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二十一章 记忆(二)

  耳边时不时的传来嘈杂的声音,查文斌努力的想睁开眼,他可以听见超子和卓雄在喊叫自己,也可以感觉到有人在用力按着自己的胸口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在往下坠,而身后,他瞟了一眼,是无尽的黑暗突然间,下坠的身体被人用力拖住了,紧接着他便听到超子幸喜的喊道:“醒了醒了!”

  头依旧还是很痛,过往那些消失的片段不停在脑海里播放着,而他的身前有一滩污秽之物“你吐的”,超子说道:“还有这个,在你吐的东西里头发现的,刚才大山给你压胸口,压着压着你就吐了”超子递过来一个指甲大小的黑乎乎的东西,查文斌接过来一看,这似乎像是一枚烧焦的碎骨头脏东西已经被擦拭干净,在这枚黑漆漆的骨头上面隐约刻着几个微小的字迹,歪歪扭扭的,很像是虫鸟文查文斌一下子便想起来了,曾经他在云大祭司的房间里见过很多这种小碎片,他说这是用来控制人内心的一种符咒,有点像现在南洋一带流行的蛊这么说,这东西在自己身体里面已经有很多年了。

  如果自己体内有,那么他们那些记忆,那些画面,那些生离死别和血淋淋的过去,看着手中这枚碎骨头,他有点明白了,这番记忆,的确是该被封存可是发生了的,终究还是发生了,死去的人们再也不会醒过来了这就有一个决定要产生了,到底要不要帮他们几人也拿掉体内的骨头想着那些画面,查文斌有些犹豫了。

  “没什么,估计就有点累了,大山怎么样了?”

  “我没事了,就是这东西”大山指着自己胸口的纹身道。

  王,大山是真正的王,查文斌已经知道了,但是他不能说超子打断道:“棺材里头有个人,不知道是不是上面那主,要不要我们拉出来看看?”

  “别了吧,既然都没事了,就当做一个插曲,我们还是找找出去的路”查文斌现在是多一分钟都不想呆在这儿了。

  “查先生”小龅牙喊道:“把你手中的鬼玺给我吧!”

  “你要这个?”查文斌掂了掂手中的鬼玺“只要你把它给我,你们就可以出去了,你的任务我想应该已经完成了。”

  超子有些不客气的说道:“什么意思你?”

  “锁已经找到了,剩下的事情我来办就可以了。”

  “哦?你说的那个所谓的惊天秘密?”查文斌还真的就把那东西给了他一则是这东西本来就不是自己的,二则,他倒想看看究竟是个什么秘密接过鬼玺,小龅牙道了一声谢,转身走到棺材边,顿了顿说道:“还要麻烦兄弟几个帮个忙,把这棺材给重新盖上”查文斌点头答应,让超子几人合力盖上。

  小龅牙手持鬼玺恭敬的走到棺材前面叩了一个头,然后双手托着鬼玺缓缓放进棺材前部那个张开嘴的龙头边,这时他们才发现鬼玺的大小似乎和这龙嘴差不多小龅牙突然大声喝道:“八方四候灵相聚,三魂七魄重现人间!”

  “咯吱”一声,鬼玺被他用力一推恰好送入了龙口一时间,整个大厅里头狂风四起,哭笑声漫天开来,那些个叫声让人头皮发麻,脑门子抽筋,查文斌只觉得手中的七星剑狂颤不止,体内那股气血不停的上下翻腾到处都是弥天的大雾,也不知从何而来笼罩在每一处角落,青铜柱子里的大火烧的“呼呼”作响,兴奋的火苗肆意跳起了舞蹈。

  “呜”一串嘹亮的唢呐声响起,从西边的黑暗处出来几个穿着红绿戏服的男子,头顶上还扎着白色小球,两个巨大的唢呐抗在这几人的肩膀上,后面跟随的是同样打扮的人在卖力吹着小龅牙恭敬得跪在地上,双手掌心摊开向上贴在地面,额头着地查文斌暗道一声不好,赶紧小声叫道:“都学他那样子跪下,速度要快!”超子和大山还有点不以为然,查文斌心里那个急,只好再次喊道:“快点跪下!这是万鬼统帅东岳大帝真身,不想死的都给我跪下!”

  他已经看见了,那吹唢呐之人的后方,有两人举着大旗,上面用篆体写着大大的两个字:东岳!一溜小鬼敲着锣,打着鼓,后面有一个黑身绿顶的轿子被八个小鬼抬着哼哧哼哧的走了出来,光那个阵势就能压的人喘不过来气这些阴间来的。人好像对跪着的众人没不感兴趣,更多的像是到这里来走一个过超长长的队伍从西边出来,穿过中间提放的那口棺材处时,大轿子稍稍做了一下停顿,马上又继续往东边走了,一直到唢呐鼓声开始渐远,雾气也随之散去。

  超子拍了拍膝盖上的土,嘴里不干净的说道:“妈的,来唱戏的呀还演的挺像啊。”

  “不是戏班子,那些是真的”查文斌不想和他多话,便走到小龅牙的跟前说道:“这就是你说的秘密吧,用鬼玺召唤东岳大帝,他是阴间的真正的主,你究竟想干什么?”

  小龅牙朝着东方重重了扣了一个头,这才站起来道:“我不过是他的一枚棋子罢了,应该说我们都是”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查先生,我想我这枚棋子应该到了该收官的时候了,你是一个好人,好人一定有好报”

  “你的确是该收官了!”一个淡淡的声音不知从哪里传来:“知道的太多了就是你收官的原因!”这句话刚落,查文斌只看见小龅牙已经痛苦的用双手在护着自己的脖子,眼球几乎就要爆裂开来,没挣扎几下便倒在了地上。查文斌用手微微一谈,已经没了呼吸“他帮你活了,你却要了他的命,这就是你所谓的道?”

  查文斌愤怒了,他拔出七星剑指着那口棺材大喝道:“是不是在你的眼中,万物都不过是脚下的蝼蚁,任由你踩踏和作贱?”

  “你个废物,有什么资格教训我趁我还没改变主意之前,带着那几个人滚吧”棺材里的声音狂妄至极是他,查文斌可以确定这人就是昆仑之巅落下天池的那个人,他没有死,不,应该说他已经死了,如今却又再一次的活了。

  “我曾经打败过你一次,就会打败你第二次!”七星剑在地上拖出一条长长的火花,查文斌的身子朝着那口青铜棺飞一般的冲去突然间,“轰”得一声,棺盖瞬间冲天而起砸向了迎面而来的查文斌。

  查文斌躲闪不及,只好举剑来挡,可肉体凡胎如何能拦得住重约千斤的棺盖,只一次交锋,查文斌便如同断了线的风筝倒飞出去,和那棺盖一齐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哗啦”一声,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从棺材里头爬了出来,披肩的长发遮挡住了他的眼睛,只有胸口同样的龙形刺青在闪动着,他大笑着看着可怜的人们,超子想拿枪却发现自己的四肢完全不能动弹。

  他有些满意的看着自己的身体,狂笑道:“应龙一族的身体果然是强壮无比,你的血的确算的上纯正!”他的手指着大山。

  “你是谁?”大山看着同样有龙的那个血人。

  “我是谁?”他哈哈大笑道:“不,你应该问他是谁。我只是借用了他的身体而已,让我想想,他应该是你们族的第七代祖先,号称‘不死人王’的姬广。”他又接连转了几个身,像是在欣赏自己的身体道:“不愧为人王,龙的血就是龙的血,哈哈!我应该好好感谢你才对,姬广啊姬广,当年你为自己设的这个法子不巧的很,被我捷足先登了,不过也算是还了你重生的梦,这身体我用着和你用着不都是一样嘛!”

  “借尸还魂!”查文斌一口鲜血吐出,他艰难的按住了自己的胸口,那里疼的很厉害如果能让他重新站起来,他有三分的把握的可以干掉这个狂妄的人,因为关于姬广的这段传说,他曾经在云大祭司那些典籍里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