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十二十章 记忆(一)

  几个人同时发现那个被抬着的是大山,查文斌迅速说道:“留一个在上面掩护,其他的跟我下去!”

  绳索顺势扔下,超子来不及第一个溜了下去,落地之后不等查文斌他们,率先举枪朝着那跟燃烧着的青铜柱子就“呯”得一下,打的火光四射,也打的那几个“野人”在原地发懵。

  等他们明白是不远处这个生人在偷袭自己后,几个野人放下大山,呼啦啦的挥舞着手中的家伙怪叫着冲向超子“卍”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呯呯”一连串的子弹扫射在野人前进的道路上,现代兵器的火力瞬间压制住了原始的愤怒。

  “先别伤人!”这是查文斌落地后的第一句话。

  可能是听到了里头的动静,刚刚退出去不久的那群野人呼啦啦的从黑漆漆的地方涌了进来,看这阵势,起码不下百人但是只要他们敢轻举妄动,趴在坑道里的卓雄会毫不犹豫的打爆他们的脑袋。

  两帮人都火气不小但是查文斌不想大动干戈,有没有胜算先不说,真要闹起来,怕是这里得血流成河了。

  这里的人们显然也认出了这几个打扰神圣时刻的外来者是谁,双飞再次剑拔弩张起来。

  超子可不客气,眼下大山生死不明,他没有耐心再跟这群野人比划了径直冲向了人群大喝道:“放下!”

  就从他那嚣张的气焰,这群人也能明白他发怒的原因是什么,可是他们手中抬着的胖子是神的继承者,怎么可以交给“外人”呢!

  “哐当”一声,血水四溅,超子的嘴巴张大成了“0”形,大山被那群“野人”径直丢进了棺材里头。

  瞬息万变之间,只见棺材里头传来“扑通”一声巨响,接着便是粗暴的骂娘声,一个全身****强壮无比的男子从棺材里头爬了出来,浑身血淋淋的大喊大叫。

  所有的“野人”随即跪地朝着那个愤怒的男人朝拜,超子他们则是带着一丝戏谑的眼神看着那个血人,等到那个血人能够看清事物的时候大喊道:“文斌哥!”,这会儿他们才确认自己这位兄弟还活着。

  他可不管那些朝着自己跪拜的野人,只是骂骂咧咧的走向自己的同伴,有两个女性野人拿来了丝质的衣服和兽皮,小心翼翼的站在大山身边。

  超子打趣道:“感情你还在这里当上土皇帝了,连丫鬟小姐都给你配好了,我看你就留在这儿,我们几个就先走了。”

  “他奶奶个熊的,我哪知道搞什么鬼”看着自己浑身是血****着,大山也有些不好意思,拿起兽皮擦拭过后,便接了衣服穿上。

  大山是个粗人,穿上这身轻纱自然显得不伦不类,可把超子几人给乐坏了,但是查文斌的眼神却越来越不对劲了,透过这层纱,他可以清晰的看见大山胸口有一条血红血红的应龙盘绕。

  “大山兄弟,能把衣服脱下来嘛?”查文斌道。

  “哦”查文斌说什么,大山都会照做。

  脱下衣服,其他几人才陆续注意到异样,最震惊的不过是卓雄了,因为他的胸口也有这么一条。

  查文斌说道:“先别觉得奇怪,你也脱了,两人比一比。”

  卓雄的外衣一经脱去,胸口那条应龙开始慢慢浮现出来,那群野人顿时炸开了锅,纷纷调转方向朝着卓雄也叩拜了起来倒是其中那位长者有些忌惮,忽然指着卓雄怪叫了一声,然后一群野人便冲向了卓雄!

  超子见势不妙,朝天鸣了一枪骂道:“又想造反啊。”

  枪声阻止了暴动的继续,查文斌耐心的向那位长者比划,想询问为何如此躁动。

  长者一会儿指着卓雄,一会儿又指着大山,然后对着大山做跪拜状,并对卓雄做凶恶状,一副不共戴天的样子。

  谁都能明白,他们胸口那条龙的含义恐怕不仅仅是纹身罢了,这两人身上的两条龙从任何角度来看都是一致,造型大小和纹的方位,栩栩如生只是卓雄出生的时候便有了这条龙,而大山的则是这会儿才冒出来,原来只是这里曾经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块疤。

  查文斌摸着下巴问道:“你们谁能看出来这两条龙的区别?”

  超子瞅瞅这个,瞅瞅那个,琢磨了半天,他的结论是:“完全一模一样啊。”

  大山有些不耐烦了,他觉得是这群野人给自己身上画的,便转身大吼道:“你们给爷爷身上弄的什么鬼东西?”

  没想到,就是他这么一发火,那群野人各个立刻下跪,把头都贴到了地上,那位长者已经开始瑟瑟发抖,显得十分害怕的样子显然,他们对这个平时有些忠厚老实的大山很是敬畏和害怕。

  “有一点不一样,我看出来了”观察了半天之后,小龅牙发现了两者之间的区别“两条龙的眼神不一样,卓雄那条龙的眼神里透出的是一股杀气,有大将之风;而大山兄弟身上那条龙则更显得王者风范,有一种给人君临天下的感觉。”

  被他这么一说,大家伙儿还真就这么觉得了,纹身技艺能够达到眼神描绘出两种不同状态,足以见得其技术之高明。

  “他奶奶个熊的,到底是谁干的!”大山吼道无人回答,大山索性一把抓起那个长者野人的兽皮领子,拖着他那老迈的身子不停的摇晃道:“你给我说说,到底是谁干的!”

  长者的手颤抖着指向那个座位前面的棺材,哆哆嗦嗦含糊不清的从喉咙里吐出一个字节:“王!”

  大山丢下这人,便走了过去,他所到之处,无人敢拦,跪着的野人纷纷退让走到棺材边上低头一看,好家伙,这血水果真还漂着一人,想想自己刚是从这里头爬起来的,他也觉得恶心。

  “你们过来看”大山招呼道。

  可是查文斌他们要过去,却被手持武器的野人们给拦住了,好像那里是一个禁地,只有大山一人才可以去。

  超子拿着枪心里很是烦躁:“妈的,文斌哥,我已经受不了了,赏他们一梭子吧!”

  “先看看,至少他们对大山好像没有敌意”他的目光全部聚集在那口棺材上,这口大的有些出奇的青铜棺头部雕刻着一个张开巨嘴的龙形,其中嘴巴的位置还是镂空的不知不觉的,他心里便产生了一种想法,要把手伸进那龙的嘴巴里头去。

  在完成这个动作之前,他率先从怀里拿出了另外一个东西,只见那物一被拿出前面围着他们的野人一个个脸上都写满了惊恐和不安,带头的长者扭头过大山,又看看查文斌,然后朝着人群大叫了一声,这群野人不要命了一般飞速逃向了黑暗深处。

  “就是一群神经病”超子骂道。

  查文斌这时才突然像是在梦里醒过来了一般,刚才那么短短的几分钟里,他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棺材口处的那个龙嘴里直到那一声大叫才把他从深邃的黑洞里拉了出来,他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已经拿出了那枚“鬼玺。”

  “人呢?”查文斌问道。

  “都跑了呀不知道搞什么,一下子对你那么凶,一下子看见你又跟见鬼了一样”超子自顾自的说道,然后便笑嘻嘻的朝着大山走去。

  “鬼?”查文斌突然觉得这个字很恐惧,但是一转瞬他又恢复了正常。

  棺材的两边各有一翅膀,打开的棺材盖板上雕刻着龙身,这条棺材是按照应龙的形象描绘的突然查文斌的心中一惊,有些已经忘记了的事情模糊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那座叫座昆仑的山,老刀跳进了一口古井,井边有铁链,还有龙吟有一片湖,有很高的女石像,老王嘴边的血,还有一只巨大的金色蟾蜍有好几个人都和自己长的一样,有的拿着日月双轮,有的拿着剑,惊天的战斗……

  山脚下,有一个智慧的长者,云大祭司:喝下这碗水,就会忘记……

  查文斌只觉得自己头痛欲裂,他双手扯着自己的头发痛苦的发出吼叫,在原地不停的转着圈,无数丢失的记忆一下子涌了出来,一直到他在众人的大喊声中昏迷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