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二十二章 预言(一)

  姬广是古老羌族里的第七任族长,身体里流淌着应龙的血液,是那个最早部落的首领但是每一任的族长都会生老病死,对于长生同样渴望的他抛弃了族人出来寻找永生的办法。

  在历经千辛万古之后,他来到了这座秦岭大山的深处,终于在一片“圣湖”边发现了永生的办法之一:后土!

  但是守护这神奇后土的当时有一个汉族部落,叫做先秦先秦的祖先有一统天下的宏伟志向,但是野蛮和落后的秦岭人在当时根本不足以抗衡更加文明和富饶的黄河文明“卍”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作为交换,这位姬广传授了秦人在当时最为先进的冶炼技术:青铜铸造,帮助这个部落拥有最锋利的武器和最坚固的盾牌作为回报,他得到了后土,同时在这个先秦的部落里,他的地位也得到了空前的提高,受到万人顶礼膜拜。

  后土能后使得枯木逢春,姬广便又修建了这片墓地,为了防止外人打扰,他又根据阴火之地修建了那道桥,汇聚万恶灵在那桥下为他镇守而镇守这些恶灵的最关键东西便是那枚鬼玺:来自远古的巫术杰作,古羌族最重要的法器之一。

  姬广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入土后只能让自己的身体保持活力,却无法阻止灵魂的衰老,终有一天他的魂魄还是离去了,终日游荡在这片墓地里,一直到外人的闯入才重见天日他的身体需要新鲜的龙血再次唤醒对灵魂的控制,于是大山终于闯了进来,而他是姬广等了数千年的人,古老的唤醒仪式即将开启,历史的传承终于可以轮回。

  而那个通晓古羌族历史,缔造了蕲封山神话的人也终于失去了自己的身体,但是无比强悍的他终究还是薄了自己的一丝意念,强行占了那个以死唤醒应龙的老刀身体逃出了昆仑。

  可凡人的身体终究是凡人的身体,应龙并没有放弃对这位恶人的追杀,于是他想到了一个办法:占据那位远古龙族后裔姬广的身体,让他身上的血液掩盖住自己魂魄的气息,以此达到重生的目的。

  他成功了,至少目前在这一步来看,他的确是成功了如今姬广的身体靠着大山血液的补充,正在迅速恢复他原有的龙者之气,要不了多久,等这一棺材的血完全融入,他便能获得全新的重生!

  他是一个绝对的恶魔,正义和邪恶只在他一念之间,他是道法真正的缔造者,也是魔鬼真正的创造者所有的人性丑恶和智慧都集中体现在他身上,上下千年文明的连接中都可以找到他的身影。

  “借尸还魂”一个老道而又陌生的词汇,如今这个尸掌握着所有人的命运,对于眼中的废品,他向来是除之而后快!

  小龅牙欣喜的看着他的重生,却不知第一个面临死亡的确是他。

  “你让我多等了足足一年,我很失望”伴随着这句冷冰冰的话,五根手指一闪而至,小龅牙只觉得嗓子眼一甜,低头的最后一瞥,他只看到自己的胸口汪着主人的手腕。

  “呯”得一声,那是心脏被捏爆了,无比的血腥宣告着这个魔鬼正式的回归。

  接着便是超子和卓雄倒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这些曾经让自己丧命的蝼蚁根本不值得呼吸下一口的空气,他要碾死任何胆敢凌驾在自己之上的人,包括神!

  情急关头,那些逃走的族人们又回来了,他们看见自己的王再次复活,便蜂拥着载歌载舞围向了姬广,他们要庆祝。

  可是此姬广非彼姬广,等待他们的并不是王的召唤,而是无情的杀戮当头的那个野人死的时候还满脸带着笑容,在他闭眼之前,第二个族人已经遭了毒手,这些年东躲西藏的日子让他受够了,他需要发泄,需要杀戮!

  整个广场顿时陷入了一片混乱,燃烧着的青铜柱子被打翻,顺着燃料,火势很快蔓延也正是乘着这波乱子,大山肩上扛着一个,一手夹着一个把哥仨拼命的往外头拖。

  远处一双死神的眼睛已经牢牢的盯上了他们,但是那位死神并不着急,他依旧在收割着野人的生命,这些先秦的遗族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曾经带领他们走向文明辉煌的那位祖先之一会成为一个杀人魔王。

  张狂的笑声继续肆意收割着生命,大山带着三人一路狂奔,跌跌撞撞的跑了几个转弯之后再也跑不动了,四个人躺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

  超子无力的动了动手指,他觉得自己已经全身都要散架了:“我们这是要死在这里了吧。”

  “没事”卓雄喘了一口大气,嘴角不停有血在往下淌着:“好歹兄弟一超大家做鬼也有个伴儿。”

  查文斌从怀里抖索着摸出一个火折子说道:“大山,你帮哥几个点上一盏长明灯,然后就一个人跑,能跑多远是多远,好歹还能出去传个信东西我那袋里都有,给人点了一辈子的灯,我不想轮到自己的时候太黑。”

  “文斌哥,你们说啥呢!我就是死也会把你们带出去!”说着,大山就准备起身继续背着他们跑,却被查文斌一巴掌给拍了:“别犟了,听哥的话,能活一个总比全死在这里强。”

  超子露着沾满血迹的牙齿嘿嘿笑道“让你点就点吧,我也挺怕黑的。”

  大山捏着火折子索性一屁股坐下:“我反正不走,既然要死就死在一块儿好了,我是你们带回来的,出去也是孤零零的每人作伴,要点灯干脆就四个人凑合着一起用”说着,这憨小子还真摸索着找到油碗灯芯给点了一盏长明灯起来。

  灯光如蚕豆般大小不停的跳动着,听着那不远处的厮杀声越来越近,要不了多久会儿就该到这儿了。

  查文斌掏出怀里的小三足蟾放在地上道:“小伙计,我走了之后,你得好好活着,自个儿去吧。”

  不料那小蛤蟆却又重新跳回了他的怀里,小脑袋还往里面拱了拱,似乎自己还没睡够。

  查文斌准备再拿,抬头不经意间透过这些那长明灯发现对面的墙壁上似乎有很多人影在舞动可是光线实在是太暗了,他怎么也看不清。

  “超子,你那手电还能亮不?”

  “不知道摔坏没,在我包里呢,怎么?”

  “也没什么,就想看清楚一点,自己到底是死在个什么地方,大山你拿着手电好好照照,回煞的时候我们也好顺路回来看看。”

  大山应了一声,发现手电的确不亮了,又用大手反复扇了几下后,那手电又重新亮了起来,四周那么一比划,他们才发现这里很熟悉,因为上头有一截断了的铁链子正垂在那儿这里是外面那座桥下的沟,那个布满了尸油的河道底层!

  原来这河道是通向那座广场的,他们误打误撞从河底过反而没事,看来这河的门道是设在坠下的中间处。

  “别瞎晃荡,就对面那墙壁上,你给我好好照照!”查文斌吩咐道。

  这时,查文斌才发现刚才的那些人影是一副连着一副的壁画,鲜红的线条粗犷却又显得简约,但却能准确的把壁画中的意思传达给要看的人。

  大山照的这一副画面显示是有一位客人远道而来,受到了很多人的欢迎这个人带来了各式农具和武器,还有很多人在一起冶炼青铜的场景。

  “你慢着点,往后移移”查文斌对这些壁画突然就来了兴趣,因为这种独特鲜红的壁画他并不是第一次看见。

  第二幅壁画显示有两个人受到了族人的膜拜,其中后来一人带着大部分族人离开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冲向了膨成群的另外一些人,描述了不少战争画面而留下的那个人带领着剩下的人在修建一个巨大的建筑物,其中就有描述到这座桥最后一个场景是,这个人接受了一位神赠与他的礼物,礼物很抽象,是一个堆状器物。

  第三幅壁画讲述的是一个人手里拿着一个盒形器物下葬,然后便是一些当时葬礼画面的描述。

  第四幅壁画就比较有意思了,画面上讲述的是有四个人进了这座巨大建筑,并和那个留下的人之间发生了冲突,然后那四个人在逃离,而留下的那个人在后面追。

  查文斌的心头一惊,这不就是现在他们遇到的现状么,难道这幅壁画是预言?他立刻继续往下看,却发现剩下的画面隔得有点远,正想让大山帮他挪动一点位置的时候,那个疯狂的笑声已经杀到了门外,还剩下两个慌乱的野人向河沟里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