你可有看到这里有孟婆?可有奈何桥?”

  那姑娘怔了一会儿,的确,这几百年来守在这儿,除了那十年里,这儿都是只见有人走,却从不见有人留。

  “那你说,这儿又是哪里?”那姑娘反过来问道。

  查文斌环顾四周,也瞧不出什么异样,拿了罗盘出来一测反倒发现了一点问题,从这里往外的任何一个方位,居然全都是死位!人在其中,八门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