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三百一十九章 仪式

  查文斌迅速取出墨斗线,让超子卓雄和大山三人分别站在四个角,一条线在四人手中互联穿着编制成了一张网,网的中央位置系着一枚小匕首这个匕首造型十分奇特,只有刀刃,没有刀柄,这个便是宰牛用的杀生刃。

  且不管接下来会遇到什么,准备总要做的,对付这些东西,道士们能用的法器只能是这些。

  小龅牙则小心翼翼的用木棍继续拨弄土堆,每一下他都显得紧张万分东西埋葬的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深,大约也就半米左右,小龅牙的树干已经碰到了一块硬东西。

  几人互相交换了眼色,都把注意力十二分的集中起来,木棍轻轻扫去上面一层土,一团黑漆漆的头发慢慢露了出来,随着泥土的逐渐清理,一个挽着发髻的头顶完全展现了出来发髻上面插一根玉簪子,这是一条还未完全开化的龙形簪子,也就是现代龙的雏形:没有利瓜和威武的额头,只是弯曲的身子和抽象化的脑袋 再稍稍往下一点便是额头,虽然沾着泥土,可是额头上的皮肤却显得异陈嫰,和常人无异。

  “小心点,这人应该是站在土里的。”

  不用棺的裸葬并不少见,可是站着裸葬就是罕见了,人下葬几乎都会选择平躺,只有某些特殊的场合要利用风水才会用棺木竖葬的方式。

  果不其然的是,当整个肩膀的位置完全露出,此人至少上半身是站立着的双眼紧闭,面色安详,就连嘴唇都带着一丝淡淡的红,目前还没有发现此人身上有穿衣的痕迹。

  “还要继续挖吗?”小龅牙问道,这东西他有点不敢动了。

  “挖!”

  “你不是说他是活的嘛?”

  查文斌反问道:“你觉得他像个死人吗?”

  没有人会觉得这是个死人,即使是死,那也是刚刚才死的小龅牙只好继续清理,再往下便是胸膛了,宽厚的肌肉线条显示这人生前也是个身体极好的男性,当贴在胸部的那些泥土被轻轻扫落之后,除了小龅牙,其余四人都呆了一条红色的龙形纹身,一对张开的翅膀,高贵而又威严在同样的位置,同样的图案和近乎同样的手法,卓雄身上也有一条,大山其实也有,只是他的已经变成了疤痕,再也看不见了。

  应龙纹身,卓雄缓缓脱下自己的上衣,当他那条龙形纹身随着呼吸频率的加快逐渐显现出来,把那小龅牙也给惊得目瞪口呆。

  “你他”一时间,小龅牙开始语无伦次了,这该不会是人家的祖坟吧。

  带着及其复杂的心情,卓雄问道:“文斌哥,他真的是活的嘛?”

  “枯木尚且能重生,何况是有血有肉的人。”

  “如果他真的是活的,我很想问问他跟我是什么关系,这条龙究竟来自哪里。”

  小龅牙用手指去探了探道:“没呼吸。”

  查文斌也不敢确定,现在能做的最好办法就是把这人给完全弄出来,于是小龅牙便继续硬着头皮挖,超子嫌他的动作有点慢,便让大山也过去帮忙,他干这活的速度绝对能顶上三个人。

  不见了!大山和那个尸体全都不见了!事情发展的突变之快完全超越了常人的反应,只留下那柄杀生刃不停的旋转着,它已经失去了自己的目标。

  半饷,懵了人们才大叫道:“快追下去!”

  太黑了,完全没有光线,一个直径棺材大小的深坑不见底,大山这样的人连哼都没哼一声就被拉了下去。

  全都慌了神,卓雄和超子想下去,查文斌一时间也没了好主意,趴在那黑漆漆的大坑边上喊了许久,下面也没个回声,是生是死一概不知。

  超子的怒火无处宣泄,只好都冲向了小龅牙:“去你娘的,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你就等着陪葬!”

  小龅牙也是面如土色,他明白,要是刚才那个大块头死了,自己怕是真的会被这些人给撕成碎片。

  “我下去!”最终查文斌决定自己先下,其实他并不是最合适的人熏但是他必须得这么做,因为打交道的对象根本不可能会是活人

  绳子系在腰间,查文斌顺着大坑慢慢往下放,他发现这个洞应该是很早便已经挖好了的,那具睁眼的尸体是站在两块木头上的,现在这两块木头已经断裂,剩余的部分还镶嵌在坑道之上。

  坑道并不是垂直向下的,而是弯曲的,并且不断变幻着方向,才没一会儿,他就已经无法分辨出东南西北不过坑道两边还留着刚才坠落时的痕迹,这个坑道偶尔还有起伏,所以人不可能是自由落体,而更加像是被巨大力量直接拖拽出去的 大山的体重约莫在一百八十斤左右,加上他庞大的身材,想要快速通过这个洞坑,那么那股拖拽的力量应该是正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可是一直到超子手中的绳索放粳查文斌依旧没有走到尽头,他索性解开系在自己腰间的绳索,独自一人继续往前摸索。

  坑道周围的环境有土质,也有石质,土质的地方还用木头打寸,千百年来这些坑道都没有塌方,那只说明一点:这里距离地表并不深,否则这些木头早该承受不住上层带来的压力。

  第一个发现是大山身上的衣服碎片挂在一根木头上,这说明方向是对的,捏着这片破布,查文斌一鼓作气的继续向前,当他的耳边汗毛感觉到有丝丝风吹进来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终于要走到头了 当他的眼睛里看见有光亮在闪动的时候,小心翼翼的匍匐到了出口处,这是一处开凿在半空的入口,下方是一个大的惊人的广场说是广超不如说是陵墓,无数火把在巨大的青铜柱子里燃烧,一口比一口大的棺材层层叠叠的累成了一座座山。

  爬在这里,他可以看见有很多“野人”正跪在地上朝着远处最大的那个火把朝拜,那个火把下方有一张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人因为距离实在有些远,那个人的涅在这个角度又刚好被身边大柱子的阴影所遮挡,查文斌无法看清那人的涅,在椅子前面,还有一口更大的棺材,也是这里最大的,那口棺材正开着棺盖。

  查文斌不敢动,他也不能动,这里离地面起码有三十米高,他只能趴在这里慢慢等待时机 话说超子发现查文斌解开了绳索,索性也跟着下去了,只有一条道,半个小时候,四人在这个洞口再次聚集。

  “这不是那群野人嘛?”

  “嘘”查文斌道:“人太多,先看看情况”

  那群野人开始跳起了舞蹈,围着那口最大的棺材不停的转着圈,每当有人经过那口棺材的时候,那个人则拿着利器划破自己的手掌,朝着棺材里头滴血。

  “够狠的呀这也能下的去手”虽然隔着有些远,但是他们还能看见那些利器从手掌上划过留下的那抹红割破自己的手掌,那些野人不仅没有嚎叫,反而显得很兴奋 这样自残的行为持续了整整三圈,每个人都割了自己三刀,这要是常人估计半个巴掌都得废了这些人再次有秩序的退到了下方开始膜拜,一顿乌拉拉的乱叫之后,接着之前和他们在外面接触过的那个长者便驱离了大部分人,整个广场只剩下四个男子与他作伴。

  随着那个长者挥动着手中的长棍,其中有两个男子上前把椅子上的人架了起来,另外两人也上前去帮忙,四个人抬着椅子上的人举过头顶,那位长者则开始不断的吟诵着类似咒语的话语,他们把人抬到棺材之上这时查文斌和超子几乎同时发现,那个被抬着的人正是大山!